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7日0:00,夜已深,济南的气温达到了零下16度。这个时间大部分人都躺在暖暖的被窝里,在渐袭的困意中结束一天的奋斗,而此刻有这样一群人,他们的夜晚还在继续,并且随时待命,他们是120急救人员。

  凌晨2岁幼儿突发高热惊厥

  急救车争分夺秒将其送去医院

  1月6日晚10:43,济南市急救中心直属急救站里的接警电话响了。“喂,你好。”接线人周林浩医师认真听着调度员的叙述,不到1分钟迅速放下电话,“是一起车祸”,他和同事迅速武装好,从接线到出发用时不到3分钟。

  这起“车祸”是由一位醉驾者引起,他喝完酒开上了自己的摩托车,没想到撞上一辆在路边停放的轿车。周林浩和同事到达现场时,当事人已经躺在地上陷入浅昏迷,确认其头部创伤后,几人用担架把伤者抬上了急救车,从下车到再次上车用时不到5分钟。

  零下16度的室外,待上几分钟手和脸就会冻的生疼,周林浩此时上身只穿了一件秋衣一件保暖衣和一件急救服,手不一会儿就被冻红了。“冬天天气比较寒冷,遇到户外的事故我们都尽快确认好当事人的受伤情况,然后尽快让其上车送往医院。”周林浩说,自己那时也无暇顾及个人冷不冷,大家一门心思都在伤者身上。

  7日凌晨1:16,接警电话再次响起,一个孩子出现高热惊厥,周林浩和同事紧急装备好,坐上了急救车。“孩子发烧多少度,吃过什么药,原来有没有过惊厥,您给的急救地址是否准确?”周林浩在急救车上与孩子家属进行沟通,并给予其正确指导。好在当急救车到达现场时,孩子已经不抽搐了,并迅速送往了就近的医院。

  周林浩说,对方是一名2岁的幼儿,家长非常焦急,情绪有些激动,打电话催了好几次。“其实越是遇到这种情况家长越是要冷静对待,详细回答急救医生的询问,这样才能第一时间到达患者身边给予救治。”

  1分钟内调度,3分钟内出车

  生命就在分秒间

  对于120急救人员来说,他们不分严寒酷暑,不分昼夜穿梭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保障着无数突发意外的人们的生命安全。

  周林浩今年29岁,去年9月份刚入职成为一名急救医师,值班的时候急救人员必须24小时待命,周林浩说自己最多一天能接十四五趟出车任务,有时候一趟刚回来,下一个电话又响起。

  老人突发心脑血管疾病、雨雪天气遇上车祸、年轻人突发腹痛、醉酒、打架……这些都是经常遇到的“意外”。

  一辆急救车上的标准人员配备是4人,医师、护士、驾驶员及担架员。等待出车的时候,大家看书学习或者休息,一旦接到电话必须做到1分钟内调度,3分钟内出车,都说120是城市的生命线,对他们而言,生命就在分秒间。

  “这两天新闻都及时向市民传达寒潮信息,给大家提前打好了‘预防针’,接到的出车任务相对平时少了许多。”但通过以往的案例,周林浩还是想提醒大家,如果遇到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一定要及早就医,别等到坚持不住了,那时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之前有一位40岁左右的厨师,头一天晚上就有胸痛症状却没在意,等到第二天疼的受不了才打了120,但这时人已经出现面色苍白、大汗淋漓、左后背疼痛剧烈的症状了,在急救车上转运的过程中出现了呼吸、心脏骤停,我们车组医护人员立即给予心肺复苏,并迅速送往就近医院进行高级生命支持,最后才从死神手中把生命抢夺过来。”周林浩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