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说过,人总是要死的,有的人死了,重于泰山,有的人死了,轻于鸿毛。司马迁说过,人总是要死的,有的人死了,重于泰山,有的人死了,轻于鸿毛。

  但社会龙哥的死,还是太戏剧性了。成了这两天网络的一个热点。

  当然,有人说他是“史上最悲催的恶霸男”。因为很多人关心的,不是他的死,而是砍死他的骑车男,到底他属于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或者,还是为民除害。

  死者为大,就不多说了。更何况,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

  但这个普通案件,能够引发这么大的反响,也不是社会缺热点(感觉最近热点多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而是还折射出很多的有意思的社会现象。

  简单列举三个吧:

  第一,人口流动性隐忧。

  事发地是昆山,全国最厉害的县级市,隶属于吴侬软语的苏州。

  老上海有句俗话:“宁可与苏州人吵架,不与宁波人讲话”。苏州人昆山人的性格,大家也都是可以理解的,所以这里的治安,以前也一直是全国最好的。

  这两个人都不是当地人,花臂社会哥是甘肃的,骑车男是陕西人。但他们现在都来到了这座江南小城,最终8月27日,搞出了一个全国大新闻,花臂社会哥成了悲剧主角。

  这也说明了中国社会“孔雀东南飞”的流动性。坦率地说,昆山离我家乡不远,吴语地区因为相对发达,以前多少有些地域歧视性的。但现在,越来越多外地人来到这里打拼、安家、置业,这里也成为全国最开放包容的地方。

  驱使人口流动的,是机会。

  仅以昆山一个县级市为例,2017年GDP是3520亿人民币。

  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去年宁夏的GDP是3454亿,青海是2643亿,西藏是1311亿。昆山一个县级市,超过了西部的一个省。

  在昆山,大概户籍人口80万,外来人口比当地人还要多。苏南其他地方大致类似,以前在老家讲方言就可以了,但现在大量的外来人口,老太太们都会以吴侬软语腔调地讲着蹩脚普通话了。

  大量外来人口的进入,确实也让江南地区的治安带来了很大的考验。总体来讲,这个地方仍是全国最平安的地方,但跟家乡朋友谈,感觉命案发生率也在上升,也时常可见黑社会的各种报道。当然,本地的地头蛇可能也不少。

  如何确保一方平安,也考验着当地的治理水平。当然,现代化过程中的治理问题,也不存在于江南一个地方。

  文化的差异、语言的隔膜,以及不同地域性格的不同,也确实衍生了不少的社会问题,尤其是来这里闯社会的,也难免花臂男这样的看似狠角色。或许,他们也是看中这里的软环境啊。

  以至于这次砍人事件,网上人曾这样推断:

  听说在东北,有一种属于恐吓,就是拿刀背砍你,然后砍你两刀,故意把刀甩飞(意思就是快点滚,老子也不想犯事),面子也有了,也不闹出事……

这肯定是段子,毕竟花臂社会哥也不是东北人,东北人更多还是活雷锋。这肯定是段子,毕竟花臂社会哥也不是东北人,东北人更多还是活雷锋。

  而且,按照最新的报道,他也不是用刀背比划比划吓唬人,因为骑车男脖子等多处被刀砍伤,只是没有生命危险罢了。

  说这些,不是地域炮。

  人口,应该更多视作财富而不是负担。没有大量外来人口,就没有昆山苏州的今天。让这些外来人成为新苏州人,当地也做了大量的工作。

  人口流出的地方,更要反思当地的营商环境。

  第二,黑色社会的翻新花样。

  中国不允许有黑社会,所以,今年1月,中央还专门下了一个文,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济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还专门开列了20多项的黑社会认定标准,第一项就是:佩戴夸张金银饰品炫耀的人员和以凶兽文身等彪悍、跋扈人员从事违法活动的。

  花臂社会哥的装束,当晚行事的霸道蛮横,人们很容易就将他认定为黑社会。尽管他似乎也获得过见义勇为奖励,但很多人还翻出了他多次被判刑的不光彩经历。

  出道以来,一半时间都在监狱呆着的社会哥,居然在昆山吆五喝六,开上了宝马、开起了当铺,也说明了什么?真的是洗心革面诚信经营吗?

  当地也真要好好查查、好好反思。

  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很快,网上还抖出花臂社会哥后面的宇宙第一黑社团——天安社。视频很震撼,都是五大三粗纹身不爱穿上上衣的中青年油腻男,感觉比当年义和团要强壮多了。

当然,也看到有朋友这样说:当然,也看到有朋友这样说:

  尽管他们纹了一背的花鸟鱼虫和廉价海鲜,尽管他们出门在外墨镜是标配、大金链子是宝贝,但他们真的都是好人!

  他们的紧身大裤衩实在藏不下四十米长的大砍刀!

  即使在路过时多看他们两眼,他们也不会凶凶脸问“你瞅啥”,因为他们时刻在忙着直播吹牛逼和粉丝互动……

  也许真是事实,但“大金链子小手表,一天三顿小烧烤,刺青套装纹上身,掌声送给社会人”,这种亚文化,显然不会是一个正常社会所鼓励的。

  所以,很悲催的一点,一个花臂社会男之死,也让他的兄弟们求仁得仁,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其中如果有不法者,小心吧,现在正扫黑除恶呢。

  最后,也要说一下,纹身的不一定都是坏人;但纹成那个样子,还是太对不起父母了。

第三,对邪不压正的渴望和焦虑。第三,对邪不压正的渴望和焦虑。

  花臂社会男被杀了,人们不关心;人们关心的,是骑车男的命运。

  正当防卫还是防卫过当?

  或者换句话说,要判刑几年,还是无罪释放(或者缓刑)。

  有一点大家也是确信的,这肯定不是谋杀,肯定也不会重判。

  很多人还举美国的例子,言下之意,在美国,你敢这么干,一枪崩了你。

  我相信很多人也不是专家,之所以关心,还是有很大的代入感,正如一位朋友所言:看多了黑恶势力横行霸道,欺压砍杀无辜群众的报道,这一出反杀事件如同清流。

  所以,网上才有了这样的段子:

  昨天部队打靶回来,军车没油了就征用了一辆民用面包车。我们一个班的战士都坐在面包车里,司机师傅大概是太紧张了途中不小心蹭到一辆思域轿车随即车上下来3、4个人手拿钢管的壮汉气势汹汹地走过来。一开门看到我们6个人手拿95式步枪战士。为首的光头说道:“同志,要不要看钢管舞……”

  这100%是段子,但看得让人解气,更让人看到的是人心所向。从这个角度,更可明白中央“扫黑除恶”的正确性。

  按照最新的报道,骑车男夺刀后连砍7刀,他随后一直握着刀,直到警察来了才松手。但看了当晚的视频,估计谁都为他捏了把汗,也要理解他当时的恐惧,当时的愤怒,当时的慌不择手。

  那个夜晚回家无缘无故惹上麻烦的人,假如就是你我呢?

  这几天网络空间对正当防卫空前的讨论,正显现出人们心头的焦虑。为什么会这样?也值得我们认真反思。

  事后来看,花臂社会男,或许也只是在朋友面前想耍一耍威风,但万万没想到,最后一切都没有按照剧本发展,他的恐吓架势居然不起作用,他的刀还脱手了。

  还是那句俗话说得好: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这个世界,莫要欺负老实人。

  现在,人们关心最后的裁决,关心骑车男的命运,其实,担心的是这个社会的风气,更期盼的还是那四个字:邪不压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