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城市,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担忧:一场突发暴雨导致交通崩溃,一场疫情带来生活不便……这些担忧很大程度是因为城市韧性不足。如果城市能像弹簧一样充满弹性,从容应对风险,并快速恢复原状,会让人更有安全感。

  在《关于加快济南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建设的意见》中,有一个关键词备受关注——韧性城市。我市把“探索建设韧性城市”作为建设“六个城”之一来推进。

  宜居的城市,前提必须是安全的城市。面对城市安全的时代大考,我市在制定意见过程中,充分汲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经验,明确了探索建设韧性城市的目标,力求全面提升起步区的监测预警、预防救援、应急处置、危机管理等综合防范能力。

  原标题:建设韧性城市 让起步区更有安全感

  ——《关于加快济南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建设的意见》解读之十二

  城市韧性成可持续发展重要指标

  《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强化历史文化保护、塑造城市风貌,加强城镇老旧小区改造和社区建设,增强城市防洪排涝能力,建设海绵城市、韧性城市。

  什么是韧性城市?韧性城市强调一座城市在面临自然和社会的慢性压力和急性冲击后,特别是在遭受突发事件时,能够凭借其动态平衡、冗余缓冲和自我修复等特性,保持抗压、存续、适应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韧性城市能够快速分散风险、自动调整恢复,从而有效抵御外来冲击和减缓内部灾害。

  当前,无论是大城市还是小城市,其人口、建筑、资本、生产等要素均持续集中。城镇化进程加快使城市面临的不确定因素和未知风险不断增加,应对突发性传染病、气候灾害等成为各大城市面临的共同挑战。面对新变局,单纯追求经济增长,显然难以适应城市发展需求。

  目前,尽管对韧性城市内涵的界定仍然存在一定差异,但建设韧性城市已得到普遍认可。可以说,韧性城市代表着未来城市的发展方向,成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标之一,其核心就是要有效应对各种变化或冲击,减少发展过程的不确定性和脆弱性。

  低风险下有弹性城市、高风险下有韧性城市

  城市各异,风险有别。城市韧性,更包涵物理、社会、经济、组织等多个维度,建设重点也有差异。国内率先提出打造韧性城市的上海、北京、成都等地,也有各自考量。比如,上海认为当前重点是让城市在洪涝、地震等风险发生时安全运行。为此,他们对建筑群落、电网系统、地下管网等进行全面风险管控,并设置了短期目标——2020年底完成225公里地下隐患管网更新、30万户居民住宅燃气立管改造,以及推进104公里海塘专用岸段防御建设、建成100处以上共可容纳45万人的应急避难场所等。

  建设韧性城市,不能千城一面,起步区如何选择?

  意见提出,要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总体国家安全观,把安全放在起步区建设突出位置,落实到城市发展的各环节各领域。坚持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相结合,坚持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坚持常态减灾和非常态救灾相统一,针对自然灾害和城市运行安全、公共安全领域的突发事件,高标准规划建设重大防灾减灾基础设施。

  建设韧性城市和城市管理息息相关。意见提出,要推动城市管理从粗放型向精细化转变,加快构建城市安全运行、灾害预防、公共安全、综合应急体系,全面提升监测预警、预防救援、应急处置、危机管理等综合防范能力,形成全天候、系统性、现代化的城市安全保障网络,打造低风险下弹性城市、高风险下韧性城市。

  既要“硬资源”,也要构建“软支撑”

  有了韧性,城市更有弹性更加安全,市民的生活也更有安全感。

  当然,打造韧性城市不仅要周密布局基础设施、物资储备、产业发展等“硬资源”,还要提升社区组织动员能力,涵养成熟的民众心态,悉心培育提高公民科学素养,构建“软支撑”。

  意见提出,建设韧性城市要“坚持政府主导与社会参与相结合”。作为城市治理的基层单位,社区是广大市民参与韧性城市打造的最直接载体。面对风险时立即展开行动,形成“自下而上”的修复功能,能够对城市的防御、恢复、反弹起到关键作用。未来,依托社区工作者大力普及科学知识,加强安全教育,提升防灾意识,能够提升社区在危机面前的响应能力,为韧性城市的打造夯实坚实基础。(济南日报 记者:王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