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但要争分夺秒抢救,还要把伤口位置判断准确,不然这条命就没了……”7日上午,88岁的抗战老兵牟占书翻出内心深处珍藏的记忆。讲几句话,他就禁不住哽咽、拭泪……

  1930年出生在胶东的牟占书,当过儿童团团长。因为上过学有文化,入伍后成为卫生员。在此后的战争中,他救治过众多战士,也体会了战争的残酷。那一次次战役,在他心中留下抹不掉的痕迹。

7日,在花园路186号,牟建民为父亲牟占书整理军装。 记者王汗冰 摄7日,在花园路186号,牟建民为父亲牟占书整理军装。 记者王汗冰 摄

  见过鬼子进村杀人瞒着家人去战场

  牟占书老家在招远蚕庄牟家村,他小的时候,村里15里外便是敌占区的范围,“那边有日本鬼子的炮楼,多的时候,有20多个鬼子。”

  13岁那年,日本人进村扫荡,牟占书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日本人,很是害怕。“村里有个金矿,鬼子杀了人就把尸体扔进矿里。鬼子走了,乡亲才敢把人捞出来埋了。”

  15岁那年,牟占书读书时的老师是中共地下党员,后来在老师的引导下,他和其他几名同学乘着夜色离家,到抗日军政大学胶东分校参加革命。家人发现他失踪后,找了一个多月,母亲的眼睛都快哭瞎了。

  抗战胜利后,家人才得知牟占书去参军的消息,除了为他担心之外,更多的是祈祷他能平安。

  15岁成为卫生员初次上战场忘了害怕

  牟占书15岁参军来到抗日军政大学胶东分校,因为年龄小又有文化,便被挑选参加医疗知识的专业培训,成为一名卫生员。

  “当时非常缺乏卫生员,一个连队只有一个。为了使受伤的战士能得到及时得到救护,战前会在每个班挑选一名反应快行动迅速的战士担任卫生战士,由卫生员对卫生战士进行战场自我救护常识培训,然后卫生战士再回班里给大家示范。这样,战士们遇到简单的伤情就可以自我救护。”牟占书说。

  而作为卫生员的他,却要随身背着两个大包,一个是大急救包,比战士背的急救包整整大一圈;另一个是大敷料包,里面装满纱布、绷带、止血带、辅料、三角巾等。

  牟占书说,他一直随军在前线,在战场上急救时,先使用战士身上的急救包,如果不够再用自己身上的急救包。“后来打济南时,我们身上的急救包、敷料包每天都不够用,只能不停地向后方要求补给。”

  15岁就上战场当卫生员的牟占书,记得第一次救人的情况,“上战场前有些害怕,但上了战场,光顾着救人,就忘了害怕。”他记得,有名战士被炮弹炸伤,大腿出血,他因为救治成功,荣立三等功。

  “还有一名机枪手,胳膊被子弹打穿,血一下子喷出来,我正好在旁边,赶忙过去一把掐住胳膊,按住出血点。”牟占书称,子弹正好打在上肢的大动脉,生死只在几分钟,“分秒必争啊,幸亏救治及时,这条命就救下了。”

  刚爬云梯上城墙眼看着战友被炸飞

  在战场上生离死别常见,但牟占书回忆时内心还是很难受。

  1948年9月济南战役时,牟占书是华野9纵炮团的一名卫生员。牟占书回忆说,当时炮团主要有两种炮,一种是野炮,比较小,用马车就能拉动;另一种是山炮,需要牵引车拉动。由于频繁发射,有一门山炮炮膛都打红了,一发炮弹卡住,情况危急。“这时,一名老兵冒着随时爆炸的危险,主动上前,拿着一根木棍来回敲打炮膛,及时将炮弹从炮膛退了出来,防止炮毁人亡。”

  牟占书清楚记得一个场景:因为战斗激烈、伤亡惨重,担架员不够用,和他一起在阵地上的另一个卫生员就跑过去帮忙。结果,这名卫生员刚和担架员抬起伤者,一发炮弹就落下来,担架员、卫生员和伤员三人都不幸牺牲。

  他还记得,在攻打内城时,他刚爬上城墙,一颗炮弹炸中云梯,正在爬云梯的两名卫生员被炸飞。

  自己眼看着,却无能为力。每当想起这件事,牟占书就忍不住流泪,伤心之情难以言表。

  “战争很残酷,看着他们倒在面前,我真是痛心。咬牙含泪继续救人,救一个是一个。”牟占书回忆说,打仗时战士们很勇敢,轻伤不下火线,很多战士包扎后又冲在前面,只有受了很严重的伤,才被担架员抬下战场,到后方医院进行救治。

  常到解放阁缅怀战友如今让女儿代替

  除了参加过多次战役,牟占书还参与了一次核试验,并圆满完成了任务。

  大大小小的战斗中,牟占书只记得不停地救人,许多伤员在他的救治帮助下,保住了性命。在抗美援朝五次战役期间,他先后三次胜利完成转运伤员的任务,战斗后荣立二等功。每当后辈们说起他的光辉事迹时,牟占书认为,这是他为党、为国、为民、为社会做了应该做的事情。

  “今天的好生活,是革命前辈拼出来的,是革命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你们一定要珍惜生活,感恩他们的付出。”这是牟占书经常对孩子们说的一句话。他的女儿牟建民说,父亲是一位严于律己的人,一直教育子女好好工作,珍惜生活,更不能忘了牺牲的前辈。

  1995年9月24日,牟建民随父亲到解放阁缅怀战友,她说,“当天,200多名参加过济南战役的老战士从四面八方相聚,他们有的拄着拐杖,有的坐在轮椅上,场面很让人感动。”从那天起,老战士们就有一个约定:每年清明节到济南烈士陵园为牺牲的烈士扫墓,9月24日到解放阁缅怀战友,至今已坚持20多年。

  “这两年父亲身体不好,行动不便,但是他很怀念牺牲的战友,也很想念健在的老战友。清明节时,我就替他去,到现场拍摄照片,做成美篇,回家给父亲看。这样,虽然父亲不在现场,他的心和老战友们是连在一起的。”牟建民说。

  过几天,还会有老战士或其他晚辈,再次到解放阁等地缅怀,为了不忘却的纪念。

  [人物资料]

  牟占书,1930年8月出生,山东招远人。1945年8月参加工作,1947年2月入党。参加过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等。1948年9月济南战役时,为华东野战军9纵卫生员。1979年转业至济南市第三人民医院,1990年12月离休。

  曾被二十七军命名为战斗模范,荣获朝鲜人民共和国军功章2枚。荣立二等功三次、三等功八次、四等功三次、嘉奖四次。还曾被评为一级先进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