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山东法院发布2021年商事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大众报业·海报新闻·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李金珊 济南报道

  2022年1月19日下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庭长徐清霜向社会通报2021年商事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徐清霜在会上介绍,2021年,山东法院充分发挥商事审判职能作用,引导各商事主体依法诚信经营,为经济稳定健康发展提供司法保障。近期,山东省法院评选了2021年商事审判10大典型案例,这些案例覆盖面广,既包括《民法典》新确立原则的应用、证券与期货交易纠纷裁判规则等新类型纠纷裁判规则与新法律适用问题,又涵盖担保效力、公司股权等商事活动常见领域法律问题,客观反映了山东法院服务全省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的工作常态。

  此次公布的2021年商事审判十大典型案例中,第一类案例是全国首例新三板挂牌公司在定向增发过程中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损害赔偿系列案件。新三板类纠纷属于新型金融纠纷,尚无明确法律依据予以规制。山东高院充分发挥司法审判在新三板市场中的引导作用,依据新三板市场特点和法律原则,明确了新三板市场证券虚假陈述相关责任人的归责标准,既严惩了证券市场信息造假者,充分保护了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又明确了独立董事民事责任的合理限度,体现了司法对金融市场行为的价值引导和规范作用。

  第二类案例是引导各商事主体在合同履行中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在《民法典》实施的一年里,山东法院积极引导各商事主体将“绿色原则”作为基本行为准则,促进全省经济健康、可持续发展。在某新能源公司诉某集团合同纠纷案中,虽然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已经成就,但解除合同严重违背“绿色原则”,导致资源的极大浪费,法院综合考量合同的履行情况、违约程度以及对合同目的的影响等因素,以《民法典》“绿色原则”条款为依据,对守约方的合同解除权予以适当限制。

  第三类案例是从实质上保护金融消费者合法权益。在金融活动中,金融消费者的信息获取渠道与准确程度过度依赖卖方机构的告知行为,合法权益易受侵害,应当依法予以保护。在曹某诉某银行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中,法院根据相关证据,认定卖方机构在向金融消费者推介、销售高风险金融产品的过程中未能充分履行了解客户、了解产品、将适当产品销售给适合金融消费者等义务,判决卖方机构应当承担相应赔偿责任,既为卖方机构责任认定提供司法标准,也为“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金融活动行为标准提供了参考依据。

  第四类案例是注重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金融稳,经济稳。山东法院严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司法底线,切实在案件审判中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在王某诉宁夏某公司合同纠纷案中,法院以期货交易自有的特殊金融与风险属性为出发点,认定在未经批准设立的交易场所开展期货交易行为系损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极易诱发金融风险,由此认定涉案期货交易合同无效。

  第五类案例是强化各商事主体契约意识。经营之道,诚信为本。强化商事主体契约精神,鼓励诚信履约,是商事审判的重要目标。在某建设有限公司诉某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中,法院以目标项目竞标过程为依据,认定竞标人根据挂牌出让公告竞标并签订的相关合同系预约合同,合同各方均应诚信履行,当合同相对方违约时,竞标人有权请求其承担相应责任。

  第六类案例是严格执行企业产权保护司法政策。强化产权保护,是营造法治化营商环境的必然要求。准确界定产权关系,也是司法审判的重要内容。在本溪市某开发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诉淄博某商贸有限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案中,法院认定强制执行的财产应当以被执行人的责任财产为限,对被执行人账户内因特殊事由设立的专项资金,因其自身没有控制支配权,不能认定账户内款项为被执行人的责任财产,从而合理划定了企业产权保护范围。

  第七类案例是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涉及2件典型案例。公司是最重要的市场主体,《公司法》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的基础性法律。山东法院以《公司法》修订为契机,充分、平等保护公司、股东、债权人等各主体的合法权利。第1件案例系充分保护股东合法权益。在济南某资产公司诉山东某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案中,法院依法划定了发起人对出资不实股东的连带责任与发起人自身对公司补足出资或返还出资义务之间的界限,并认定对于连带责任的承担已履行出资义务的发起人享有诉讼时效抗辩权利。第2件案例系充分尊重股东会决议的自治效力。在青岛某公司诉日照某公司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案中,法院认定注入公司账户的资金只有经过有效的股东会决议之后才可成为公司注册资本并产生对公司内部股东的约束力,并结合涉案资金的实际用途作出判决。

  第八类案例是与担保有关的纠纷。涉及2件典型案例。担保行为是商事领域较为常见的商事增信行为,但担保类纠纷中的新问题屡屡出现。第1件案例系依法保护破产程序中债权人的担保权利。在某银行诉青岛某投资公司抵押合同纠纷案中,借款人进入重整程序,而担保人消极申请破产债权,法院在查明事实的情况下,坚持适用诚实信用和平等保护的原则,保护积极履行申报义务的债权人合法权利,认定担保人应履行担保义务。第2件案例系结合行业规范对法律原则规定予以解释适用认定保证合同效力。在某银行诉日照某置业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案中,法院查明房产开发商与合作银行之间存在楼盘按揭贷款合作协议,房产开发商为自己开发房产的购房人在合作银行贷款提供阶段性保证的担保行为属于行业通行做法,属于为自身利益提供担保,不损害公司及股东利益,不应以未经公司股东会或董事会决议为由认定担保行为无效。

  附:

  山东法院商事审判十大典型案例

  (2021年)

  1。《民法典》绿色原则的适用

  ——某能源公司诉某集团公司合同纠纷案

  2。“新三板”股票虚假陈述案件裁判规则适用

  ——某投资公司诉某股份公司及其十三名董监高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

  3。期货交易合同效力认定标准

  ——王某某诉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

  4。金融机构履行适当性义务的审查标准及举证规则

  ——曹某某诉某银行金融委托理财合同纠纷案

  5。预约合同违约方责任认定

  ——某装饰公司诉某产权交易中心股权转让纠纷案

  6。执行异议之诉中执行标的实质审查标准

  ——某投资公司诉某商贸公司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

  7。担保权实现与破产重整方案冲突情形的处理

  ——某银行诉某投资公司抵押合同纠纷案

  8。商品房买卖中推定担保意思表示真实的标准

  ——某银行与某置业公司、王某某、孟某某借款合同纠纷案

  9。公司发起人连带责任承担认定

  ——某资产管理公司诉某集团公司、某建设公司、某化纤公司申请执行人执行异议之诉纠纷案

  10。注入公司账户资金性质与效力认定

  ——某科技公司诉某渔业公司与公司有关的纠纷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