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1日下午4点多,著名文化学者、观复博物馆创办人马未都发表了一篇微博,展示他收到的一份礼物及3页书信。礼物是两袋产自临沂平邑的民间美食花生参(shēn),书信由平邑县丰阳镇东峨庄村村民赵吉孝所写,他在这封信中除了介绍自己的情况,还恳请马未都推介他们当地的美食花生参,希望这个不为外界所知的特产能够走向市场,带动山区百姓致富。马未都在微博中肯定了花生参的美味,更认可赵吉孝的质朴和毅力。这篇微博发表不到一天,赵吉孝收到订货100多斤,还有人想帮他免费设计商标和包装。

经历创业波折的山村小伙看中了家乡美食经历创业波折的山村小伙看中了家乡美食

  赵吉孝今年37岁,初三还没读完就辍学打工。先到济南蹬三轮车送冷饮,后到东营砖窑厂挣钱,还当过一段时间的货车司机,在老家县城也开过一段时间的桌球厅。

  “打过工,当过小老板,前前后后换了十几个行业吧,都没找对路子。”2015年初,赵吉孝对家乡的花生参产生了想法。花生参是流传在平邑一带的乡间美食,生产自用花生古法榨油的一个环节。

  与别的地方先把花生炒熟再粉碎压榨不同,平邑一带的古法榨油是先把花生粉碎再炒熟榨油。粉碎过的花生炒熟后就是当地人称的花生参,因为当地人把花生叫做果子,花生参也叫果子参。在物产不丰富的年代,花生参是孩子们不可多得的美食。“可以拌上白糖、辣椒面,也可以直接原味吃。”赵吉孝记得大约在8岁时,也是快过年的时节,邻居家到油坊榨油,留了几碗花生参。看到邻居孩子吃花生参嘴角冒着油光,满口喷着香气,眼馋的赵吉孝回家找父母要。9斤花生参大约能榨出3.8斤花生油,在那个年代普通家庭舍不得留出来当零嘴吃掉。尽管家里只有赵吉孝这一个孩子,节俭的父母没有给他留一碗花生参,只好到邻居家要了小半碗给他解馋。

  儿时对美食的向往时不时唤醒赵吉孝味蕾的记忆,他想把这份记忆推广给社会大众,更想让这道不为外人所知的美食给自己和乡亲们带来更富足的生活。

酝酿近3年,终于下决心给马未都写信酝酿近3年,终于下决心给马未都写信

  产生推广花生参的想法之初,赵吉孝并未想清楚该如何具体操作,他一直担心一件事:花生参能不能被大众接受。

  “现在的零食、小吃有百种千样,到超市转一圈都能看花眼,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土得掉渣的花生参。”赵吉孝不敢确定自己的眼光有没有看准,他怕自己从小钟爱的美食在外人眼里压根不值钱。如果能得到权威人士的肯定,那推广花生参这条路就不会有错。

  2014年一次偶然,赵吉孝从电视上看到了马未都的节目,后者风趣、博学、质朴的风格吸引了他,从那一年起赵吉孝成了马未都的铁杆粉丝。2015年,赵吉孝有了推广花生参的想法后,第一个想到的“代言人”就是马未都。

  “想一想又感觉不现实,怕人家没工夫理咱。”给马未都写封信、让他评价花生参的想法在赵吉孝的心底压了近3年。这3年里,他只对妻子说起过,但妻子认为他这个想法太过于异想天开、根本不会有结果。

  半年前,赵吉孝把县城的桌球室转让出去,回家一边打理家里的3亩多耕地,一边琢磨创业的事情。赵吉孝的父母都已年近7旬,劳作了一辈子的两位老人都患有腰腿疼病。虽然自家的经济能力在村里还算不错,但赵吉孝并不满足于现状,他想让父母、妻儿过上更好的生活。同时,如果花生参能走出大山,村邻们也能借着这个美食过上更好的生活。

  2018年2月7日,农历小年前一天,赵吉孝专门炒制了几十斤花生参。这一天,他终于下决心给马未都写信。“我都快40岁的人了,再不动手就真没勇气了。”7日上午,赵吉孝找村支部书记赵岩要了十几张印有村委会名头的信纸。在当地村民的观念里,印有村委会名头的信纸意味着郑重,写证明、签协议等这些认真的事情都得用这样的信纸。晚饭后,赵吉孝花了近3个小时的时间,把打好草稿的信件一笔一划地誊抄到信纸上,第二天连同两小袋花生参一同发快递寄给远在北京的马未都。

订单接踵而来,把花生参做大的想法更加坚定订单接踵而来,把花生参做大的想法更加坚定

  2月11日上午,赵吉孝接到了一个北京号码的来电。“一看属地是北京的,我激动的手都哆嗦。”电话正是为那封信件而来,打电话的是马未都的助理,他告诉赵吉孝,马未都收到了花生参和信件,对花生参和赵吉孝赞赏有加,并委托他征求赵吉孝的意见,能不能把信件在微博上予以公开。

  这意料之外的惊喜让赵吉孝有点不知所措,更让他意外的是,当天下午马未都的微博发出之后,不断有外地陌生人来电或加微信。“有的订货,有的想做代理,还有一家公司要免费给花生参设计商标和包装。”2月12日下午,记者在东峨庄村见到赵吉孝时,他还在不停地接听这类来电、回复信息。相关微博发表不到一天,赵吉孝接到了100多斤的花生参订单。他家里的存货不够,赶紧又联系油坊借用设备加工。

  在赵吉孝的家里,还有一群访客,他们是平邑县扶贫办、丰阳镇政府的工作人员。他们也为赵吉孝的花生参而来,上午的时间里,他们与赵吉孝规划着他的花生参发展之路。

  “加工花生参是个技术活,特别是炒制的火候不好掌握,没个十几年的经验炒不出上好的花生参,我们认为赵吉孝想要做好这个产品,在生产模式上一定要规划周全。”丰阳镇政府副镇长汪运乾同时介绍,花生参的“参”字其实应为“糁”,糁是指谷物碾碎后的渣状形态,因为花生有长生果之称,同时花生糁是带着红衣炒制,营养全面,就被这里的人简化、形象地用人参的“参”字代替了“糁”。

  平邑县扶贫办副主任王超说,赵吉孝的这封信对当地的扶贫工作,特别是电商扶贫中的优质农产品上行提供了借鉴。以赵吉孝所在的东峨庄村为例,这个村子除了粮食作物,只有木材加工这一个产业链条。如果祖辈流传的花生参打开销路,村民们的农产品有更高的附加值,不单是贫困户的脱贫,像赵吉孝这些非贫困户的发家致富、生活质量更上一个台阶就有了更宽广的道路。

  “目前花生参的食用方式和口味比较单一,只有两三种,我们商量着要赶快多开发几个品种。”赵吉孝说,当地扶贫办、镇政府的领导表示会在销售渠道、金融贷款等方面给予扶持,鼓励他带动周围村民创业致富,再加上马未都的肯定,他一定要稳下心思把花生参做好。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