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寒潮黄色预警

  1月6日到8日泰安出现寒潮天气

  最低气温-19~-16℃

  局部可达-20℃以下

  6日晚上

  齐鲁晚报泰安融媒派出多路记者

  直击零点泰安寒夜

  能窝在家里的你是幸福的

  但仍有许多奔波在外的人

  关注齐鲁壹点专题报道

  看大家如何全副武装,打赢“寒战”!

  更多精彩

  扫码关注

  GREAT COLD

  车站

  6日晚10点半,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泰山火车站,寒冬深夜里依然有不少归心似箭的旅客在候车和抵达。

  张先生乘坐当夜22点49分到站的z105次列车去洛阳,他因为临时需要出差,高铁夜间没有合适的车辆,所以选择乘坐火车出行。“今晚确实感觉比平时要冷许多,多穿了一件羽绒马甲,吃饱饭后来赶车的。”张先生说。

  值班站长范站长介绍,泰山站夜间客运车辆较多,从晚上11点到第二天清晨5点,共有20趟列车,需要到站台组织旅客排队和上车的工作人员有12名,其中有4名女性工作人员,年龄最小的女生只有24岁。算上售票口,泰山站客运线上的夜间工作人员有29名,都是下午5点半上班,一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下班休息,主要工作是保证售票、进站、检票、安检,还有站台组织旅客排队和上车,引导旅客出站和出站验票等,一系列流程安全有序进行。

  民警

  “叮铃铃!”,晚21:30,值班室内的调度系统响起警铃,群众报案称前七里附近发生邻里冲突。接到警情,三位片区民警迅速反应。整理装备、驾驶警车、到达现场……整个流程仅仅耗时六分钟,这已是当晚的第三次出警。

  在现场,民警首先控制住冲突其中一方,详细了解情况后得知,系邻里之间因琐事产生摩擦。在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并记录相关信息后,民警启程返回。记者注意到,此时他们的双手已冻得通红,只能不停地搓手来恢复温度。

  民警的抗寒装备并不像记者想象般的充实,制服外套相比起寒冷的天气也略显单薄,提起这个,24岁的民警翟西莹笑了笑,他认为,由于工作性质,衣物的灵活性更加重要,“其实也挺暖和了,毕竟连东北的同志都穿这身儿!”三言两语,大家又回到了岗位。

  “三里派出所辖区大,又管辖着好几处人员密集区域,哪怕是冬天的夜晚,平均也要出警两到三次。”在随后的交谈里,翟西莹说,对于民警,其实每天都是“平凡”的,因为警情不分节假日,寒冷或炎热也不能成为退缩的理由。22:14,警铃再次响起,几位民警又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外卖小哥

  1月6日23:30,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走向泰安街头,在空旷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行人,但在马路上、商铺一旁还能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他们有个亲切的外号——“外卖小哥”。

  这几天尽管天寒地冻,但送餐人员仍然穿梭在大街小巷。“寒潮天气,大家都不太想出门,但接单量确实增加了不少,能比平时多百分之十左右。”记者在万达金街上遇到一名送餐员,在路口边翻看着手机订单。

  “手机坏了,联系不到订单了,肯定得迟到了。”由于手机突然损坏,外卖小哥只能四处找同行寻求帮助,呼吸也略显急促,露在半截手套外的手指被冻得通红。

  记者在采访时,大部分外卖小哥说不上几句话便匆匆骑车远去,在寒冷的冬天为顾客送去热腾腾的饭,是他们的工作,也是他们最欣慰的事。每到冬天最寒冷的时节,都是外卖小哥最繁忙的时候,“习惯了,自己多穿点衣服,都是为了工作,该干的工作还是要干的,今天晚上一点应该能回家吧。”一位外卖小哥说道。

  代驾

  1月6日23点,泰城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在泰山大街,宝盛酒店、海棠餐厅,都有代驾司机在等候接单。“知道今天降温,老婆早早给我备好了棉裤棉衣,今天又多加了两件。”代驾司机邢先生戴着加棉的头盔,厚厚的护膝、加绒的手套,在宝盛大酒店门口等待接单。“来单了,来单了。”还没给记者聊上几句,耳机那头传来了单子的提醒音,他匆匆戴上手套,赶了过去。

  “大家伙跑几步,暖和暖和。”深夜23点半,在长城路,四位代驾司机同样在等候接单,有位代驾司机原地踏步取暖。

  “今天忒冷了,不行干到一点就撤吧。”代驾韩先生告诉记者,他们是全职代驾,接单、送客、骑车、等待,就是他们平日工作程序,在冬夜里一直穿梭到凌晨3点多才回家。记者采访时,他已经跑完了三单,赚了200多块。

  除了全职的,记者还遇到一些兼职代驾,白天上班,晚上代驾的陈先生告诉记者,冬天代驾不好干,晚十点以后饭店几乎接不着单,就得在KTV、酒吧等娱乐场所靠着,有时在外边冻一个多小时都没单。

  但这个时间,往往是代驾司机工作的一个高峰,一句“叫代驾”,将自己的安全和信任交托给了这么一群人。

  市场

  4时30分,市民还在温暖的被窝中沉睡,而五马市场的商贩们已开始了一天中最忙碌的时段。比起刺骨的寒冷,商贩们更害怕生意清冷,这比寒风还让人心凉。让他们高兴的是,快过年了,生意也越来越好。

  5时许,市场上的顾客渐渐多了起来。卖肉的李师傅用冻红的双手将大块的肉剁开。林师傅说,双手在冬天基本都会皲裂。“这两天特别冷,生肉就像冰块一样,虽然不好下刀,但能卖个好价钱也就知足了。”

  清晨6时30分,市场开始喧嚣起来,来买菜的人接踵而至,又满载而归。摊点上的东西越来越少,留下的,是菜市场商贩和菜农们对生活的期待。

  同样接受冷风考验的还有

  齐鲁晚报泰安融媒各路记者们

  探访极寒守夜人

  被冻僵的同事们也辛苦了!

  附一篇已扎根泰安的西北大汉的采访随笔

  记者体验零下18度出行:

  泰安的冬天,有了家的味道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张伟

  这两天,泰安气象台发布寒潮黄色预警信号:受强冷空气的影响,预计6到8日泰安市将出现寒潮天气。6日白天到夜间,最低气温-16—-19℃,局部可达-20℃以下,出现在7日早晨。

  7日清晨5点半左右,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天烛峰路,尝试骑共享单车出行,摸摸冰凉的车座和把手,果断放弃。“没戴手套没戴帽子,骑上共享单车,不得把我冻成冰棍啊!”

  一路小跑加快走,暖和了不少。有早起的出租车司机,开着空车缓慢行走。在北上高大街,一名学生骑着自行车,疾驰而过。现在的孩子能够独立上下学,而且还能起这么早,也是不多见啦!

  在佛光路北段,老远看见一名环卫工,正在清扫路面。记者有点小激动,拿着手机小跑起来,今天的采访有着落啦。谁知爬上坡,看见环卫工人去了小区,再后来,估计是干完活了,环卫工人从小区没再出来。

  此时,已经6点左右,有公交车开始通车,也有晨练的市民,热气腾腾的,一跑而过。拿出手机查看信息,零下18℃,已经够冷了。记者的两只手,有些冰凉,时不时得塞进裤兜取暖,虽然,这样也并不暖和。还是回家开车吧。

  由于车辆露天停放,打开车门的时候,就感觉车门比平时要沉,拧开钥匙打火,差点没启动起来,车也比平时抖动得厉害,发动机的声音,似乎也比较沉闷。还是热热车再走吧。

  路边的行人和车辆,渐渐多了起来,有家长送孩子上学,身上和头上都捂得很严实。在都市森林小区西侧,有一个卖早餐的亭子,一位女士正在忙碌。“早上5点就起床了,从南湖跑到这里,结果发现今早太冷了,出来买早餐的人并不多,生意还不如前几天好。”

  搓了搓手,捂了捂耳朵。突然想起在甘肃上学那阵,每天早上都是天不亮就起,然后带上手套和围巾,背起书包去上学。那时候的每个冬天,好像都是零下18℃、19℃左右,小伙伴们冻手、冻脚、冻耳朵,也不是啥新鲜事。那种久违的感觉,觉得很是亲切。

  来泰安10多年,第一次觉得,泰安有了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