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年危机的话题一直是社会讨论的热点。从最能反映人才市场供求关系的求职和招聘大数据里,中年危机究竟呈现一个怎样的状况?在行业环境发生急剧变化的当下,我们该怎样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

  本篇报道数据来源于齐鲁人才网2017年全年的数据,涉及山东省17市260万企业用户,3050万个人用户,同时结合百度指数关于“中年危机”的全国搜索大数据进行对比分析。

  一线、新一线城市,中年危机感最强

  齐鲁人才网大数据显示,从整体趋势来看,山东省岗位需求量从20岁左右开始迅速攀升,最高峰为26岁,之后呈现缓慢下降,36岁后急跌。与此同时,26岁求职者最多,之后随着年龄增长,求职者活跃度降低。

  齐鲁晚报记者注意到,百度指数中,有关“中年危机”的搜索,在地域性上表现出了和GDP排名高度的相似性。生活在一线城市和新一线城市的人,中年危机感最强。

  与此同时,我们将山东17市各年龄段求职者就业难度指数,与17市2016年GDP排名做关联度分析,显示相关性并不强。一个有意思的反差是,齐鲁人才网大数据分析中,中年人就业难度指数最低(3.45)的青岛,在百度指数中显示对中年危机最为关注(百度指数上山东各市对“中年危机”的搜索排行TOP10为青岛、济南、临沂、潍坊、烟台、淄博、济宁、聊城、菏泽、威海)。

搜索图谱展现复杂社会潜意识搜索图谱展现复杂社会潜意识

  百度指数关于“中年危机”搜索相关性图谱,展示出复杂的社会潜意识。

  我们观察到“90后中年危机”这个词。这是90后乱入70后的群吗?

  90年出生的人,今年已经27岁,奔三的路也步入了冲刺阶段。入职几年,感觉刚刚才摘掉“职场菜鸟”的帽子,然而在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新同事面前,却不知道该不该应一声“前辈”。面对生活的压力,即便是90后,心里也悄然住进了一个“苍老的灵魂”。其实,“怕老”并不是90后才会得的病,每个时代都会存在这样的危机意识。

  48岁挣的不如19岁的

  这张图显示,一个人如果能够安全平稳度过职业生涯的话,从19岁开始到40岁左右,其岗位薪酬始终在平稳增长,40岁到43岁为平稳期,45岁达到职业薪酬高峰期;45岁以后,岗位薪酬急剧下跌,48岁的岗位薪酬已经不及19岁时的薪酬了。

  这个年龄段人群正是家庭顶梁柱,如果不能在这之前达到收支平衡,或者劳务收入占比过大,或者收入构成单一,之后受杠杆作用影响,收入下降的同时支出上升,造成资金缺口快速加大。如何“去杠杆化”,防止未来家庭经济出现风险,是中年人的现实命题。

  网游行业最不稳定程序员也是青春饭

  齐鲁人才网的大数据分析显示,2017年,山东省各行业平均跳槽年限是2.82年,人才流动频繁的10大行业中,网络游戏居首,互联网/电子商务排第三名。

  而在互联网行业,裁员更是屡见不鲜。欧建新所在的程序员岗位,无休止加班是常见现象,导致程序员这种脑力劳动者变相演化为吃青春饭的体力劳动者。这种情况下,42岁的欧建新在这一岗位毫无优势可言。

  今年2月,华为内网社区一个帖子显示,华为开始清理中国区34岁以上员工。有知乎网友确认了这一行动。

  如果这个消息确凿无误,那么以24岁进华为来算,部分华为人的职业生涯最多为10年,程序员可能最多会达到16年。

  欧建新本科就读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研究生毕业于南开大学,曾在华为工作8年,在中兴工作6年。

  2017年,欧建新所在通信行业进入寒冬模式。1月份,中兴计划裁员3000名员工,裁员人数约占整个公司的5%。中兴通讯的手机事业部将有超过20%员工遭解雇。

  很多大幅裁员的企业,本身是因为整个行业发生了急剧变化。以汽车行业而言,未来新能源汽车将颠覆传统汽车,这意味着那些钻研了几十年的发动机工程师将面临全面下岗――你研究了几百年燃油发动机,最后发现,新能源电动车根本不用这个,还跑得比你快。

  这个月,在济南举行的潍柴集团收入突破两千亿发布会上,潍柴集团董事长谭旭光向记者表达了“危机被繁荣掩盖”的担忧。潍柴最核心业务是柴油发动机,而汽车以及零部件产业在工业智能化与能源交替的叠加作用下,面临的是一场完全颠覆。为此,谭旭光计划投资500亿布局新能源业务。

  对此,齐鲁人才网CEO吴强表示,在行业快速变化的状态下,一定要摈弃当“螺丝钉”的传统思维。选择一份工作时最好要具有投资人的意识,要考虑到未来行业趋势。选择平台前最好先调研下行业趋势。但不论选择什么样的平台,首先是让自己保持竞争力,形成终身学习的习惯,才能在职场生涯中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