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李豪 王文博 成武报道

  如果说世上有不求回报的爱,那就是母亲对子女的爱;如果说世上有一种爱可以让人不顾一切,那便是母亲对子女的爱。宋翠平,成武县永昌街道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38岁的她毅然决定割肝救助身患肝硬化的儿子,彰显了人世间最伟大的情感——伟大的母爱。

  宋翠平与儿子术后现状

  正值少年,突患肝硬化

  宋翠平育有两个儿子,一家人原本幸福快乐,夫妻在外打工挣钱,孩子在家上学,特别是大儿子关敬涛,从小懂事听话,学习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2021年9月6日,一通电话打破了这原有的宁静:“快回家来,孩子在学校吐血了。。。。。。”关敬涛的姑姑焦急地告诉宋翠平。

  病床上的关敬涛

  “当时听到这句话我脑子是懵的,孩子才刚15岁,我连忙给孩子他爸打电话,俩人订票往家赶。”宋翠平告诉记者,回到家后看到儿子憔悴的模样,自己的心在滴血。宋翠平夫妇带儿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患的是肝硬化,病情十分凶险,药物治疗已经无法抑制,只能为孩子止血,如果不及时换肝的话,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县城的医院条件有限,需要为孩子尽快转院。孩子患病,最心疼的莫过于母亲,白天宋翠平夫妇故作坚强,鼓励儿子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夜深人静时,宋翠平躲在被窝里哭,丈夫关庆国则蹲在漆黑的走廊里抽闷烟。

  母爱无疆,毅然割肝救子

  宋翠平夫妇千方打听哪个大医院可以治疗这种病,机缘巧合下,经过熟人的推荐,宋翠平夫妇带着孩子赶往青岛大学附属医院,第一时间找到主治医生了解换肝的条件,医生告诉他说换肝手术不仅手术费用高,而且很难找到匹配的肝源。如果能在直系亲属当中找到合适的肝源,手术的成功概率相对大一些,排异反应也会小很多。医生的话让宋翠平看到了一丝希望,看着昔日活蹦乱跳的孩子生病面容憔悴,甚至生命危在旦夕,她默默做了一个决定——“割肝救子”。

  诊断证明

  “俺儿只要需要,只要能把俺儿救活,我一整个肝给他我都愿意。我养的,我生的孩子,我必须要救他,把我的命给他我都愿意。”宋翠平哽咽地说道。听到宋翠平的决定,关庆国担心她身体虚弱,手术后身体难恢复如初。可是她坚定地说:“只要能救孩子,拿我的命去换我也愿意。”得知母亲要给自己捐肝,关敬涛坚决不同意。

  关敬涛说:“当时我心里特别难受,妈妈含辛茹苦把我拉扯大,光看病就已经花了这么多钱了,我不能让她再遭罪,我不能同意。”但儿子拗不过一位伟大的母亲,宋翠平找到医生做了肝型匹配,幸运的是,两个人配型很成功。时间不等人,宋翠平说服家人,坚持给儿子移植肝脏。

  共闯鬼门关,续写生命新篇章

  在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宋翠平心里很平静,面带微笑,因为她知道,儿子再睁开眼,迎接他的将是新生。

  手术经历了15个小时,成功把自己肝脏的60%移植给了儿子。“当时手术结束后,医生告诉我手术很成功,如果不发生排斥反应,儿子将会继续健康生活。”关庆国说道,“看着病床上的母子我心里不是滋味,儿子病情好转我十分高兴,可是看着另一侧的妻子,特别是手术后虚弱的样子,我又特别心疼。”历经死劫,关敬涛变得越来越懂事,积极配合恢复治疗。慢慢地母子两个开始下床走动,现在他们出了院,回到了自己的小家,开始了新的生活。

  术后宋翠平带着儿子走动

  “现在看着儿子能正常吃饭,正常下床走动,我心里十分高兴,有时候看着儿子平稳睡着,我都能笑起来。不管怎么样,我都会陪着儿子直到康复。”宋翠平信心满满地告诉记者。

  医疗费用高,小家不堪负重

  事情还远没有结束,关敬涛的父亲关庆国一直没有向母子俩透露手术花费的真实状况。尽管医院给这个不幸的家庭开了绿灯,可以先看病,先出院再缴费,但面对近50万的医疗费用,关庆国一筹莫展。

  关庆国说:“我非常感谢青岛大学附属医院,医生看我们家庭困难,为我们开了绿色通道,让我们先治病,现在让我最担心的是妻子和孩子的医疗费用。”据记者了解,为了给孩子看病,宋翠平夫妇花光了所有积蓄,外债也很多,医院的手术费还没有结清,现在,关敬涛每月的康复医药和检查费用高达两三万,这让本不富裕的农村家庭已经不堪重负。“身体的疼痛我可以扛住,可是如此高额的治疗费用真的难以承受。”宋翠平说。

  “现在孩子的情况基本算稳定,我这两天也打算外出打工,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能挣多少是多少。”关庆国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