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的蛀虫们被处分了,真是罪有应得,看以后谁还敢动咱们的小麦直补款!”当聊城市高新区许营镇某村三名村干部因违规套取小麦直补款受到党纪处分的消息传到村里时,村民们都拍手叫好。

  2017年5月,聊城市开展侵害群众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专项整治期间,高新区纪工委接到市纪委转办的实名举报信,反映该区某村村委原委员韩某然利用职务之便,虚报冒领小麦直补款。高新区纪工委立即成立调查组进行调查。

  根据举报反映的问题线索,调查组工作人员不仅查实了韩某然的违纪事实,还顺藤摸瓜发现了其与该村党支部原书记、村委会原主任韩某成、另一名村委委员韩某增的共同违纪行为。

  事情要从2005年说起。该村有集体土地100余亩,承包给村民用来种植农作物。2005年,聊城市位山灌区管理处和聊城市检察院机关后勤服务中心分别与该村签订土地租赁合同,租赁村民土地共计38.5亩。当时村委会考虑如果用集体土地与所占村民耕地进行置换,一来可以解决被占地村民无地可种的难题,二来也能给村集体增加些收入。经村委会集体研究,该村进行了土地置换。因为集体土地是沙土地,就分成了二、三等地,二等地每2.5亩集体地换1亩村民耕地,三等地每3亩集体地换1亩村民耕地。

  时间转眼到了2009年,村里虽然有一些集体收入,但应付日常村务支出依然困难。时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主任韩某成与时任村委委员韩某增、韩某然一同商量,思来想去,三人想到了2005年置换给村民的土地。如果把村民的小麦直补面积仍按置换前的上报,相差部分得到的小麦直补款就可以用于村务支出,这样再开展工作就能方便一些。其实三人心里很清楚,这样做不符合规定,但三人将纪律规定抛之脑后,脑门一拍就私自决定下来。多出的小麦直补面积被分别放到三人的近亲属或关系较好的村民名下。2009年,韩某成虚报小麦面积19.6亩,冒领小麦直补款1645.8元;韩某然虚报小麦面积20亩,冒领小麦直补款1679.4元;韩某增虚报小麦面积19亩,冒领小麦直补款1595.4元。

  看着经过一番“辛苦”得到的小麦直补款,三人起了贪心,认为领到这笔钱别人并不知道,干脆装进自己腰包里不愿再拿出来。贪欲一旦突破了防线,就会一发不可收拾。2009至2012年4年间,韩某成等三人共虚报冒领小麦直补款2.43万元,其中韩某成冒领7297.7元、韩某然冒领7711.4元、韩某增冒领9280.3元。冒领的小麦直补款被三人心照不宣的全部用于个人支出。

  “见钱眼开”的贪婪,蒙混过关的侥幸……三人在私欲的驱动下忘乎所以,聚拢起来形成利益共同体,置党纪党规于不顾,时时想着谋取私利,频频套取小麦直补款,不仅侵害群众利益,更让国家的惠农政策大打折扣,影响恶劣。贪欲膨胀,恣意妄为,结局只能是误了前程、丢了幸福。2017年6月,许营镇党委给予韩某增撤销党内职务处分,给予韩某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给予韩某然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收缴三人全部违纪所得。

  (来源:聊城市纪委监察局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