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阳光100小区内,女子窦某被男友臧某砍了七八刀,造成断指、毁容,臧某在郑州投案自首。对于案件的发生:受害人窦某称,因其提议购买婚房,双方发生争吵,臧某就动了杀机;而臧某则说,因女友要其与前妻生育的儿子断绝关系并一再吵闹,才让他恼羞成怒。济南中院经过二审认定,臧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

  案情回顾 女子被男友连砍数刀致大出血

  槐荫区人民法院一审认定,1984年出生的男子臧某,事发前与女子窦某系恋爱关系。证言中,窦某作出陈述:事发时,其对臧某提出让他买房子,准备结婚。其和臧某从2015年7月开始谈恋爱,臧某多次承诺要买房子结婚,但屡次爽约。这次臧某还是让等,二人在客厅内发生争吵。其骂臧某是骗子,臧某上前亲其时,被其不小心咬破嘴。臧某往地上吐了口痰,其让臧某扫,“他不扫,让他走他不走。”

  窦某回忆:争吵中,臧某拽住其衣前领威胁说知道其家庭住址,要把其家人弄死等。其说臧某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这种垃圾的人,死也不会跟他等话。臧某抓住其头发,拿水杯朝其头部砸了几下,又将其头部向餐桌撞去。后来,臧某就拿了刀,并说“我用刀剁死你”。当时其问臧某:“你还真要剁我吗?”说话间她一回头,刀砍到左脸,血不住往外冒,其用右手捂着脸。臧某连续在其头上砍了几下,其倒下后身体一直在流血。臧某去外面洗东西,一会回来打开了煤气,因当天中午做饭时煤气自动断燃,所以他当时打不开。然后,他拿菜刀又朝其后颈部砍了四刀,其用左手挡头时被砍了几下,最后一刀砍到右胳膊上。其站起来往客厅走,让臧某抓紧带其去医院,还来得及。臧某不理会,回卧室拿床被子蒙在其头上,又踹了其一脚。直到臧某锁门离开,其才找到手机报警。

  急救医生证实,进入房间看到女伤者坐在客厅地上,失血较多接近休克状态。面部、右前臂都有刀伤,左手食指和拇指不完全离断。

  二审认定 隐瞒主要犯罪事实错失自首时机

  庭审中,臧某辩称,事发时其喝了酒。事发前,窦某骂骂咧咧的,还要其与前妻生育的儿子断绝关系。其想抱住窦某安抚一下,窦某将其嘴唇和肩膀咬破,其将血吐在地上,窦某让其“舔起来”,并将其要抽的烟抢过去掰断。后窦某跑进厨房想拿菜刀,其将菜刀抢过来,窦某一边用手抓其,一边没有底线的骂他。他用右手持刀砍窦某左脸一刀。当时脑袋很乱,再砍了几刀都记不清了。

  案件一审后,槐荫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臧某8年有期徒刑。臧某不服,提出上诉,济南中院审理后认为,臧某与被害人窦某发生争吵后情绪失控,持菜刀朝窦某头、面、颈部等致命部位砍击数刀,被害人受伤倒地后,臧某置流血不止的伤者于不顾,将房门锁住并带钥匙离开,以致公安人员及急救人员接报警到达现场后打不开房门,耽误施救,上述事实反映出臧某具有杀人的主观故意和客观行为。

  据介绍,臧某及其辩护人提出,藏某主动到案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应构成自首。合议庭评议认为,本案系被害人首先报警,公安机关已掌握了犯罪嫌疑人的信息和犯罪事实。臧某主动投案后,在公安机关的首次供述称不小心把被害人的脸划伤一刀,隐瞒了其犯罪的主观故意及砍击多刀的主要犯罪事实,其后再向已掌握其犯罪事实的公安机关作相应供述,已错失了法定构成自首的时机。故该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近日,济南中院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