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成了当下许多独居、空巢老人的生存状态。子女平日不在身边,老人一旦突发疾病如何救助已成为当下居家养老的“痛点”。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具备紧急呼叫系统的智能设备推陈出新。然而,这类智能设备的社会推广率、使用率却并不高。究竟是何原因所致?智慧养老在济南发展现状又如何?怎样才能真正保障独居老人安全?从今天起,齐鲁晚报·齐鲁壹点推出“独居老人咋保安全”系列报道。

  子女平日不在身边,一旦突发疾病独居老人如何救助成为当下居家养老的“痛点”。为此,济南市早在2008年就开始尝试推广“一键通”等智能紧急呼叫设备,然而受财政资金限制,类似智能设备的普及率并不高。而即便得到政府关怀,不少老人却将这类智能设备当成摆设。

  独居老人头晕目眩,社区助老员急送医

  8月25日下午,家住济南市甸柳第二社区的87岁老人李庆英感到头晕目眩,身体很不舒服。由于子女家住外地不在身边,老人只好独自来到甸柳新村街道第二社区综合养老服务中心查体。“一量血压,192/74,血氧值88。”测量结果把社区助老员杨同花吓了一跳,她急忙把老人送到了附近医院。

  经医生诊断,老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因压差太大,随时都有危险,建议立即住院观察、治疗。杨同花通过社区居委会通知了李庆英的女儿,并立即为老人办理住院手续,输液治疗。当老人的子女赶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

  “如果不及时发现,老人要是晕倒在家,后果不堪设想。”甸柳第二社区居委会主任王庆玲介绍,社区内80周岁以上老人近150位,90岁以上老人也有20多位,其中独居、空巢老人有30多个,“老旧小区养老工作压力大,最担心的就是独居老人在家突发意外。”

  “类似的独居老人突发状况,社区每年都有发生。”甸柳第二社区养老服务中心负责人李婧称,由于老小区房子面积小,独生子女家庭多,子女工作繁忙等原因,社区内众多老人目前处于独居、空巢状态。“许多子女一周只回父母家中一趟,难以担负居家养老责任。同时,老年人也很少雇用住家保姆,目前济南保姆月工资已达3000元以上,超过了社区大多数老人的退休工资。”

  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济南市户籍人口60岁以上老年人为128.8万人,约占全市总人口的20.30%,预计至2020年,老年人口数量将达到160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25%。高龄、失能失智、空巢老人养老需求激增,其中失能失智失独老人有约10万人,80岁以上老人也超过10万人,居家养老面临较大压力。

  李庆英的遭遇、王庆玲的担心,暴露了眼下老年人居家养老的“痛点”:危急时刻,独居、高龄老人如何救助,谁来救助?

甸柳二居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内,一位独居老人提到居委会的帮助,感动得哭起来。甸柳二居社区养老服务中心内,一位独居老人提到居委会的帮助,感动得哭起来。

  缺少资金来源,智能设备难普及

  为解决此“痛点”,济南市早在2008年便有所尝试。当年9月,济南市试运行“贴心一键通”项目,并于2009年正式投入运行。“一键通”分为用户设备与信息平台两部分,服务平台与120、110、119等单位合作,提供防病、防火、防盗等应急服务。随后,“一键通”扩大服务范围,引入保姆、保洁、保修等家政类服务,以便让老人足不出户即可享受到日常家庭生活及养老服务。

  资料显示,截至2015年8月,“一键通”在网用户已达24万余人,活跃用户4万余人。除了市一级范围,济南市各区县也正在推广类似养老设备。如历城区民政局与济南移动公司联合,为辖区失能半失能老人及80岁以上老年人发放老年手机;历下区民政局为辖区1300余位社区老人购买了智能腕表。

  对于类似设备,每一位选择居家养老的老人都不可或缺。但目前来看,该类设备在济南市的推广普及程度并不高。据悉,该类设备的发放都有较严格的条件,以“一键通”为例,设备主要针对社区80岁以上低保、空巢、贫困、半自理和不能自理的老年人;此外,类似设备的发放与安装大都是以分批次的形式,每年按照一定数量逐渐推广。“如此一来,相对于济南市数量庞大的老年人群体,服务范围有限。”一键通设备相关运营负责人介绍。

  之所以有严格的申请条件,而非面向全市老年人的普惠型福利,在上述负责人看来,主要还是受限于政府财政。如果由政府出资推广,单个社区就需要投入上百万元,一个街道范围或需投入近千万元,财政压力可想而知。

  然而,即便政府出资,与日俱增的平台运营压力也限制了平台的成长。目前,“一键通”等呼叫设备大都采用“政府购买,终生免费服务”的方式运营,政府每年出资购买服务,资金一部分用于购买呼叫设备终端,一部分用于维护平台的日常运营。拥有终端设备的老年人越来越多,但平台的人力、物力却因每年定额资金只能维持原有规模,得不到与之相应的扩张。“政府每年购买服务的资金都是定额,老人越来越多,平台的人工、电话费等运营成本逐年增加。”上述负责人说。

  老人嫌使用麻烦,放在家里不会用

  老人有了智能设备仅仅是开始,如何有效地使用起来才是关键。“一键通”等智能呼叫设备挽救了不少老人的生命;然而,不少老人尽管家中安装多年却鲜有使用,基本处于闲置状态。

  家住无影山路的张永红今年已有72岁,老伴十几年前去世,自己不习惯在儿女家居住,便一直独居。2012年,社区免费为她配备了“一键通”急救呼叫装置,本是以备不时之需,6年来,这台机器在张奶奶家中犹如摆设。

  “平常用不着,真出事了,也想不到用它。”2014年6月,正在做饭的老人因突发心脑血管疾病晕倒在厨房。幸好邻居在家中做客,紧急拨打了120。由于抢救及时,老人只住了几天院便回家了。事后,虽然意识到了安装紧急救援设备的必要性,可老人却发现,呼叫设备安装在电话机旁边,“晕倒在厨房了,我怎么还能去客厅按那个按钮?”

  为了验证设备管不管用,老人也曾专门拨打过设备。“按了按钮,120急救中心一会就打电话来,人家问我出了什么问题,我说不小心按错了。”

  比起张奶奶,和平新村社区关大爷的智能呼叫设备更加先进,是便携腕表式的。得知这块“腕表”能定位防走丢,还能紧急救援,关大爷高兴了半天。可自己研究了半天,也没搞明白这东西到底怎么用,“上面的字小,按键也小,我怕给按坏了,也不敢乱按。”

  为此,他还曾专门求助社区日间照料中心的社工。“一听得装手机卡,老人担心自己掏腰包付话费,而且还得充电,就觉得麻烦。”社工王玉英表示,虽说设备有用,但看似简单的程序对于老年人来说,却十分繁琐复杂。“你看,设备放我这两三个月了,老人直接不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