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同城|美食|旅游|汽车|城市|教育|健康|读图| @新浪山东|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山东> 资讯 >社会>正文

残疾父亲带儿子乞讨卖画 为培养儿子花8万学费

A-A+2013年7月30日16:02大众网-齐鲁晚报评论

难得儿子接连几道题都做对了,周玉祥舒心地笑起来。 本报记者 陈莹 摄难得儿子接连几道题都做对了,周玉祥舒心地笑起来。 本报记者 陈莹 摄

  残疾父亲带儿子

  乞讨卖画

  看起来只有10来岁的小男孩,坐在小马扎上,专心致致地趴在有他半身高的塑料凳子上写作业。年长的乞讨者,虽然两只前臂只剩下10多厘米,却依然夹着一根用得剩下不到一半的铅笔,在一个数学练习册上逐行检查。练习册上,错的答案上打着叉,而对的答案上毫不吝惜地打着大大的对号。

  “我们是安徽省蚌埠市淮上区的人。”年长的乞讨者告诉记者,他叫周玉祥,生于1970年。“我儿子,今年8周岁,叫周哲晨。”也许是怕记者听不懂,周玉祥夹着铅笔在本上写下两人的名字。记者惊愕地发现,周玉祥的正楷写得相当漂亮。

  “只有我有低保,一个月200块钱,我如果在家照顾儿子,连他吃饭都不够。”无奈的周玉祥将孩子交给父母照顾。可父母年龄太大了,近两年实在带不动孙子了。

  只要儿子放假

  周玉祥一定回家

  难道周玉祥就这样带着儿子,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乞讨?这个疑问,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数次被围过来的热心人问起。每次,周玉祥都耐心地说:“没有,孩子我放在老家,不能丢了学习。”

  让周玉祥无奈的是,儿子念了四年“一年级”。而且,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出现了:周哲晨对学习丝毫不感兴趣。

  周玉祥告诉记者,周哲晨20以上的数学加减法运算根本不会,语文的生字学完就忘。“从来不做作业,连语文老师留抄课文这样的功课,都不干。”周玉祥无奈地说。

  “到现在,算是把小学一年级读完了,可那是因为我给他换了一家私立小学。”说到这儿,周玉祥有点生气,声音明显得大起来,“公立的小学不收他了。”

  “孩子小,可以松劲,可我不能松劲呀。”周玉祥说,就在去年公立小学不收儿子以后,他突然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那以后,只要孩子放假,无论我在哪,我都要赶回去。”周玉祥认真地说。

  2012年“十一”长假前,周玉祥从广东赶回蚌埠;2013年“五一”小长假,周玉祥从安庆赶回蚌埠。每次,周玉祥都给儿子带一大沓练习册,他跟儿子约定:下次回去时,儿子把练习册做好,交给他看。

  儿子偷逃“作业”

  一怒带他来乞讨

  这次暑假回家,周玉祥发现儿子没有完成他布置的作业。“就写了两页,厚厚一沓全是新的。”周玉祥恨恨地说。

  这个暑假,是周玉祥第二次带周哲晨出门乞讨,“如果不是他骗我,天这么热,就不应该带他出来。”说这话的周玉祥很生气,但投向儿子的眼神里也带着伤心。周哲晨的头垂得更低了。

  其实,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在那年的秋天,无奈的周玉祥将周哲晨送去上私立小学,他交了整整8万元的读书费。“一次性交到高中毕业,如果按年交,每年1万多块钱。”周玉祥忽然扭过身,很小声地说:“哪怕是读到小学五年级,也不亏了。”

  怕儿子风吹日晒

  头回租了间小房

  周玉祥坦言,绝不想儿子走自己这条路,所以他要儿子好好学习。周玉祥12岁那年,因为学校停电放学,他在回家的路上淘气,爬电线杆,结果被高压电击伤,他永远失去了一双小臂和手。为了生存,周玉祥做了乞讨者。

  后来,一个年迈的同乡说起周玉祥断肢的遭遇时,无意中说的“也是你爸妈没负责任”的话,让周玉祥下定决心:一定要给儿子最好的。

  在采访周玉祥的过程中,他数次提起,自己有一辆小三轮车,无论去多远的城市乞讨,他都骑着这辆车。而当记者问起,今天怎么没看到小三轮车时?周玉祥说:“大人无所谓,孩子就太遭罪了。我在长途汽车站旁边租了个小房子,每个月200块钱。”

  在周哲晨做功课的椅子旁,放着他大大的书包,里面除了书,还有父亲一早起来就给他泡好、晾凉的枣水。枣很小,是那种小摊上常被堆成一小堆、最便宜的那种。可暖暖的一大瓶水,却是一个乞讨父亲对儿子细腻的情怀。

  而在儿子学习的问题上,周玉祥也同样说:“也许改变不了命运,但绝不对放弃希望。”

  把儿子带在身边督促他学习快20天了,周玉祥挺满意:“现在语文课基本能读上来了,出门时一半以上的字都不认识。”

  周玉祥的画画得不错,可残臂让他的速度比正常人慢得太多,在快节奏的城市很少有人能坐下等他画完一整幅画。“烟台一直下雨,没法画画。”周玉祥说,其实他感觉到了乞讨让儿子很难为情,特别是今年,周哲晨在外面几乎不讲一句话。虽然天气不配合,但为了能尽量靠画画挣钱,周玉祥总会背着画夹,只要地面不潮,他就把自己画过的画铺在地上。

  在记者采访的过程中,一对去青年路长途车站赶车的40多岁夫妻,停下来看周玉祥画画、周哲晨写作业。在妻子不时地催促后,丈夫移了移脚,突然停下来,问周玉祥:“画幅画要多长时间?”得知要半个小时后,显然时间不足的他又问周玉祥:“你还会什么时候在?”周玉祥说:“这两天都在。”夫妻俩对视了一下,丈夫洪亮地说:“那好,我会来找你画画。”

  “精神、不容易!”这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先生这样对记者说。

  本报记者 陈莹

  28日上午8点多,又湿又热的空气让人体感特别难受。然而,在三站附近的一个路口,一对乞讨的父子却引起很多人的注意:父亲用两只仅余10多厘米长的前臂,夹着画笔、单膝跪地在铺在破旧的画板上的纸上画着画。旁边,10岁左右的男孩认真地写着语文作业。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山东|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同城|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山东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