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沂蒙山区的深处,有这样一个遗落在大山怀抱中的古村落——朱家林。随着城市化浪潮的到来,这个300多人的村子还剩下100多人,大部分老房子已经空置,有些已坍塌成为废墟。目睹这种现状,土生土长的临沂人宋娜颇为心痛:“因为朱家林和周围所有的乡村一样,很普通,空心村落,周围什么资源都没有,所以我们希望通过一种新的乡村旅游的形态,与村民共建共享,打造这个乡村生活社区这么一个概念,来做一个开放式的乡村旅游的一个试验,通过这个项目能够带动周围的村庄,同类的村庄一起来发展。”

  2016年,宋娜和她的小伙伴们发起了一场共建共享乡村的实践,并且要把这里打造成国家第一批田园综合体试点项目。项目建设初期,是最艰难的时刻,宋娜要面对一系列的问题:“刚来到这个村子的时候,说实话,很少有比这里更破了的村庄了,因为没有水没有电,到处可能荒草丛生,好多房屋都坍塌了,我们刚来的时候洗澡上厕所都很困难,所以我们也是看到了这种乡村的凋敝之后,也是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田园将无,人归何处?

  “把日子过成诗”是宋娜对于朱家林的美好期许,她要打造的,是以村民为主角的一种新型生活方式。克服了乡村生活的困难,宋娜直接住到村里,从立项到开工建设,她都亲力亲为。2017年,已经怀孕8个月的宋娜还在一线指挥工作。半年多时间过去了,朱家林正在渐渐变成宋娜心中的样子。她告诉记者:“整个朱家林是从2016年开始建设,现在已经是第二年,两年的光阴,我们还将持续3到5年,前面3年基本上整个大框架能够完善,后面5年就是深度做一些细化工作。”

  打造乡村旅游田园综合体,振兴乡村经济不是一个人的努力就能完成的,宋娜希望借此机会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回乡,共同留住乡村记忆。

  “我们即便想回来,但是该如何回来?这是我们很心酸的事情,我们也有好多年轻人在传回不去的故乡。既然大家都对乡村有很深的感情,那么我们年轻人更需要回来搀扶自己的乡村发展,所以我们发起了一个行动,希望搭建一个创客返乡的平台,能够吸引更多的年轻人返乡,能够希望更多的村民返乡,不用再外出打工,也不用跟家庭分离。”宋娜说。

  共建共享 带动青年返乡

  宋娜刚来到朱家林的时候,大部分村民并不明白她要干什么。闭塞的小山村里突然来了一群人,说要改造他们的村庄,老百姓大都持观望态度。一开始,朱家林村的村民对于这些外来者要做的事情大都不理解。随着宋娜和当地政府的一次次动员,他们仿佛可以看到自己村庄美好的未来。而宋娜他们没有让村民们失望。改造不是推倒性地重建,朱家林的建设大部分都是用本村周围的老石匠、老木匠,让他们的传统手艺得到发挥,同时,也给了他们一个不用外出打工就能挣钱的机会。

  朱家林田园综合体建设项目,在山东省14个参与竞争的项目中脱颖而出,成为唯一一个国家级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将连续三年获得财政资金2.1亿。项目的实施,将实现全村劳动力各尽所能的就地就业,通过村集体增收能够实现无劳动能力年老体弱人员的兜底保障,带动村民脱贫致富。朱家林的建设理念也吸引了很多志同道合的设计师返乡,共同为家乡建设出谋划策。宋娜告诉记者:“从2016年开始,陆陆续续的接近有20多位设计师,在这个村子里忙碌,他们大部分都是有着乡村情怀的,而且很多都是从一线城市回来,从上海北京杭州回来他们也是同样的家乡,也是咱沂蒙山区的人,他们也是希望通过自己的才华能够助力乡村发展。”

  设计师沈栎就是其中一员,沈栎从事设计工作已经15年,朱家林建设初期,她受到邀约,作为临沂人的她立刻来到了这里。她对记者说:“因为有感情,感觉是个根,其实我也从小是在农村长大的。第一感觉是比较喜欢,当时邀请的时候还是比较兴奋的,难得有机会能进入这样一个乡村建设,真的是机会,是挺难得的。”

  这些年轻设计师们投身到朱家林的建设中来,把设计变为营造,设计师住到村子里,现场创作,将设计与生活融为一体,这也是朱家林田园综合体所要追求的一种理想。

  隅石建筑设计创始人王鲁刚告诉记者,他们的团队也是被这种理念吸引过来的:“国家对待乡村的这种政策扶持,包括对待回乡创业的平台建立,这块热土吸引着我们,都到朱家林这里来创业设计,把自己的作品留在这边,我也喜欢这边的生活,我们也打算以后在这个地方弄一座房子。”王鲁刚的团队主要负责朱家林的景观设计,他的团队里,也有几位自愿返乡的设计师。陈立保就是其中一员,他放弃了留在北京的机会,返乡投入到朱家林的建设中。他说:“我们就是想把农村改造得环境更好一些,让那些离家的,包括一直在外面打工的那些人,有意向的,有回乡的,这种愿望的,情怀的,能回到家乡。”

  (齐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