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网12月26日讯 2000年,临沂退休教师徐新军承包了700亩荒山,和老伴在山里搭了一个茅草屋,在大山里扎了根。

  这一干便是17年。

  一开始,有村民对他们的行为不是很理解。“退休教师,拿着稳定的退休金,何苦跑到这大山之中种树?”

  徐新军告诉闪电新闻记者,“有人说山里来了徐大傻子,但我栽树上瘾”。

  在他看来,栽一棵树心里就高兴,看着树一长一结果实心里就舒服。

或许,他栽的是树,更是他的梦想与坚守。或许,他栽的是树,更是他的梦想与坚守。

  在17年里,徐新军和老伴承包了3000亩荒山,拦山蓄水、植树造林,开山修路、架线通电……

  徐新军把一辈子的积蓄都投在荒山造林,却舍不得为自己多花一分钱。没日没夜的辛劳工作,徐新军的身体越来越差。2015年,徐新军被查出胸骨癌变,经历了17次化疗,现在还需要每天打针。靠着对大山的执念,徐新军依然顽强坚持着……

  时间白了他的头发,也绿了他坚守的这座大山。

  对此,徐新军从没有过后悔:“我的梦想就是把这里全部栽上树,使完自己浑身最后一点力气,到达终点线”。

  (闪电新闻 临沂台 李士银 兰陵台 魏磊 编辑 张光磊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