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滴滴顺风车下线留出市场空白 部分济南市民改变上班方式

  济南火车站出站口附近,原来是顺风车经常接人的地方,现在多是出租车在此停车送客。

  家住泉城广场东侧的孙女士每个工作日要前往奥体中心附近的单位,以前她都是通过滴滴顺风车约车上下班。不过,她从不固定坐一辆车,每次都是通过平台随机约车。可自从8月27日滴滴顺风车全国下线后,孙女士只能改为乘坐公交车上下班了,感觉很不适应。可如果乘坐快车或者出租车,费用要高出一倍多,让她承受不起。

  受滴滴顺风车下线影响,很多人短期内不得不改变平时出行习惯。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一些固定坐顺风车的上班族受影响外,不少跨城出行的旅客也不得不重新坐上长途大巴车。与此同时,主做出租车和顺风车业务的嘀嗒出行,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和挑战:顺风车业务量明显上升,但如何保证安全也引起社会各界重视。

  不少人重新坐上长途大巴

  经常回沂水老家的朱先生这几年来形成一个习惯:提前三天把自己的行程发布到滴滴顺风车平台上,然后等待途经沂水的车主接单。他自己也会不时地到平台上看看,看到有车主发布行程就联系一下,争取一起同行。“坐顺风车比坐大巴方便多了,司机能上门接,还给送到沂水父母家的村子里。要是坐大巴,到了县城还要打车或者找亲友来接,有时还要带着很多行李,实在是不方便。”朱先生说,“自从滴滴顺风车下线,我就一直关注着此事进展,希望滴滴能拿出行之有效的措施,彻底杜绝顺风车各种隐患,重新给市民提供服务。毕竟,这是一个新生事物,确实给百姓的出行生活带来了方便。但对交通企业来说,最重要的是确保乘客生命财产安全,否则,再多的方便也是苍白无力的。”

  记者就此在济南长途汽车总站、广场汽车站等地采访发现,像朱先生这种情况的人还真不少。前天,德州宁津的曹先生带着4岁的外孙从济南长途汽车总站坐车回老家,带着两个大包。他告诉记者:“以前,我闺女总是给我们提前约个顺风车,从女儿家里接着我就送回了老家,非常方便。现在听说滴滴出事了,顺风车没有了,这不,我只能再来坐长途大巴车回家了。”

  由于滴滴顺风车有跨城业务,很多司机在出差或者回家途中都喜欢捎着一些人,间接上抢了长途大巴车的生意。有些司机甚至专门买了七座小客车,不停地在几个城市之间往返,顺路做起了客运生意。一般来说,单人顺风车费用比长途大巴车票钱要稍微贵一点,但由于接送上门,很多人还是愿意多掏一点钱的。如果车上能坐满人,开跨城顺风车能赚不少钱。尤其是在高速公路免费的一些节假日里,没有了高速通行费,这些专门开顺风车的司机就赚得更多了。记者一位朋友每次节假日回临沂老家,总是捎上三四名乘客,大约能收到车费500元左右。单程不到300公里,油钱总共不到200元,还真能赚不少呢。滴滴顺风车下线后,这些顺风车司机失去了生意,不少市民也不得不重新去汽车站坐上大巴车,赶赴回家路了。

  嘀嗒顺风车订单增多

  滴滴顺风车下线,作为其重要竞争对手的嘀嗒出行迎来了发展良机。目前在济南,嘀嗒出行已经悄悄上线很长时间,很多市民也体验过它。嘀嗒主要提供顺风车和出租车业务,目前在济南是免费给出租车提供网约服务。

  6月份注册了嘀嗒顺风车业务的私家车主王先生告诉记者,他已经用嘀嗒接过几单业务。但由于知名度小,济南很多市民并不了解嘀嗒,所以,这个平台上乘客发布的顺风车业务很少。比如,他家住在七里山附近,去济南西站上班,通过嘀嗒发布行程,可同行捎带的市民实在太少了,十天得有七八天接不到合适的顺风车业务。自从滴滴顺风车下线后,嘀嗒顺风车明显迎来转机,业务量一下子上涨了不少,王先生这一周能接的单子明显增多。

  记者9月5日中午跟随王先生尝试了一次。王先生输入出行线路,从八一立交桥至济南西站。行程发布后,王先生刷新手机,很快选中了一名乘客,对方要从大观园附近一家酒店到济南西站东广场,全程车费15元。接单时,系统要求王先生刷脸认证。在摇摇头、眨眨眼之后,他顺利接成了这一单,20分钟后出发。

  在接上这名要坐高铁前往上海的乘客后,记者在车上和乘客交流起来。这位乘客是一名跑市场的营销人员,经常坐顺风车,都是通过滴滴出行约车。他告诉记者,顺风车便宜,他们单位几十位同事都是通过顺风车解决出行的,比用快车和出租车要节省一半多。自从滴滴出事把顺风车业务停了之后,他就下载了嘀嗒出行APP,通过嘀嗒来约顺风车。“嘀嗒顺风车比起滴滴来,业务量差得太远。不但需要车的人少,接单的车主也少。原来在滴滴上发布个单子,几分钟就有人接。现在通过嘀嗒,有时要一小时甚至好几个小时才有人接,太不方便。”

  这位乘客认为,滴滴顺风车一旦解决了安全问题,是有望重回市场的,毕竟大家都养成了使用习惯。不过,这也给嘀嗒和其他网约车平台一个机会,没有了滴滴顺风车的日子,正是他们快速发展的良机。问题也来了,这些平台是不是就解决了安全问题?他们一旦做大了,也面临同样考验。这对它们来说既是机遇,更是挑战。

  对此,业内人士表达了类似观点:顺风车业务确实给人们带来了方便,有着广阔的市场前景,但前提是要解决好安全问题,把好准入关,不能让一些品质恶劣、做事极端的人混到这个市场中来,给乘客带来不可预计的安全隐患。从这方面来说,嘀嗒迎来千载难逢机遇的同时,也碰到了最强的挑战。一旦能解决安全问题,既能给乘客方便,更能让乘客安全,那就会得到市场认可,获得乘客的认同。

  巡游出租车生意好转

  同样,滴滴顺风车下线,也给巡游出租车带来利好。记者近日在大地、强生等出租车公司采访时获悉,随着济南网约车日渐规范,尤其是近期滴滴顺风车下线之后,汽车站、火车站和机场的巡游出租车生意也有好转。

  在高铁济南西站附近拉活的出租车司机王先生告诉记者,往常济南西站附近到处都是等客的顺风车,它们大多停靠在济南西站西广场北侧路边、东广场附近。旅客下车后,直接通过电话联系,到站外寻找顺风车。“这些可都是‘大活’啊,如果坐出租车打表,一般都得四五十元甚至七八十元,可不少非法运营的车主以顺风车的名义、便宜一半的价格就把旅客给接走了。现在滴滴顺风车没有了,打滴滴快车或者其他专车的费用很高,这些旅客一般会直接到西站出租车通道乘坐巡游出租车了,这等于给我们增加了不少生意。”

  记者了解到,在济南火车站、济南长途汽车总站和济南机场附近,巡游出租车碰到同样情况。那些无法通过顺风车节省部分费用的旅客,一般都会选择随到随走的巡游出租车,既安全有序,还能提供正规发票。

  业内人士认为,顺风车本意是利用社会闲置空座,给顺路乘客提供方便,同时给车主提供一点油费补偿。可是现实中的顺风车给人们带来了方便的同时,也给部分人非法营运的机会,通过专门开顺风车赚钱。更有甚者,利用这个机会做一些不法的事,给出行安全带来隐患。顺风车业务要想发展好,必须不忘初心,严格把关,让品质好、素质高的车主接入,真正为社会节省资源、减少污染,而不是变成非法牟利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