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娟和自己的儿子在做涂色训练。 本报记者 李岩松 摄李娟和自己的儿子在做涂色训练。 本报记者 李岩松 摄
为了节省开支,李娟每天都要自己动手为孩子们和老师做午饭。本报记者李岩松摄为了节省开支,李娟每天都要自己动手为孩子们和老师做午饭。本报记者李岩松摄

  免费教了两个月孩子会喊妈妈了

  4日上午10点多,在一对一的小教室里,李娟正在对自闭症患儿洋洋进行康复训练。“来,乖宝贝,拿着笔把这三个点连起来。”虽然手里握着一支笔,但洋洋却一直不停昂着小脑袋,大大的眼睛随处张望,任凭李娟怎样哄劝,洋洋的眼神始终与李娟毫无交流。

  “来,宝贝,听老师的话,咱把这三个点连起来。”大手紧紧握住小手,洋洋手中的笔才落在纸页上,七扭八歪连成了三道线。“宝贝,真棒!”完成一个三角形后,李娟向洋洋竖起了大拇指,而洋洋立即挣脱李娟的怀抱,自己一人跑去了窗台边。

  这个还有两个月就满6岁的漂亮小男孩在3岁半的时候被确诊为自闭症,家人卖掉了房子,为了给洋洋做康复训练到处奔波。今年10月份,听说李娟开了一家康复中心,洋洋妈妈二话不说,在康复中心附近租了房子,把孩子带了过来。“我们有一个自闭症儿童的家长群,都听说过李老师的故事,她开康复中心,大家都信得过,就奔着她来了。”来了康复中心不到两个月,洋洋不仅可以给图形涂色,还叫了一声妈妈,这可把洋洋妈妈高兴坏了。“这一句妈妈我等了好多年。”来了两个月,洋洋不仅进步了,康复中心还没收一分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