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李继远 陈锋 济南报道本报记者 李继远 陈锋 济南报道

  2017年4月7日,山东黄金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其香港子公司收购世界知名黄金生产商巴里克旗下阿根廷贝拉德罗金矿开发商Minera Argentina Gold S.R.L (下称“MAG”)50%股权,交易总价款高达9.6亿美元。

  然而,就在这项收购之前的3月底,贝拉德罗金矿再次发生了氰化物泄漏事件,这是这家金矿18个月内发生的第三次氰化物泄漏事故。受事故影响,金矿所属的圣胡安省政府叫停了金矿业务,当地居民强烈抗议并要求政府关闭贝拉德罗金矿,阿根廷最高法院也曾考虑“彻底”关闭金矿。

  这笔收购已于2017年6月30日完成交割,不过,对于金矿遭到叫停事件并处以罚款以及面临彻底关闭的风险,时隔近一年,山东黄金于2018年3月初披露的2017年年报中却报喜不报忧。

  上海创远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许峰律师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此影响重大的事项不进行披露,山东黄金的行为或涉嫌虚假陈述。

  贝拉德罗金矿业务曾被叫停

  贝拉德罗金矿氰化物泄漏事故发生在2017年3月28日,也就是在山东黄金发布公告披露一周前。

  贝拉德罗金矿是阿根廷最大的金矿之一,事故发生时是这家金矿18个月以来发生的第三起氰化物泄漏事故。

  2015年9月13日,贝拉德罗金矿发生了一百万升氰化物溶液泄漏事故,这是阿根廷历史上发生的最大金矿废液泄漏事故。

  “一个堆浸垫阀门出现了故障,导致含有氰化物的选矿溶液通过一个当时并未关闭的引水渠阀门,泄漏到了附近的一条河道里。”交易报告对2015年的事故披露称。

  MAG公司因此受到了1000万美元的行政处罚。时隔一年左右,贝拉德罗金矿一条氰化物溶液运输管道发生破裂,再次造成环保事故。

  在山东黄金披露的收购报告里,对第三次氰化物泄漏事故也给予了披露。报告称,2017年3月,因输送含金溶液的波纹钢管破裂,导致发生氰化物泄漏事故,报告还表示,政府对此事故的行政处罚决定尚未作出。

  山东黄金对第三次事故的表述显得轻描淡写,但是18个月3次事故,半年一次的频率也激怒了当地居民和政府。

  来自中国驻阿经商参赞处的消息称,事故发生后,圣胡安省政府叫停了金矿业务。当地居民强烈抗议巴里克黄金公司在圣胡安省造成的环境破坏,要求政府关闭贝拉德罗金矿。

  商务部网站的消息称,负责调查贝拉德罗金矿泄漏事件的阿根廷联邦法官Sebastián Casanello表示,鉴于巴里克黄金公司和圣胡安省政府缺乏环境安全管控能力,阿最高法院正在考虑“彻底”关闭贝拉德罗金矿,“贝拉德罗金矿发生的多起环保事故表明,环境安全防护措施全部都失败了。”

  此前,阿根廷环境部部长贝尔格曼已针对巴里克黄金公司提起诉讼,要求其在确保贝拉德罗金矿安全运作前,停止作业。

  涉嫌虚假陈述

  4月9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山东黄金董事会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次事故是在维修含氰化物管道过程中由于操作失误导致了管道破裂,少量溶液流到控制区,“主要原因是管理不到位”。

  “事故发生后,矿山立即启动了应急程序,及时采取了控制措施,并报告给了圣胡安省政府。”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已经对此作出解释。他对着一份文件阅读称,2017年6月15日贝拉德罗金矿取得了圣胡安省政府的解除禁令,“2017年12月对矿山处以280.4872万比索的处罚。”

  这也证实在事故发生后,贝拉德罗金矿的生产运营曾被政府叫停并遭到行政处罚。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山东黄金公告发现,公司并未对此次事故的后续进展进行过任何披露,至于上述人员所称的解释文件又是向谁进行的解释也不得而知,这位工作人员拒绝将该份文件发送给记者。

  斥资近60亿元人民币收购的金矿项目曾遭到关停、被行政处罚并面临彻底关闭的风险,山东黄金竟并未向市场以及投资者进行任何的披露。

  “既然已经被当地政府做出处罚,那么在很大程度上对企业的生产经营和社会公众利益有很大影响,从信息披露的角度看实际也是具有重大影响性的事项,涉事企业应该依法及时作出披露,而如果刻意隐瞒,或者不及时披露,很可能涉嫌虚假陈述,对投资者造成误导。”许峰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公司以在香港设立的香港公司作为交易主体,收购巴里克黄金公司拥有的阿根廷贝拉德罗金矿50%权益,实现了当年并购、当年见效、当年并表。”在3月初山东黄金发布的2017年年报中,公司仍然是报喜不报忧,贝拉德罗金矿后续遭到的叫停、行政处罚以及曾面临的彻底关停的风险,山东黄金均只字未提。

  上述山东黄金董事会办公室工作人员称,此次遭受的处罚均由巴里克承担,不会对山东黄金的利益造成损害。

  山东黄金年报表示,截至2017年底,该矿黄金产量归属山东黄金的部分达到6.49吨。

  此次事故后,山东黄金针对贝拉德罗金矿在安全管理以及风险控制方面进行了哪些改进?未来是否还会因为管理不当的问题产生类似的风险?山东黄金均没有任何解释说明,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贝拉德罗再次发生环保事故,其将面临的关停风险将骤增。

  控制贝拉德罗金矿的风险不仅在于确保60亿人民币的国有资产不打水漂,也将对山东黄金在资本市场的扩展产生重大影响。

  山东黄金在年报中披露称,为强化公司境内外资本运作能力,利用好境内外两个资本市场,启动了公司H股发行并上市工作,于2017年12月28日取得中国证监会受理通知书,并于2018年1月19日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申请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