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戚云雷

  2019年6月,济南市民王芳(化名)在亿特健身俱乐部纬十二马路人防店办理了两年期限的健身卡,并花6620元通过健身教练购买了私教课,健身教练向她承诺能上50节课。去年6月,健身房更换托管公司后,店方却不允许她上私教课了。3月2日,涉事健身俱乐部回应称,王芳的合同上只有23节私教课,承诺上50节课属于教练的个人行为,俱乐部并不知情,无法兑现教练的承诺。

  找健身教练购买50节私教课 俱乐部却不让上了

  王芳家住槐荫区纬十二路附近,2019年6月,在和谐广场陪孩子学轮滑时,她看到纬十二路人防有一家亿特健身俱乐部,就花1600元办了一张两年期限的健身卡。在健身期间,俱乐部不时有健身教练向她推荐私人教练课程 ,让她购买私教课。

  在亿特健身,本来5000多元只能买23节私教课,但一名宫姓健身教练称可以让王芳上50节私教课,而且已经过店长同意。觉得这个价格很优惠,她就把私教课的费用6620元转给了这名教练。在聊天记录中,这名私教还称 “这个价格是公司不允许的”,让王芳不要再告诉别人。

  王芳告诉记者,健身房私教的流动性比较大,在上了8节私教课后,她的健身教练就离职了。去年6月,亿特健身被托管给了天津一家公司,之后一名任姓工作人员联系到她,刚开始同意让她上剩余的42节私教课,但后来私教又告诉她,只能上30节课。

  因不满课程减少,王芳和任姓工作人员发生争执,最后被告知她的私教课都没法上了。“我们俩吵了一架, 我告诉她我录音了,她就很生气,说30节课也不给我上了,我合同上是几节课就上几节。”王芳说,她拿出当时私教给她承诺的聊天记录,但任姓工作人员称这是私教的口头承诺。

  “我要求他们按照42节私教课让我继续上课,或者直接给我退款。”王芳表示,她拨打12345热线投诉后,市场监管部门联系到她,称他们已联系了亿特健身,但店方不同意她的诉求,建议她走法律程序起诉。如今亿特健身还没有给出解决方案,她不知怎么办才好。

  亿特健身俱乐部:赠课是私教的个人行为 只认合同上的课程

  根据王芳提供的与亿特健身任姓工作人员的录音,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注意到,王芳多次质问该工作人员是否曾答应自己能上42节私教课,工作人员刚开始称不确定是否答应过,称那些课是教练的口头承诺,合同里有多少课时就上多少课时。后来王芳又连续追问,工作人员未再否认,称自己会给她上剩余课时。

  为了弄清楚事情缘由,3月2日上午,记者致电亿特健身俱乐部纬十二马路人防店预约了任姓工作人员,并于中午11点50分左右随王芳来到这家健身俱乐部。不过,在俱乐部等候了半小时,任姓工作人员始终未出面。记者给前台工作人员留下手机号后离开。

  中午12点35分,亿特健身俱乐部的一名工作人员给记者回了电话。据这名工作人员介绍,当时他们俱乐部确实有一名健身教练和王芳私下协商,向她口头承诺买多少节私教课就赠送多少节,虽然公司收到了5440元的私教课费用,但合同上只有23节课,而其余的赠课的承诺是教练的个人行为,并不代表俱乐部,俱乐部对赠课一事完全不知情。

  “会员是有知情权的,我们一般会把会员购买的东西都标在合同上,到时候我们公司是认合同的。如果是私底下协商的,写在合同上,我们就认这个东西,没写合同上,公司也不知情,我们也是受害者。”工作人员表示 。

  至于王芳提到的任姓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俱乐部和天津的公司属于合作关系,任姓工作人员实际上是天津公司派到他们俱乐部的私教部经理。据她了解,任经理接手后和王芳就私教课的问题进行了沟通,任经理让王芳继续上私教课的前提是王芳要再购买新的私教课。但具体双方是怎么协商的,还要问任经理。记者提出想联系任经理,但工作人员称没有对方电话。

  就王芳提出继续上课或退款的诉求,工作人员表示,如果王芳想继续按照剩余42节课上,需要找任经理协商 。至于退款的话,根据当初双方签订的合同,王芳只有23节私教课,但合同规定6节私教课是一个月的有效期, 而王芳的私教课都已经到期了,目前没办法为其退款。不过,据她查询,王芳的私教课还有剩余,如果她需要的话,她可以向领导申请让其继续上课,但能不能申请成功就没法保证了。

  律师:教练向会员承诺赠课属职务行为 俱乐部应按承诺继续服务

  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如今不少市民选择办理健身卡锻炼身体,由于大多数人不懂得如何正确健身,购买私教课成了很多人的选择。那么,健身教练向会员推销私教课,这种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呢?对于这个问题,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咨询了山东争渡律师事务所律师黄西文。

  黄西文认为,如果是职务行为,要符合职务行为的条件和要件。首先是教练是否能对外宣称代表公司,其次是要具备实现承诺的能力。作为私教,和其他职业有些不一样,可能加个班或者匀出时间来就给会员上了课,这样会员就相信教练能代表公司具备实现多上课的能力。

  “虽然合同上写的是23节课,但是有微信聊天记录和口头承诺都表示教练能做到,这样市民有一定的理由相信私教能够履行承诺。”黄西文表示,私教的承诺并不是个人承诺,本质上还是代表公司,因为教练是公司的人员,以公司教练名义在俱乐部上课,而不是私下提供的个人服务,所以教练的行为一般可以认定是职务行为。

  至于双方因课程存在的纠纷,黄西文认为,健身俱乐部应该核实一下员工有没有给客户承诺过赠课,即时是员工个人承诺,未经过公司同意,但既然已经承诺了,公司还是应该按照承诺履行,不能以承诺是教练的个人行为为由而不认账。

  黄西文表示,如果员工违反公司规定,随意向会员承诺赠课,公司可以对员工进行处罚,和其解除劳动合同等,而不是拒绝履行对会员的承诺,毕竟员工代表的是公司。“不管是从消费习惯还是从诚信角度来说,拒绝履行承诺都不利于体现企业品牌对客户负责任的态度。双方应该再协商一下,看能不能为市民继续提供私教课服务 。”黄西文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