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网11月10日讯 每年的秋季,是候鸟从北方到南方过冬的季节,也被称为候鸟迁徙。这个时候在一些迁徙地,会有大量的候鸟在空中飞翔,非常壮观。这样的美景不仅吸引了很多摄影爱好者,同时也让一些不法分子看到了发财的捷径。

候鸟迁徙 遇上“拦路虎”候鸟迁徙 遇上“拦路虎”

  这些本来应该自由飞翔的候鸟,有的被人端上了餐桌,有的被人用笼子圈养。我国三条主要的候鸟迁徙路线中,其中一条就经过烟台长岛县。为了保证候鸟的安全,每年的迁徙季,都有一群人在为候鸟保驾护航。

  烟台市长岛县森林公安局刑事治安科副科长张恩健说:“我们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全县分了好几个中队,我们这个中队就分管这一片,这一片主要就是有两个经常下网的地方,因为这个地方是个制高点,然后我们就在这先看看有没有网。”

  张警官告诉记者,捕鸟人会在树林间拉起一张大网,把过往的鸟儿拦下并且缠住。他们每天的任务,就是在山上进行巡逻,拆除这些拦路虎。

拦路“巨网” 连虫子都飞不过去拦路“巨网” 连虫子都飞不过去

  在山上巡逻了大约2个多小时后,民警在一处非常隐蔽的地方发现了一张拉起的大网。

  烟台市长岛县森林公安局协管员朱年成说:“这种网一般都在林子中间放,这种网眼非常细,这种一般虫子上去都出不来,鸟更出不来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张网放置的时间并不长,还没有鸟儿被困。这种隐蔽的网具,如果发现不及时,就会成为候鸟杀手。

  朱年成告诉记者:“我们如果发现网上有鸟的话,我们第一时间看看鸟是死是活,如果是活的话,我们会第一时间进行救助和放生。”  

  民警对这些非法的网具进行了拆除,并且带回队中进行焚烧处理。

  这些布置的网具都非常隐蔽,寻找起来特别费劲。而捕鸟人也很警惕,行踪不好掌握。咱们常说,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为了打击非法捕鸟的行为,也得从销售这头严查。今年迁徙季,当地的森林公安就通过一个冰柜,破获了一起非法捕鸟的刑事案件。

“冰柜藏鸟” 牵出偷捕“黑手”“冰柜藏鸟” 牵出偷捕“黑手”

  民警通过走访巡逻,发现范某有捕鸟、训鸟的嫌疑。经过多方查证,在范某家中发现活体鸟3只,在冰柜里发现冰冻鸟类死体6只,其中5只是雀鹰,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1只是红脚鸮,同样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随后,在范某的指认下,民警上山收缴了范某的作案工具。

  我国刑法对非法捕猎、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行为,有着严格的处罚标准,犯罪嫌疑人范某也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等待进一步的处理。为了清网护鸟、打击非法捕猎,民警们每天都要在山中进行摸排和检查。

  烟台市长岛县森林公安局民警范先涛介绍:“这些下网的,一般早上早,都是两三点钟,我们一般都是四点以前,我们都要上山,四五点钟,正好是鸟类迁徙时期,我们都要堵住他们。”

守护候鸟者 一干就是三十年守护候鸟者 一干就是三十年

  今年已经54岁的范先涛,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已经干了30多年,和非法捕鸟人员斗智斗勇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巡逻间隙,范先涛给记者讲起了他和鸟儿的故事。

  范先涛介绍:“10年以前吧,在长岛这个山上,看见一个苍鹰,让网把腿缠住了,拿剪子,把那个线都剪断,一放飞,不愿意走,在天空还盘旋好几圈,好像是感谢咱的意思。”

  范先涛告诉记者,虽然还有几年他就要退休了,但他会一直把候鸟保护的工作继续下去。他说现在提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他们的工作就是保护长岛的环境,让子孙后代们也能看见鸟类迁徙,还一个自然美好的环境。

  除了清网护鸟、打击非法捕猎,还有很多人在用自己的方式为鸟类保驾护航。爱护鸟类,还应该从了解鸟类、熟悉鸟类开始。接下来要说的这位,同样是候鸟的守护者,不过他的方式不太一样。

环志:给候鸟带上“身份证”环志:给候鸟带上“身份证”

  范强军是长岛县候鸟保护环志中心站的工作人员,从事候鸟保护已经有30多年了。每年的这个季节,他都要对途径长岛的候鸟进行环志,这也是他一年中最忙的时候。

  范强军说:“环志就是用国际通用的一种金属环,你看我手里拿着的这只鸟,根据它的腿的粗细,佩戴它合适的环,佩戴在小腿部位,下一步干什么呢,下一步开始记录。”

  每一个金属环上都有一个唯一的编号,把金属环佩戴好以后,将金属环的型号、编号以及候鸟的种类、雌雄、年龄进行登记,然后把信息汇总到全国鸟类环志中心。

  范强军介绍:“他们把我们每一只鸟的信息,进行电脑输入、存档 。这个鸟就和人上户口是一样的,它就有身份了。”

  佩戴金属环的候鸟可能会在全球各地被其他环志站发现。一旦回收,专家们就可以通过这些数据,判断候鸟的迁徙路径、飞行距离、飞行高度、寿命以及适宜生存的环境。

  范强军告诉记者:“今年我们环志,利用36天的时间,环志各种鸟类达到4000多只。所以说,我们通过环志可以看出来,现在我们长岛的生态环境确实好了。” 

捕鸟者到护鸟者的转变捕鸟者到护鸟者的转变

  记录并见证着,范强军的这项工作,对保护候鸟有很大的作用。但在30年以前,他却和候鸟保护扯不上半点关系。

  范强军告诉记者:“这个地方可以说是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鸟也是老百姓餐桌上的一样美食。小的时间,和大人赶个热闹,大人上山去捕个鸟啊,小孩在后面跟着。”

  上山捕鸟不仅可以改善家里的饮食,还可以将补到的鸟换成钱来贴补家用。

  范强军说从1982年,长岛被山东省命名为省级自然保护区,就是要求长岛,整个一个县,禁止捕鸟。1988年,长岛被提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野生动物保护法》也在同一年制定。范强军也是在这个时候,完成了从捕鸟者到爱鸟者的转变。

  范强军说:“应该说我一生,从害鸟,说句不好听的,捕鸟,到爱鸟,到护鸟,到一个鸟类科研人员。这个过程,我是延续下来了,我总觉得,爱鸟,护鸟,搞好鸟类保护和宣传,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我还要传帮带,要把我所了解的,把我所掌握的,鸟类的知识,要继续的传下去。”

  让我们向每一个投身于候鸟保护、环境保护的工作人员致敬,正是有着他们每天辛苦的付出,我们才能看见更多的鸟儿在天空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