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汪泷

  2月15日(正月初四)傍晚,高师傅开着他的白色小轿车抵达太白湖新区一小区,接上了等候多时的乘客。趁着春节七天假期,老婆、孩子正好回老家走亲戚,闲来无事的他除了大年初一陪家人过年之外,便天天出来跑快车。

  “您知道这周围哪里有公共厕所吗?”连续两单,高师傅问乘客的第一句话是这句。当时正值晚高峰,因为出门聚餐的市民特别多,高师傅的手机始终处于爆单的状态,“这个点儿下的单都是系统派送的,不能拒绝,所以到现在我都没顾上去厕所。”在征得这一位乘客的同意下,高师傅找到一处公共厕所,一路小跑着解决了“三急”。

  他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虽然已经是晚上6点多,他不仅还没吃晚饭,连口水都顾不上喝。春节期间,人们出行聚会、游玩的越来越多,高师傅没想到会忙成这样,“我平时有工作,就趁着节假日没事的时候出来跑跑快车、挣点零花钱。”截止到现在,累计下来他都没跑到一百单。

  这一天,他睡到早上10点多才起床,收拾一下、吃点东西,将近中午了才出车,‘白天生意一般,有时候半个小时接不了一单。’这几天一到傍晚,他的手机一直在响,很多市民下的单子还是不能拒绝的,“我只能一直接单,本想着上一单接完先去趟厕所,哪知道乘客还没下车,下一单就自动续上了。”

  对于晚饭,高师傅说,他要到了七八点钟暂时有空的时候,随便买点面包、蛋糕在车上对付、对付。

  问及辛不辛苦,高师傅笑呵呵地说“不辛苦”,“我也没有深夜服务卡,所以跑到晚上11点就禁止接单了,照样能回家歇着。”他说,“深夜服务卡”是累计要跑两千单以上的司机才能有的权限。对此,高师傅并不羡慕,也不指望将来能拥有这项权限,“要是靠跑快车挣钱养家,肯定不行。”

  很快,他把乘客送到城区一处饭店,嘱咐一句“麻烦您给个好评呀”之后,手机又自动接到了下一单。

  熟练的点点手机,挂上档后,高师傅和他的“小白”又出发了。虽然他口中说着跑快车就是图挣个零花钱,但他也坦言,春节放假以来,他只有大年初一陪着家人出去逛逛街,其他时间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