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6日,回到资阳上班的亓先生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父亲“投资”的6万元几乎拿不回来了,但好歹救出了陷入传销的父亲。

  10多天前,在得知山东老家的父亲带走家中大半积蓄南下“投资”后,意识到父亲可能被骗的他,只身前往广西北海,发现父亲疑陷入南派传销,正做着“1040阳光工程”赚钱1040万元的发财梦。

  卧底听课后,他对父亲进行“反洗脑”,最终浇灭父亲那不可能实现的发财梦,成功救出父亲。

在疑似南派传销窝点,“老师”正上课。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在疑似南派传销窝点,“老师”正上课。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母亲来电: 父亲拿走家中积蓄去“投资” ,可能被骗了

  今年25岁的亓先生在资阳工作。10月24日,他突然接到山东莱芜老家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有些着急地告诉他,父亲外出打工后,10月中旬突然回家,并在3天前将家中近7万元积蓄带走,称拿去“投资”。

  亓先生说,此前,58岁的父亲亓某曾在山东、河北、福建等地打工10多年,从事焊工、铸件打磨等工作,每月工资三四千元。今年夏天,由于打工所在的企业不景气,父亲回到莱芜乡下老家。

  仔细询问母亲后,亓先生了解到,父亲在老家待了几个月没活干,9月底,在外“打工”的邻居邀他到广西一个城市,称那儿有“活路”。很快,父亲前往邻居所在的城市,半个月左右后回家拿钱。“这次回家,我爸只说拿去‘投资’,还念叨说可以挣上千万。这让我妈越想越怀,她觉得我爸被骗了,但她也拿不准,才给我打的电话。”亓先生说。

  亓某的妻子吴某回忆,丈夫第一次南下时,只说是去做工程的活儿,每天200元。但丈夫第二次回家,却坚持要把近7万元拿走,称可以赚上千万,这让她觉得太不靠谱。几次劝阻丈夫均没成功,丈夫还是坚持把钱拿走了。丈夫第二次离开家后,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想着留给儿子结婚用的积蓄都被丈夫不明不白拿走,很可能拿不回来了,一时愁得直接进了医院。

  “在医院时,我给儿子打电话,让他别指望家里了,以后过上好日子都得靠他自己了。儿子听到这话,便问家里出了什么事,我这才告诉他钱都被丈夫拿走的事情。”吴某说。

  10月24日晚,亓先生立刻给父亲打电话了解情况。“但父亲支支吾吾的,只说在那边有个活路。”亓先生说,这让他十分怀疑,他也意识到父亲很可能被骗了。电话中,他便以自己缺钱为由,让父亲将钱转给自己,但父亲最初还不太愿意。直到第二天,父亲才给他转款1万元。“我当时是想尽量挽回点损失,但父亲却只转了1万块给我。”

  11月7日,亓某在接受采访时称,9月底,邻居打电话称有一个广西建筑工地的活,工钱每天200元。9月27日,他便带着600多元去了广西北海。到北海后,他去了邻居的出租房,刚换上工装准备到工地干活,邻居却告诉他先不干活,反而带他四处到别人家里听课。“每次三五个人一起听课,给我们讲‘1040工程’。他们说这是国家大力扶持的项目,现在为国家工程投入1块钱,日后收入就是6至8块钱,只要每人投入7万元,到2019年国家把这个政策立法后,每人将收益1040万元。”亓某称,讲课老师让他尽快打钱抢占先机,因为交钱后的第二个月5日至10日期间就会返还2万元作为生活费,此后找到第一个人来投资时还能得到6300元返点,以后每找一个人投资都有数额不等的返点。“这期间,我的吃住都是邻居包了,他们还把我的500元路费报销了。”

  亓某称,听课大半个月后,他并不知道这是传销,而是听信了授课内容。10月17日,亓某回到家中,第三天便拿出自己靠打工积攒多年的6.9万元积蓄,再加上邻居给他添上的1000元,全部通过当地农商银行汇入一张银行卡。这张银行卡是他在北海时,传销点的人带他去银行以他的名字开的户,但银行卡由传销点保管,密码也告知了对方。“相当于钱汇入账户后,便全部归为传销点所有。”亓某说,而这些,在被救出前,他并未告诉家人。

在疑似南派传销窝点,“老师”正在给学员洗脑。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在疑似南派传销窝点,“老师”正在给学员洗脑。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只身寻父:
  辗转多地找到父亲,疑似陷入南派传销

  意识到父亲很可能被骗,亓先生的当务之急是找到父亲,劝说父亲尽快回家。“但我刚给他打电话时,他却只说在南方有个活路,并不愿意告诉我他具体在哪个城市。”亓先生说。

  为了寻找父亲,亓先生向单位请了假,母亲也发来一张父亲10月中旬回家时所乘大巴的名片。名片信息显示,父亲是乘坐广东阳江往返山东济南的大巴回家的。“我怀疑他在阳江,但我多次打电话给他后,他又说自己在湛江。”对此,亓先生不太相信,他决定先飞到广东再做打算。“他不愿意说,我也不能逼得太急了,只是给他说想去他工作的地方看看。”

  当时,亓先生并不知道,父亲是被人盯住的。11月7日,亓某回忆称,当时,他告诉对方,儿子想来看看他工作的地方,干活辛不辛苦。但传销的人开始并不同意,后来在他的坚持下,同意让他儿子来,但他不能告诉儿子具体地方。而且,传销点的人一直跟在他身边,不允许他随便打电话、发短信。

  10月27日,亓先生从资阳出发,第二天便到了珠海。但当时,父亲仍不说自己到底在哪个城市,他只能先去阳江。和父亲多次联系,父亲才说自己在广西南宁,有人陪着父亲到南宁接他。“我当时越来越怀疑了,但不敢打草惊蛇。”亓先生说,为此,他乘坐大巴从阳江去了南宁,然后打的去南宁机场,假装自己是乘坐飞机到的南宁。到南宁机场时,已是凌晨1时许,他见到了父亲,也见到了邻居。

  亓某表示,当时,他看儿子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他在哪里,就偷偷让他到南宁机场,他花了300元打车到机场去接的他,身边还有邻居跟着。

  在机场等着天亮后,亓先生又被父亲和邻居带到北海。“中午到了北海,他发现父亲和邻居住在一起,住宿条件还不错。但当时,我都没问父亲他们到底在做什么投资,因为怕他们警惕起来。”亓先生说,当天下午,他便被邻居和一个中间人带去听课,父亲当时也在场。

  亓先生称,10月29日下午,他听了两堂课。第一堂课是一个女子讲“国家政策”和北海的经济发展等。“但我发现,他们给我看的很多视频和图片都是剪辑拼接和PS过的,目的是为了曲解用意。”亓先生说,而第二堂课,却是给他讲“1040阳光工程”,如何投入6.98万元,收益1040万元。“这个我一听,就知道父亲是被骗入传销了,他们这种叫南派传销。”

  卧底听课:
  他“反洗脑”父亲,两人最终一起离开

  发现父亲疑陷入南派传销后,亓先生并未声张,而是决定卧底听课。他说,之所以这样,一方面是为了搜集证据举报这一窝点,另一方面是为了找出更多破绽,解救父亲。“因为父亲被洗脑后,相信了他们,所以我要对他进行反洗脑,才能让他清醒过来。”

  第二天,亓先生又去听了4节课,并偷偷拍下一些视频和图片资料。亓先生提供的视频和图片资料中,除了讲授一些所谓的“国家政策”、“赚上千万”外,还有如何几何倍将6.98万元变为1040万元。“我听了后明白,他们就是让被骗者交了钱后,不断发展下线,然后返点。但真交了钱,根本不可能拿到那些钱。”亓先生说,听了后,他便指出对方是传销,当晚也向父亲和老乡摊牌。

  亓某也说,儿子听了几次课,觉得不对劲,当着讲课人的面说他们是传销,说国家没有这个政策。“对方反问我儿子,你怎么知道这是假的?他们争论了一会儿,但都没能说服我儿子。我儿子也反复地跟我讲,这是传销,打着国家的旗号,都是骗人的勾当,不会拿回来1000万的。希望我不要再找老家的人来,不要害了别人。”

  亓先生说,最初,父亲根本不相信他。随后的两三天,他就传销组织讲解的“国家政策”,从网上搜出对应的真实新闻报道,仔细给父亲讲解哪些内容被曲解了。“通过两天的反洗脑,父亲总算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儿子给我讲了后,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加上此前传销点一直不让他告诉儿子真实地点,也不让对儿子说实话,我慢慢觉察到有问题。”亓某说,在被儿子说服后,他答应儿子回老家。传销组织知道他们要离开后,并没有阻拦。当时,他仍希望过了11月10日再走,因为对方答应他,可以在11月5日至10日间返还他2万元,但儿子坚决不同意,他们在11月4日离开了北海。

  亓先生说,离开北海前,传销组织答应退款,但仅让他们写了一个退款申请,他觉得这6万元根本要不回来了。“当时,父亲还抱有一丝希望。但离开前一天,我带他去了银滩,当地有广播正在宣传各种反传销的内容,父亲听了半小时后,总算意识到钱基本要不回来了。”

  “目前,除了骗我父亲去的那个邻居,我还有一个老乡也被骗进去了,他们都还在北海。”亓先生说,南派传销就是靠洗脑,迷惑人做着不着边际的上千万的发财梦。

  回到山东老家,回想起这段经历,亓某终于醒悟,自己确实陷入了传销窝。“真后悔,当初轻信了他们那套唬人的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