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日,《人民日报》第15版头条以《细“绣花”,群众满意度增加》为题。聚焦山东沂水县完善社会治理,通过精细治理,让环境更美丽、生活更舒心。以下为报道全文:

  倡议喜事新办、用好村规民约……各地完善社会治理——

  细“绣花”,群众满意度增加

  核心阅读

  为加强和完善社会治理,各地进行了许多探索:有的出台婚俗改革指导意见,对彩礼、婚车、喜宴等提出倡议,减轻群众人情负担;有的在改造老旧小区时,广泛征集意见,妥善解决居民的不同需求;有的将垃圾分类减量写进村规民约,让村里环境变美了,游客变多了,群众腰包变鼓了……通过精细治理,让环境更美丽、生活更舒心。

  婚礼习俗咋改革?

  彩礼随礼都变少

  不比排场负担小

  彩礼包了1001元,不收村民随礼;喜宴订了8桌,不设流水席;租用6辆普通轿车,没有租豪华车;没有燃放礼花……前不久,在山东省沂水县马站镇鞠家旺村,鞠增玉、刘敬伟夫妇结婚,严格按照沂水县婚俗改革的要求举行婚礼。“喜事新办,我们和村里的乡亲们都卸下了人情包袱。”鞠增玉说,婚礼热闹,花费却少,没有硬撑门面、讲排场,没有因结婚负债,婚后生活轻松无负担。

  “沂水婚俗改革,倡导喜事新办,减轻经济负担,避免了人情债越积越多。”鞠家旺村村支书于长江深有感触地说。如今,在马站镇,不光是鞠家旺村,其他乡村的群众也正逐渐接受这样的喜事新办。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群众物质生活有了极大改善,但一些地方婚嫁成本越来越高,给群众带来不小的负担。“在农村,以前村民结婚,常常比谁家婚礼排场大,谁家花钱多。”于长江说,“拿随礼举例,你给我200元,到时候我要还300元,甚至有的动不动给千元以上,别人给这么多,自己还少了让人瞧不起。”

  于长江也和镇上的干部一起调研过。他们发现,多数群众对互相攀比的婚俗都颇有怨言,但谁也不愿意首先站出来反对,尤其是贫困户和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对此更是苦不堪言。

  “婚俗改革倡议喜事新办,带来文明新风。”于长江说,倡议书、明白纸一发到村,村民们举双手赞成。

  提倡不要彩礼或少要彩礼,彩礼一般不超过1万元,不过咱村提倡1001元,寓意千里挑一;在婚车使用上提倡不超过6辆,不租豪华车;在喜宴安排上提倡只让双方亲戚参加,每桌500元左右;在随礼上提倡不超过200元,困难户、老年户随礼不超过50元……于长江早已熟记婚事新办的要求,村里有人家要结婚,他都要提前去宣传,去做思想工作。

  鞠增玉结婚那天,于长江早早就去帮喜。作为该村红事理事会会长,在做好喜事新办服务的同时,他还要引导、监督,及时劝导制止一些有违婚事新办要求的不文明行为。

  《人民日报》(2020年7月1日 1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