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后的王俐,把大多数时间都给了曲水亭街15号的老院儿。这座始建于清末的泉水庭院,是目前济南残存不多的徽派建筑之一,院中有一眼从未干枯过的“佐泉”。自王俐的祖父辈开始,已有五代人生活于此,这里也养育了包括其祖父在内的6个北京大学“才子”。

  现在,曲水亭街15号住着的是王俐等第三代的兄弟姊妹及其后辈。王俐也是民俗文化和曲水亭老街的志愿讲解员,她大多数时间都会在老院烧上一壶泉水,泡上香茶,跟走进的游客们一遍遍讲述着她家的泉水、家族还有这所老院儿的故事。

  百年传承

  徽派建筑保存完整,见证老济南历史

  近百年过去了,王家老院的门牌号由曲水亭街7号变成了15号,曲水河畔的影壁墙和大门也在解放初期拓宽马路时被拆除,青石板路也剩得不多了。“但在我家的四合院里,还是原汁原味的老济南味儿。”11月7日,记者见到王俐时,她欣快地说着。

  “客人来家里,我都会先让他看这张照片,这是80多年前一个外国人拍的”,王俐将记者引向北厢房,指着桌上一张泛黄的陈列照片说。照片里,曲水河边蹲坐着几个正在浣衣的妇人,照片左上角的影壁墙后就是如今曲水亭街15号的大门。“这些洗衣服的人中还有我奶奶,只是现在影壁墙已经没有了”,王俐陷入了回忆:“那时候我们家的庭院是整条街上最大的,曲水河的东岸西岸一样宽,院子的大门比现在离着河更近,出了门就能捕鱼捉虾。”

此时的曲水亭街,老院外面的青石板路已不复存在,浣衣的人们更是被一拨又一拨的游客取代。此时的曲水亭街,老院外面的青石板路已不复存在,浣衣的人们更是被一拨又一拨的游客取代。

  对于老院的一切,王俐如数家珍。据她说,老院儿屋邸始建于清末,共有15间房,框架式砖木结构,三进院落。“但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卖掉了一部分院落,还剩现在保存相对完好的老院了。”在王俐的指引下,还能看到西厢房保留完好的元宝屋脊(俗称蝎子尾)、榆木梁、杉木檀、土坯墙、嵌入墙体的青砖佛龛以及呱嗒嘴儿冰花窗户,正房前出厦设计,厦下有廊,四梁八柱,共有书屋、东西厢房和耳房。在北面的房子上,还建有三叠双凤眼马头墙以及青砖垒的老烟囱。“像保存这么完整的徽派建筑,济南现在已经不多见了。”王俐有点惋惜地补充说。

  这座曲水亭街15号老院有不少见证历史的痕迹,比如其北厢房墙上至今仍隐约可见的枪眼,那是解放济南时留下的。“这墙体有50公分厚,解放济南的时候,我们全家就躲在这儿。”王俐指着墙后房间的隐蔽角落说。

  “佐泉”叮咚

  泉水普查中得名,入选申遗目录

  让王俐津津乐道的,除了自家这处已有近百年历史的老院儿,还有院里那口名唤“佐泉”的泉眼。“我们家夏天从来不用冰箱,想喝冰镇绿豆汤,吃冰镇西瓜,就搁井里放一会儿,再拿出来就清凉可口了。”王俐呵呵笑道。

  来到标注着“佐泉”二字的井台上,王俐麻利地顺下一个木制绑绳水桶,弯腰摆臂提水,一气呵成。“全年恒温18度,从来没有干枯过,之前赶上雨季水位上升的时候,蹲在边上拿舀子就能够到泉水。”随后,王俐把泉水加热泡茶,“尝尝是不是和外边的不一样。”

  据王俐介绍,老院儿的这口泉本没有名字,在2011年济南市泉水普查时上报,通过征名认证后,这口无名泉被确名为“佐泉”。“在古代君王左边是文臣,称之为佐,”而王俐家这口泉正是天圆地方,“最初的老井口是方的,下面的井是圆的。”2013年,曲水亭街经过政府保泉工程的修缮,王俐家的老院更是直接的受益者,“现在的(泉水)井台就是后来修建的。”

  今年9月,济南正式启动“泉·城文化景观”申遗。在公布的89处遗产要素中,有9处极具泉城特色的泉水宅院,王俐家的曲水亭街15号老院儿便是其中之一。

  王俐把这些连同老院的老房契、老物件、老照片一起珍藏并讲解展示,前来串门参观的游客也是络绎不绝。

  老院“传奇”

  祖父是清末进士,一门六出北大才子

  最让王俐自豪的,除了老院、泉水,再就是自家的先辈们。2003年,王俐在父亲去世后偶然在档案馆发现了他的亲笔自传,这才知道了老宅的来历以及先辈们的事迹。目前,王俐把父亲的自传和父亲王宝琛、爷爷王秀岑的档案事迹都复印了回来,放在专门的蓝色档案夹里,“一门六出北大才子”的老院故事也自此传开。

  资料显示,王俐祖父王秀岑是清末进士,毕业于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前身),官至四品,民国9年至12年,任湖北省长阳县县长(《湖北长阳县至》)。县志记载,王秀岑在任职期间,对长阳县的邮政、教育、商贸等方面都作出了贡献,还平定了两次武装叛乱。3年后,王秀岑出任山东大学历史系教育科主任,全家搬迁至济南。因喜爱曲水河的流水潺潺,他便购买了曲水亭街15号这处宅院,安家于此,王家自此与泉水结下了百年情缘。

  王俐的父亲是1945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在济南电厂任工程师。据王俐回忆,她父亲是一个很低调的人,老人去世后,其单位领导的悼词才让她进一步了解了父亲:“1948年我军攻克济南府后,王宝琛带领电厂的几百名技术工人,抢修因战争破坏的电力基础设施,夜以继日奋战一个多月,才让济南恢复基本供电。”

  王俐回忆,她的祖父祖母于1937年的7、8月先后离世,他的父亲是由大30岁的姐姐,也就是王俐的姑姑抚养成人。王俐姑姑还有4个孩子,在她的教育下,包括王俐父亲在内的5人都先后考进了北京大学。遗憾的是,在王俐很小的时候,她的姑姑就去世,所以她姑姑如何教育5人都考上北大的事情并不为她所熟知。只知道,他们中有的曾参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发,有的曾投身革命,但至今大多都已故去。

  2013年国庆节,王俐的女儿也在曲水亭街15号的老院出嫁了。“婚礼就在这个院里举办的,完全按照老济南的风俗,外面都摆设好,父母上座,吃水饺、磕头,喜庆得很。”王俐回忆,“老院儿会在我们王家人的手里,一代一代传下去的。”

  说话间,老院又走进了好奇的游客,王俐麻利地起身,取水沏茶,邀客上座,对老院人、物、故事的讲述再次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