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年末,抱着保温杯泡着枸杞水开始集体养生的90后之间忽然刮起一阵“佛系”风,在我们小小的济宁高新区检察院,就有这么一个姑娘,生动诠释了90后的佛系人生,和普通佛系不同的是,人家的佛系生活是开了挂的。

  陈丹

  2007年9月进入山东政法学院法学专业学习,2011年6月大学毕业。

  同年通过公务员招录考试,进入济宁市汶上县人民法院工作,在城郊法庭任书记员;

  2013年任助理审判员;

  2014年1月,通过济宁市市直公务员遴选考试,进入济宁高新区检察院工作,任助理检察员。

  2014年1月至2016年3月,在侦查监督处工作;2016年3月之后,进入公诉处工作;

  2017年,在司法责任制改革过程中,通过考试、测评等环节,进入员额检察官序列。

  总结一下就是,普通人的5岁还在玩泥巴,人家已经进入课堂了。20岁大学毕业开始工作,从最初的法庭书记员用了不到六年的时间成为了山东省最年轻的员额检察官,这一年,她不过26岁。这还不算什么,更厉害的在于她事业家庭兼顾,孩子已经两岁了。

  “最年轻意味着你要通过不断努力来弥补这些差距,并不是什么好事。”

  说起这个省里最年轻的员额检察官头衔,陈丹并不觉得轻松。她说基本上从参加工作以来到最近这两年90后公职人员开始进入系统,就一直冠着各种“最年轻”的名头,在法院刚参加工作时,是最年轻的公务员,被任命为助审后,是最年轻的法官,员额了,自然就成了最年轻的员额。

  陈丹小时候因为父母工作太忙,家里老人也不方便看孩子,5岁就被丢到了小学,上的是农村的小学,不限制年龄。过早进入学校,让她有了比同龄人更为成熟的心理,她明白年龄小并不能带来什么优势与照顾,很多时候反而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勉强与生活打个平手。

  我们只看到她顶着“最”字的光环,却很少想到欲戴王冠,必承其重。“其实最年轻意味着我是员额队伍中最没有经验、办的案子最少、相关社会阅历最少的那一个,意味着要通过不断努力来弥补这些差距,并不是什么好事。”她坦言有压力、才有动力。

  “不把案子搞透,不把报告写好,就觉得过不去自己这一个坎。”

  在检察院工作的这些年,陈丹共计办理审查逮捕案件120余件,审查起诉案件100余件,可以说工作经验是相当丰富的。“我热爱法律,我喜欢办案子,办完一个复杂的案子,送到法院,开完庭,拿到有罪判决,会有成就感。”陈丹在严谨的工作中体会到了人生的真正价值所在,这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开心的事。

  “对待工作,我自认是一个认真负责的人,不论大小案子,我都是拿出百分之百的认真去对待,不把案子搞透,不把报告写好,就觉得过不去自己这一个坎,且不论高大上的公平正义,我觉得办案子首先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拿的这份工资,对得起自己这么多年的求学、工作。荣誉这种东西真的是无所谓。”她笑称自己对工作的这份态度来自于父亲的影响,父亲半生兢兢业业的工作,给她树立了榜样精神。

  “没有什么最难忘,因为永远有新的案子要办。”

  说起办过的这些案子,陈丹并没有侃侃而谈。在她看来,手头上总有办不完的新案子,来不及去回顾上一份成就感。

  说起检察工作中的趣事,她说她办过一个外国人组织偷越国边境的案子,讯问的时候请了翻译,之前发告知的时候没请,因为对自己的英语极不自信,她提前弄好翻译软件翻译了委托辩护人告知书,结果走到看守所,刚磕磕巴巴用英语说了两句,人家把告知书接过去,用中文说了句“律师啊,我请了”。

  新年愿望

  说起新的一年的愿望,陈丹希望工作上受理的案子都能顺利起诉或不起诉、顺利开庭、拿到有罪判决。而对于生活,她希望家人都能身体健康。

  佛系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一种处事境界。

  陈丹的佛系态度已经融进了骨子里,对她来说,所有难事不止自己一个人在经历,别人能过去的坎儿,她也可以。在同事眼中,她遇到再棘手的事也从不急躁抱怨,只管埋头去做,自然有解决的那刻。

  真正的佛系是不争不抢中自然有所得,坦然接受生命里所有的好坏。陈丹作为90后年轻的检察官,在这条检察道路上不追求不疯魔不成活的极致,但求无愧于自己的内心。

  (济宁高新检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