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星期一,山东踩着历史的鼓点,昂首阔步迈入自贸区时代。一场关乎山东未来发展的重大试验由此拉开大幕,山东的改革开放史也将就此掀开新的一页,这一刻值得铭记。

  NO.1 | 壹

  自由贸易试验区,英文译为Pilot Free Trade Zone,可理解为一国或地区“境内关外”的单独隔离区域,区内可进行仓储、贸易、加工等业务,在关税和配额等方面有优惠规定,货物储存期限一般不受限制。

  这一全球资本、商家、企业竞相追逐的“开放高地”,当前已在八十多个国家一千多个地区落地开花,而中国起于6年前。

  2013年9月,中国首个自贸试验区,即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成立,面积28.78平方公里,一年以后,面积扩展至120.72平方公里,涵盖外高桥保税区、张江高科技园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等七个区域。

  改革不停顿,开放不止步,“自贸试验区”在中国继续扩容:

  2015年4月,国务院批复广东、天津、福建3个自贸试验区;

  2017年3月,国务院批复辽宁、浙江、河南、湖北、重庆、四川、陕西7个自贸试验区;

  2018年10月,国务院批复海南自贸试验区;

  2019年8月,国务院批复同意新设山东、江苏、广西、河北、云南、黑龙江6个自贸试验区。

  截至目前,全国范围共设立18个自贸试验区,一个东中西协调、陆海统筹的全方位、高水平对外开放新格局正在加速形成。

  同样在这个8月,国务院又批复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面积119.5平方公里,和原来的自贸区基本相当,上海起跳自贸区4.0时代;而远在1500公里之外,历史也再次选择了深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蓄势待发。

  这是党中央着眼于国际国内发展大局,深入研究、统筹考虑、科学谋划作出的重大决策,是彰显我国扩大对外开放、积极推动经济全球化的重大举措。

  这是制度创新的宣言,是新一轮在贸易、投资、金融、行政管理等诸多领域的全面试验,更是我国在对外表达“用开放推动改革”的坚定决心。

  NO.2 | 贰

  有人问,为什么是这些地方?自贸区在哪里设,什么时候设,试什么、怎么试,有具体区分吗?

  显然,自贸区的探索,不会千篇一律,不是简单的名单扩容,也不是简单的政策复制平移,每一家自贸试验区都是结合自身的区位优势、资源禀赋、发展阶段等,确定的功能定位、发展目标,并要为此作出新的探索,积累新的经验。

  比如说:

  福建,作为两岸交流的最前沿,突出对台自由贸易就是最大的特色所在;

  陕西,矿产资源丰富,叠加科教、区位和历史文化优势,主要打造内陆型改革开放新高地,探索内陆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新模式;

  浙江,则要重点开展以油品全产业链为核心的探索,承担的是提升我国资源配置全球竞争力的战略任务;

  四川,要建设西部门户城市开发开放引领区、内陆开放战略支撑带先导区、国际开放通道枢纽区、内陆开放型经济新高地、内陆与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示范区……

  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使命。总之,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设立,关键不在于优惠措施、政策倾斜,而在于改革探索、制度创新。

  在这里,应该是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简政放权大刀阔斧,“放管服”改革更加深化;在这里,应该是现代化的金融体系日臻完善,外商投资“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让贸易门槛更低、投资更加便利;在这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相互聚集叠加,“走出去”的大道越发宽广,“引进来”的磁场越发有力。

  如果现有的这些自贸区“试验”能够取得成功,那么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开放新红利,将很快扩展到更大范围,乃至在全国铺陈开来,这是自贸试验区与生俱来所肩负的更重要使命。

  NO.3 | 叁

  回过头来,再说山东。

  在国务院印发的《总体方案》中,中国(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涵盖济南片区、青岛片区、烟台片区,总面积119.98平方公里。不同于其他五省区,山东自贸试验区提出了培育贸易新模式、加快发展海洋特色产业和探索中日韩三国地方经济合作等方面的具体举措。

  可以说,这一总体方案,既切中了国家战略需求,又凸显了山东独特的区位产业优势。这是党中央、国务院站在全局高度统筹谋划的结果,也是山东实施更加积极主动开放战略、塑造开放型经济发展新优势的一次战略机遇。

  扎实推进山东自贸试验区建设,就要紧紧围绕服务国家战略,在充分吸收借鉴其他自贸试验区成熟经验的基础上,突出山东特色,创造山东经验。

  比如,这次自贸试验区设定在济南、青岛、烟台三大新旧动能转换核心区内,“综试区”“自贸区”两大国家战略形成了叠加之势。我们就应该将新旧动能转换综试区与自贸试验区建设有机结合,加强统筹谋划和改革联动,着力形成改革试验叠加效应。

  比如,山东毗邻日韩,就要充分发挥对日韩得天独厚的地缘和资源优势,在国际合作园区、科技成果转化机制、建立国际通关合作新模式等方面进行探索创新。

  比如,最大的优势在海洋,就要依托特色海洋资源,进一步强化在海洋科技合作、航运服务等方面先行先试的内容,为推进海洋经济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自由贸易试验区,是改革开放的“试验田”、制度创新的“新高地”。对山东而言,这是一项重大的改革授权,也这是一次全新的制度探索,关键一条,就是要用改革的措施激发活力、用创新的办法增强动力。

  一定要摆脱依靠新平台要照顾、争优惠的陈旧思维,打破条条框框的束缚,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

  一定要拿出自我革命的勇气,紧扣制度创新这个关键,扭住流程再造不放松,深化“一次办好”改革,落实政府职能转变,着力构建更有活力、更有效率的体制机制。

  一定要对标国际先进规则,聚焦投资管理、金融服务、促进贸易便利化、强化事中事后监管等领域,营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

  唯此,才能把发展的动力活力最大限度激发出来,让“试验田”真正成为“良种田”“高产田”。

  (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