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进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山路,只容得一辆车走。拐进一条蜿蜒曲折的小山路,只容得一辆车走。

  爬上山坡,是沂蒙山区常见的小山村,石屋,石院墙,红瓦,绿树。

  屋前屋后,梧桐树、榆树穿插其中,秃着枝条,寒风凛冽中呼号,

  冬日里站成一个永恒的等候!

  一片红,铺在地上,正午的阳光打在上面,泛着淡淡的光芒,有点儿耀眼。

  红是铺了一地的春联,

  伴随春联的到来。

  新年,真的近了。

  “四时如意,财运亨通”

  “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

  红纸黑字儿,星罗棋布地摆放着。

  一对老夫妇,在忙乱着,用木板压着一叠叠的春联。

起风了,风吹着一幅上联,跑到我的车轮下,起风了,风吹着一幅上联,跑到我的车轮下,

  我停下车,帮老人拾起,放在地摊上的对联里。

  老夫妇是山那边孙祖姚家官庄村的。

  一大早,骑三轮车载着满满的一车春联,

  翻过眼前这座山,来到这个村---沂南县依汶镇清泉峪村,卖春联。

  春联大多是印刷品,老人向我展示了自己写的四个大字联:人寿年丰,

  他说这个“寿”字,是一笔呵成,带着些许的满意感。

见我没有评论,且没有买的迹象,老人有些失望,脸上涌上失落的表情。见我没有评论,且没有买的迹象,老人有些失望,脸上涌上失落的表情。

  他将手中的字,一一叠好,放起来。

  “天冷,冻得老头子拿笔拿不住,

  手哆嗦,抖的厉害,写不好字,没人要,就卖印刷品”,老妇人说。

  我和她们说:到县城卖,卖的快!

  老妇人接过我的话,说:“去年就在县城卖的。上一集,俺去了去年出摊的人民路,

  人家不让出摊卖了,俺就回来,赶孙祖周围的集卖”。

  “俺今天在这个村,明天就是栗沟集,俺一大早就赶去出摊”,

  老人拿着一幅被风吹起的对联,边压起,边说。

  小石巷里,走来一位拿着一包卷着红纸的村民。

  “你早来半个小时,这摊上正热闹呢?十几个人围着摊子,挑选对联买”,

  这个村民见我在拍照,对我说。

他解开捆着一卷的细绳,对卖对联的老夫妇说:“我回家挨个数了一下,他解开捆着一卷的细绳,对卖对联的老夫妇说:“我回家挨个数了一下,

  少了一个屋门上的门单”。

  “少了,就给你补上”,老妇人说着,就给挑了个门单递上。

  风越来越大,吹跑了好几次,好几幅对联,老人追上捡回,一次次的。

  年味儿,在这个山村街巷人家,开始弥漫…

  今早,腊月二十日,沂南县,最低温度零下十一度。

  2018 02 06 13:08 手机拍照于依汶镇清泉峪村 写于卧龙山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