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全民旅游时代的到来,为传统的“游学”普遍融入现代教育,提供了历史机遇。教育部等部委2016年联合出台的《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游的意见》,有利于推动素质教育,但数以亿计的中小学生,乃天量的旅游市场,厚利所在,趋之若鹜。现在,暑期过半,貌似火爆的研学旅游,却在一定程度上背离了教育部意见与研学游初衷,再次引起普遍关注。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通过研学收获精神食粮,同样如此。科学的课程设置、合理的产品线路、必要的师资力量,无疑乃实现研学目的的必要前提,否则,难免游而不学,劳而寡获。

  惟其如此,从现在暴露突出的问题看,不少研学之旅恰恰缺乏研学内容,例如:设计了参观博物馆的环节,对深厚的文化内涵却缺乏讲解;远赴重洋参观知名学府,却仅有一些简单的互动;有的热衷于各种传统工艺体验,对真正的国学经典却不知问津。这样的活动,或浮光掠影,或新奇一时,充其量增加了一点研学的噱头,难以达到立德树人、开阔眼界的目的。

  相反,如此巨大的集体旅行市场,却使原本定位于公益性的研学游沦为暴利重灾区,在加重家长负担的同时,难免滋生各种乱象,甚至教育腐败。例如:研学游的报价反而普遍高出普通报团价格,幅度之高,有的八百元成本可以收到二千元;出国研学动辄数万元的费用,让普通工薪阶层难以承受,而有的一名学生的花费便可满足亲子游的支出。巨大的利润,给一些旅游企业上下其手、各显神通的空间,不惜采用回扣、提成的方式争揽业务,使研学游一定程度上背离了教育初衷。

  研学是手段,育人是目的,研学只有与教育计划相融合,才有生命力。倘若华而不实,何必以研学之名游山玩水、劳民伤财?根据教育部等部委的有关意见,研学游应从乡土乡情开始,向省情国情拓展,至于走出国门,主要是有针对性的课程学习、开展交流访问等实质性的研学活动。

  孩子是祖国的未来,走入乡土中国,有利于年轻一代了解历史,感悟文化,自幼培养孩子们的爱国之心和精神底色。研学贵在脚踏实地,何必好高骛远?学问贵在潜心以求,切忌走马观花。走出国门的前提,是让下一代树立文化自信。现在,在社会经济环境的鼓噪下,很多家长急不可耐,甚至仅仅抱着相互攀比的心态,让孩子纷纷走出国门。作为家庭消费,固然因人而异;作为集体研学,要有轻重缓急。毕竟,研学乃精神之旅,花钱买不来高端。

  作为雄踞东方的文明古国,我国历史、文化、旅游资源丰富,为各地立足本土开展研学提供了良好条件。优先发展本土研学,有利于新一代立足乡情了解国情,便于本地研学资源的统筹与课程开发,也将大大减轻广大家庭的负担。以山东济南为例,大量文化旅游资源可以免费开放,蕴含着丰富的人文底蕴,一旦通过研学游挖掘出来,便是中华文化的优美读本,核心价值的不言之教。相反,一方人民缺少乡情教育,难免导致广大市民“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却不了解自己的家乡。

  现在,暑期将过,新的假期转眼到来,正是总结教训,继往开来的时候。建议集中整治研学乱象,针对业已暴露出来的问题加强执法,真正落实教育部等部委关于研学游的各项意见;从严审核外地远游特别是出国游,必须满足研学课程设计、研学师资等硬件要求,同时要加强价格监督,封闭暴利门径;统筹地方资源,优先发展本土研学游,结合乡情教育,设计研学课程;根据研学游的公共性质,加强研学旅行基地及机构的资质管理,引入公开招标等方式,保障产品质量和性价比。

  胡春雨,济南民革文史研究会、南充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理事,天桥新阶层联谊会建言献策委员会、山东鹊华律师事务所主任,文化学者、作家、诗人、时事评论员,少陵诗词文学社澳门总社常务理事、舜网文学驻站作家,中国诗词研究中心暨中国诗词研究会、济南市作家协会及新阶层联谊会会员。

  从事律师十七年,承办各类案件六百余起,多起案件成为省市区示范性案例,被中央和省市媒体广泛报道。做好本职工作同时,通过人民网、山东文学、齐鲁晚报等各大媒体,发表各类作品近四百篇、百万字。其中,撰写了大量游记散文、历史随笔和山水诗篇。寻访名山大川,感悟历史文化,留下思想足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