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新闻网8月7日讯(记者 崔文静 实习记者 邓智尹)“我们决定今天走45公里,现在已经完成20公里了。”徐清军说。

  徐清军原是青岛第二实验中学初中部一名物理老师,儿子徐炜哲即将升入初三,为了锻炼孩子的意志力,趁着假期,他决定带着儿子从青岛徒步到江苏连云港。两人8月2日出发,8月6日已经到达日照。

徒步中的徐清军父子。徒步中的徐清军父子。

  以交流、陪伴与锻炼为初衷的长途徒步

  三伏天的炎热让人只想呆在空调房里,徐清军却带着孩子徒步前往连云港。他说:“孩子下学期就升初三了,大部分时间和精力都要用在学业上。选择这样的锻炼方式是想多交流交流,陪陪孩子。”从青岛徒步到连云港,徐清军与儿子定下这个小目标,一起尝试着完成,锻炼彼此的意志力。

  徐清军经常参加马拉松和越野活动,儿子徐炜哲也很喜欢运动。对于这次长途徒步,儿子虽然一开始有些抗拒,但最终还是表示愿意挑战一下。他们起初想从青岛往西,走到济南,但儿子觉得经过的地方会更热。在两人的商量下决定沿着海边的地方向连云港出发。

烈日下徒步的徐炜哲。烈日下徒步的徐炜哲。

  儿子第一天就磨破了脚

  第一天父子俩刚走了五公里,儿子的左腿就出现轻微拉伤,脚踝也因为袜子不合适被磨破。两人的装备都是自己准备的,但儿子的准备似乎不够充足。回忆起第一天的徒步,徐炜哲说:“有时候你准备做一些事,但细节就可能让你完成不好,所以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过程中吃到苦头了,学到解决办法并且在下次吸取教训,这才是成长。”

  青岛到连云港近300公里,为了完成这次挑战,他们也做足了准备。烈日下的长途徒步,儿子几次想要放弃,都忍住了,越往后走越是在不断突破。

徐清军和儿子徐炜哲微信运动中步数达到了能显示的最大数——98800。徐清军和儿子徐炜哲微信运动中步数达到了能显示的最大数——98800。

  父子俩走爆了微信记步器

  他们每天都会定一个小目标,出发第三天的目标就是爆表微信运动计步器。徐清军说微信的计步数有最高限额,儿子不相信。为了证明给儿子看,他决定零点出发前往下一站。8月4日零点,父子俩从黄岛隧道口出发,还没到达目的地,微信计步器就停在了最大计步数——98800步上。这一天,父子俩共行走了十万多步,约77公里。

  父子在烈日下行走,一天下来能喝十二三瓶水。走完后他们都很高兴,很有成就感。他们多沿着海边走,有时也沿国道走。两边的树太少,没有树荫,暴露在烈日下只能消耗更多的能量。

徒步第三天,徐清军和儿子徐炜哲的徒步路程与时间。徒步第三天,徐清军和儿子徐炜哲的徒步路程与时间。

  累和痛都是适应的过程,坚持才是硬道理

  前三天为了破纪录,再热再累徐清军都可以忍受。最近两天他反而跟不上孩子,有时候会走不动。从8月5日起,父亲把吃住行交给儿子决定。儿子作为队长,在这个过程中掌握决定权,提前规划路线、订酒店等等,兴趣高涨。

  徐清军的同事纪老师告诉记者:“徐老师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做什么事一定要做好才行。他的孩子快上初三了,他作为父亲,也作为老师,陪孩子徒步远行,可以多陪伴孩子,同时在生活上给孩子更多的锻炼和支持。”

  儿子徐炜哲袒露了这五天以来徒步的感受:“虽然走到一半可能会坚持不住,但再往下走就会好很多。累和痛都是一个适应的过程,运用到生活中也是同样的道理,就是坚持。”

  最后,徐清军说,他们徒步到连云港后,再坐车回来,来回要8-9天。他经常与儿子探讨竞争、挑战的目的是什么?父子来认为,挑战不是为了单纯的尝受苦难,而是为了享受突破的过程。(来源:青岛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