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5月23日讯(记者 范金鑫)2017年8月22日,91岁的威海市环翠区塔山社区居民殷树山去世。他一顶帽子戴了30年,一条围巾围了40多年,他把省吃俭用的工资收入积攒下来,累计向社会捐款100多万元,向党组织缴纳特殊党费12万元,直至和老伴刘彩凤双双捐出遗体献给科研事业,用一生谱写了一曲动人心弦的共产党员奉献之歌。

  慈善捐款超百万 生活节俭的近乎苛刻

  “人老精神不能老,人活一辈子,就要奉献一辈子。”这是殷树山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奉献自己,帮助他人,已经成为殷树山的一种生活常态。60多年里,他和老伴资助了数百名贫困学生,改变了许多寒门学子一生的命运。除了捐资助学,一旦从报纸上看到哪位下岗职工得了重病,哪位残疾人有了困难,老两口也会送去自己的一份心意。“谁都有困难的时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殷树山生前说,只要我有能力,就会一直做下去。

  听说殷树山不断地捐资助人,不熟悉他的人以为他很舍得花钱。熟悉他的邻居、亲友却知道,他对自己的生活节俭到了近乎苛刻的程度。夏天一件灰色的确良衬衣,冬天棉衣外罩一件中山装。殷树山的家是老式楼房,光线昏暗。最大的一间向阳卧室让他当成了档案室,两大排档案柜里曾盛满了他几十年积攒的报刊杂志等档案资料。家里像样的家具只有一台电视、一台冰箱,沙发、桌椅等都用了几十年。

殷树山、刘彩凤老两口的捐款收据殷树山、刘彩凤老两口的捐款收据

  殷树山的两个儿子家庭经济条件很一般,但他觉得只要儿子们能够自食其力,生活能够过得去,自己就不再额外帮衬。殷树山的大儿子殷汉文谈起父亲和母亲时说,二老生前十分简朴,父亲每月退休工资9000多元,母亲每月4000多元,却只拿出几百块自用,其余的收入全都捐献给了社会。据统计,这对普通的老党员,66年间的各类慈善捐款超过了100万元。

  扎根社区 小书屋传递爱心接力

  塔山社区是一个老小区,孤寡老人较多。同样身为老人的殷树山夫妇主动承担起照顾社区孤寡空巢老人的重任。“我是共产党员,心里装的就应该是老百姓的疾苦。”逢年过节,殷树山老两口都会准备饺子、粽子、巧果、月饼等相应节令食品,给社区里的孤寡老人挨家挨户送。大儿媳卞云说,自己给父母送去的蔬菜、鱼肉等生活用品,转眼就被他们送给了邻里,他们自己从来都不舍得吃。

  “全家最热闹的时候是过年,可对爷爷来说,最热闹的时候是在书屋”,殷树山的孙女殷玉明说,塔山书屋包含了老人太多的心血。殷树山是这个书屋的第一任管理者,一管就将近20年。为方便社区居民阅读,无论刮风下雨,夫妇俩每天定点开门,备好糖果茶水,从未间断过。渐渐地,社区居民爱上了这个小书屋,到书屋读书的人越来越多。

殷树山带领学生志愿者清扫辖区卫生死角(资料图)殷树山带领学生志愿者清扫辖区卫生死角(资料图)

  塔山书屋不仅是老年的聚集地,还是义工队伍的爱心接力站。在殷树山夫妇的带动下,学生们越来越多地加入义工队伍,跟着殷老夫妇看望社区独居老人,去福利院做义工等。多年来,殷树山夫妇先后带领做义工的学生已有上千人。受老人资助的学生于家乐就是其中一位。“殷爷爷和刘奶奶生前经常在小书屋为大家服务,我和其他小伙伴很受触动,主动组成小组去帮忙管理小书屋”,于家乐说。

  走了也要为社会发最后一点光

  对于殷树山而言,相伴走过60多年的刘彩凤不仅是自己的妻子,更是他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侣。2016年10月20日凌晨,刘彩凤突发脑梗被送往医院抢救。经过治疗,神智恢复清醒后的她握着殷树山的手,提起了两人早就商量好的一件事——遗体捐献。“俺两个以前就商议,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一辈子,就是死了也得服务,把遗体捐献出去,继续做好事,算是有始有终。”刘彩凤吃力地说。刘彩凤签完遗体捐献同意书后,殷树山也随即签署。

殷树山老人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填写遗体捐献申请表(资料图)殷树山老人在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填写遗体捐献申请表(资料图)

  2017年5月15日,在老伴刘彩凤去世的第22天,身体已经十分虚弱的殷树山,用颤颤巍巍的手指,拨通了威海市委老干部局的电话:“老伴生前留下了遗愿,让我再替她交一次特殊党费,这也是我目前最大的心愿。”1个小时后,市委老干部局的两位工作人员,来到殷树山看护的塔山社区小书屋,为两位老人办理接受特殊党费的相关手续。“老伴的退休工资还剩1.6万,加上我的一共是4万元,我们两个人每人交2万。”殷树山用枯瘦如柴的双手,郑重地递上了他和老伴的最后一笔特殊党费。自2003年,上交第一笔1000元特殊党费起,十四年间,殷树山和老伴刘彩凤陆续缴纳特殊党费12万余元。

  在老伴刘彩凤去世整整4个月后,忘我服务、无私奉献了一辈子的殷树山,也永远离开了他所挚爱的这个世界。他的遗体如同老伴一样,捐献给了滨州医学院烟台校区用于教学科研,发挥最后一丝热量。大儿媳卞云说,在老人生前的最后一个月里,耳朵聋得厉害,神志也不是很清楚,但他唯一想做的事情,还是回到社区搞活动,他唯一放心不下的,还是他的社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