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兆亮在帮别人设置航迹避让仪。王兆亮在帮别人设置航迹避让仪。

  俗话说:“宁上山,莫下海”,大意是说下海捕鱼比上山打猎更危险,海里的危险远要比人想像的大得多。9月1日是秋季开海的第一天,凌晨2点记者来到即墨田横岛码头,跟随渔船下海。

  凌晨检查调试装备 暗夜中逆风前行

  “这个航迹避让仪我给你调好了,你得再接个喇叭,这样在甲板作业时才能听到报警声。”9月1日凌晨2点,记者来到码头,王兆亮正在帮隔壁船老大调试新安装的航迹避让仪。

  凌晨2点半,记者登上了王兆亮船长的船,此时潮水还未涨上来,渔船暂时不能出港,于是大家闲聊起来。

  “你真不晕船?我的船(排水量)只有40多吨,可不是邮轮、轮渡。”王船长上来就“撵”人走,在仔细讯问了记者一系列问题后,末尾他又重复了一句:“要是你真晕船千万别硬抗,咱立即返航。”

  在交谈中王兆亮告诉记者,自己是一名有9年海龄的渔民。一开始自己给其他船东打工,慢慢积攒出来一些钱,买了一条排水量10吨左右的小渔船,去年刚刚换了这艘排水量40多吨的渔船。

渔船驶离码头。渔船驶离码头。

  凌晨3点,潮水涨到一定高度,外码头的渔船陆续发动马达离港。王兆亮钻进发动机舱,围着发动机仔细看了一圈后,才返回驾驶舱发动马达。

  他告诉记者,渔船出海第一怕就是发动机出故障。渔船如果在海上失去动力找拖船可不容易,等拖船到了,故障船早就飘得无影无踪了,所以人在船在,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会弃船。

茫茫大海上两艘并行的渔船。茫茫大海上两艘并行的渔船。
凌晨3点半漆黑一片的驾驶舱。凌晨3点半漆黑一片的驾驶舱。

  出港不久,海面上刮起了四五级风,渔船只能逆风穿浪行驶,40多吨的渔船如同空气里的尘埃被大海肆意抛扔。俗话说:“大海无风三尺浪。”四五级逆风对于这艘小船,应对起来已经颇为不易。王兆亮告诉记者,按照渔船安全要求,当海上风力为6级时,排水量50吨以下的渔船必须返港避风。

渔船逆风穿浪航行。渔船逆风穿浪航行。
海上日出。海上日出。
清晨5:30第一缕阳光照进驾驶室。清晨5:30第一缕阳光照进驾驶室。

  清晨撒下第一网 等待与揪心等待

  经过2个多小时的航行,清晨5点半,渔船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海域,王兆亮的眼神中透出一丝疲惫。他在床板上稍微一坐,便跟船员董师傅准备撒第一网。“打渔是个看天吃饭的活,今天是开海第一天,按理来说应该会有好收成。”

  第一网撒下后,渔船以3节的时速往东南方向行驶,大约要过2个小时后才能收网,此时只能耐心等待。调整好拖网航向,王兆亮拿出一个干火烧,打开一瓶矿泉水,匆匆忙忙吃完了简单的早饭。

  突然船身猛烈地晃动起来,王兆亮赶紧到船舷两侧查看情况。这次出海,王兆亮最担心的就是渔网损坏,“今年春天拖网作业,遇到海底礁石,直接损坏了两条新渔网,一条1000多元的新渔网直接报废,另一条找人修补花了320元,每次还搭上将近1000元的柴油钱,还有人工费。”王兆亮苦笑着说,默默地看着船尾的拖绳。

船尾收网。船尾收网。
将装满鱼虾的渔网吊上甲板。将装满鱼虾的渔网吊上甲板。

  上午收起渔网喜获丰收 担心变笑容

  早上7点半,王兆亮跟船员董师傅开始收第一网。大约用了15分钟才把第一网鱼虾吊上甲板。“这一网收成不错,得有个800来斤。渔网没事,马上再下一网试试。”说着王兆亮招呼董师傅,一起把刚刚收上来的渔网再放回海里。

分拣鱼虾。分拣鱼虾。
收获的海捕大对虾。收获的海捕大对虾。
黄花鱼和鳗鱼。黄花鱼和鳗鱼。

  经过3个小时的分拣,第一网的鱼虾还没有分拣完,第二网就要收网了。王兆亮告诉记者,像皮皮虾这样的海鲜不能在渔网里待很长时间,超过2个小时就会陆续死亡,上岸后卖不上好价钱。

  第二网收网,打上来的鱼虾在400斤左右,相比第一网几乎少了一半。“今天过节(财神节),够本有点赚头就收吧。”王兆亮用对讲机联系另外一条船上的船长。

  调整好返航航向,王兆亮来到甲板上和董师傅一起继续分拣鱼虾。

调整航向,准备返航。调整航向,准备返航。
隐没在风浪里的一叶扁舟。隐没在风浪里的一叶扁舟。
向小舢板转运收货的鱼虾向小舢板转运收货的鱼虾

  下午返回港口锚地 分拣鱼虾分批上岸

  下午1点,此时正是一天的最低潮。王兆亮先把船开到港口锚地,不一会儿小舢板船靠上船舷,开始分批把已经分拣出的鱼虾运到岸边的市场上去。

  经过一个多小时地分拣,下午2点半鱼虾分拣完毕,王兆亮开始准备做午饭。“今天捞上来的螃蟹都很肥,估计能卖个五十到六十元一斤。”王兆亮高兴地说。

刚刚捕获时的大梭蟹。刚刚捕获时的大梭蟹。
七两一只的大梭蟹,了解一下。七两一只的大梭蟹,了解一下。
成箱的皮皮虾。成箱的皮皮虾。

  “我出海打渔,俺对象在市场卖鱼,标准的夫妻店。”王兆亮告诉记者,对于未来的打算,他希望再努力干几年攒点钱,争取换个比这条船大一倍的新渔船。“俺对象也挺支持我这个想法的,趁还年轻多挣点,给两个孩子多攒攒家底。”

  渔民的中午饭,既简单又奢侈,煮了一大锅海鲜。海鲜煮熟后,王兆亮打开一瓶啤酒,从锅里挑出最大个头的各类海鲜,依次扔到海里,口里念叨着:“敬东海龙王爷,龙王爷吃好喝好,保佑我出海平平安安,鱼虾满舱。”随后把大半瓶啤酒倒在海里,然后才开始吃午饭。

忙了一天,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忙了一天,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

  下午4点,潮水涨到一定高度,王兆亮把船驶回码头停靠。随后,他要回趟家洗澡吃晚饭。

  晚上7点左右他还要回到渔船上睡觉,次日凌晨2点钟起床,为新一天的出海打渔做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