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我的那根教鞭,被锁在柜子里20年

  熊孩子在学校调皮捣蛋,老师能不能罚?近日,江苏常州一所小学决定,把“戒尺”还给老师,出台制度惩戒熊孩子。

  记者从事教育线采访17年,对于这个话题已经不陌生了。一个直观的感受是,现在的老师越来越不敢管孩子了,罚站不敢罚太久,批评不敢说太重。

  有老师直言,现在规定老师不能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学生,“什么叫作变相体罚,每个人的理解都不一样,掌握这个度很难,所以最后不如不罚了,全部改成赏识教育。”

  日前,记者采访了两位从教30年以上的老师,她们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老师手中的教鞭原来是这样消失的。

  A 我现在只会两招

  口头批评和告知家长

  王老师是杭城某公办小学的一名语文老师,任教34年,一直担任班主任工作。

  “教师的惩戒权,10多年前就开始消失了。”王老师感慨了一声,她记得那个时候,学校教师会议上反复强调师德,于是,从那时起,罚站、罚抄都不再允许,都算作变相体罚。

  回想自己刚参加工作时的情景,王老师自嘲“年轻气盛”,初生牛犊不怕虎,脾气又急,对学生也比较严厉,罚抄课文、留堂补作业是常有的事。“那时候,家长常跟我说,‘王老师,你对孩子就要严一点’,我让学生放学补作业,家长都非常支持。”

  王老师说,她只有在那个时代算是体会过老师的权威。现在这样的家长也有,但真的太少了。她告诉记者,自己的一位同事因为把学生留下来的时间久了,学生的爷爷在校门口接到孩子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大骂老师。“现在除非经常不做作业,我们才会让学生留下来,监督他完成,而且必须发微信先通知家长,即使留堂也不敢留太久,不然家长会有意见。”

  各种惩戒手段都不能使用,王老师也感到无力,“如果遇到比较拖拉的学生,我只能一直在耳边催,并回馈给家长,其他就没办法。”

  “小孩子知道要遵守纪律,但他们很难控制自己,道理都懂,但言行不统一。”王老师举例,“全校集会,总会有学生控制不住,跑来跑去。如果在十多年前,完全可以让学生留在操场站15分钟,让他静下来反思。现在只能口头批评,学生下次还会犯,因为不放在心上。”

  王老师说,她不敢让学生罚站,即使有学生上课不认真,也只会让他站一小会,“不能超过5分钟,不然就算变相体罚。”

  带一年级时,王老师还在教室里放过两张“思过椅”,让不守纪律的孩子去坐着反思,“静坐应该不算变相体罚,时间也不会超过5分钟。”就算是这样,王老师也曾担心被家长投诉,“两年多前,同事让班里学生把听写的错字订正3遍,结果有家长一个电话打到12345。因为他孩子错了很多,得抄近100个,量一变大,家长就觉得这是罚抄。”

  罚抄也不行,罚站也不行,基本所有惩戒手段都行不通,王老师也觉得束手束脚,现在最常用的就是口头批评和告知家长。但是,和家长沟通又是一个难题,“我现在最怕的就是‘说’,跟家长交流,一句话说错,就是祸。每次和家长沟通前,我都要字字斟酌,生怕一个字使用不当引发家长的情绪。”

  王老师说,教师惩戒权的弱化,一是规定使然,另一方面是家长不愿意配合。家长过度干预老师教学、一味对孩子偏袒保护,常常是教师惩戒规范学生的最大阻力。

  B 我有一根教鞭

  被锁在柜子里20年

  杭州采荷二小的傅利平老师是1987年入职的,教龄已经31年,她曾获得“感动杭城教师”入围奖。

  她曾有一根教鞭,陪伴了10年,后来被她锁在了柜子里,再也没有拿出来过。傅老师说,教师手中的教鞭大约是20年前消失的。“以前每个老师都有一根教鞭,是竹子做的,这根教鞭主要是用于点黑板,当学生不听话或上课走神时,也会用来点点孩子的肩膀进行提醒,很少拿来打学生。”傅老师刚入职的时候,使用教鞭或语言吓唬学生、用手指戳戳学生的头,都是老师们常用的惩戒方式,是被社会默许的。

  “当初老师们还喜欢用粉笔头扔上课走神的学生,记得一个和我搭班的老师,扔得特别准,他的这一技能还被一个学生写进了作文里,学生说他知道老师这样做是为他好。”傅老师说。

  大概工作10年后,教育部门突然有了规定,教师不能体罚或变相体罚学生,于是吓唬学生和扔粉笔头这些惩戒手段,都被杜绝。

  傅老师说,这个规定刚下达时,她还很不适应,那时她害怕手上拿着教鞭会不小心出现违规动作,所以就把教鞭锁在了柜子里。“教鞭其实象征着老师对孩子的管理,教鞭没了,但孩子依旧要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思考其他的管理方式。”

  傅老师说,现在如果班里有学生不听话,她通常用表扬听话的学生,通过树立好榜样的方式来让学生向优秀的同伴学习。除了树立榜样,也有批评,“孩子们是敏感的,只要你瞪大眼睛,他就知道你生气了,批评还要用对方法,如果两个孩子一起犯错,老师就要找出主导者,批评这个孩子,这样他就会明白这次错误是自己造成的。” 傅老师说。

  如果是面对班上特别难管的学生,傅老师通常用“关爱”建立一种超越师生的关系来管住他们。

  傅老师说起了自己和班上一位特殊学生的故事。刚刚接手班级时,傅老师为了和他搞好关系,经常给他带早餐、陪他聊天,学校组织的教师亲子活动,她也会带上学生。两个月的不断关心,让这个学生接受了傅老师。

  但是,在这样的亲密关系中,惩戒仍然是不可缺少的。傅老师说,在和这个学生的相处中,自己一直强调要他学会控制情绪,并和他说自己的批评其实是为了考验他的脾气,每次在课堂上,只要他出现违规行为,她都会严厉地批评。

  在采荷二小,傅老师管理班级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她从不在班里嘶吼,但学生十分听话,既喜欢这位老师,又敬畏这位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