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董昊骞 张海振 济南报道

  近日,电影《失孤》中寻子父亲原型郭刚堂被拐的儿子郭新振(又名郭振)被公安机关找到,迟到了24年的拥抱,温暖了这个家庭,也温暖了无数国人。

  在为郭刚堂一家祝贺时,39岁的张艺冬心中的落寞感怎么也挥之不去。

  19年了,看着城市里的楼房越来越密集,越盖越高,他偶尔仰头望到哪家楼台晾着孩子的校服时,四弟张楠的身影立马闯入脑海,在眼前挥之不去。

  他明白,2002年张楠走失时只有十三四岁,算下来,现在也该足有33岁了。但在他心里,四弟张楠一直十四岁。

  张艺冬(左)与四弟张楠(右)合影

  四弟离家出走

  镜头里的张艺冬,穿着一件白色T恤,戴着金色细边眼镜:“张楠,希望你早日回家,哥哥和姐姐这么多年一直都在等你,等你回来。我们在大庆油田生活的那段时光,你应该有记忆,应该还记得我们,希望你看到这个消息。”

  这是张艺冬自行录制,在短视频平台上播放的视频。

  2002年,张艺冬时年十三四岁的四弟张楠,因与母亲、继父发生矛盾,在大庆乙烯离家出走。由于出身特殊的家庭环境,“长兄如父”的张艺冬一直未曾放弃寻找四弟。

  这个家庭能有多特殊?时间还要回到1990年。

  那一年,年幼的张艺冬经历了人生第一次“大落”:父母离异,兄妹四人随母亲从安徽涡阳县投奔大庆油田的舅姥爷。由于家庭原因,张艺冬独自一人在外居住,直到1996年母亲改嫁到吉林长春,他就住进了母亲留给三兄妹的3间平房,照顾着二妹和三弟,“四弟因为年龄小,又被判给了母亲,就随着母亲到长春生活。”

  那个时候,作为大哥的张艺冬就是这群孩子的“父亲”,本身还在上学的他根本没有赚钱的本事,怎么带着弟弟妹妹生存下去?“大庆的老乡都非常好,可怜我们,今天这家邻居给我们件棉衣裳,明天那家邻居给我们口吃的……”张艺冬到现在都记得,零下三四十度的大庆,冬天到底有多难熬。

  趁着寒暑假,他就带着弟弟妹妹们跳上南下的火车,靠在车上捡垃圾、要饭为生。“后来我母亲和继父也回来大庆生活,我也带着四弟去‘流浪’过四五个月。”

  可就在母亲一家回大庆的一年多时间,2002年的一天,四弟张楠因为和母亲、继父发生口角,在大庆乙烯离家出走了。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19年,而这个数字,可能还要继续增加下去。

  “一开始,我们以为他就在大庆,所以四弟出走的前两年多,我们都是在大庆当地找。”张艺冬说,由于当时自己年龄小,所以并不清楚那时母亲有没有报案。

  张艺冬为收留的流浪汉洗头

  虽历经苦难,却也收获爱心

  在大庆杳无音讯的张楠到底在哪里?19年过去了,张艺冬从没忘记他。

  “接受媒体采访时,我都会加上一句,如果四弟张楠看到了这个新闻,请与我们联系。”张艺冬说,19年来,他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渠道寻找四弟,比如新闻采访,比如“宝贝回家”网站,再比如请明星发微博。

  就在5年前,张艺冬的母亲也在吉林省九台市公安局采血入库,希望能通过此方式找到四儿子。但目前看来,各种方法均未奏效。

  为何张艺冬有如此多渠道?这就要从他这些年所做的事情说起。

  儿时,张艺冬跟着奶奶在安徽老家长大。后来,搬到大庆生活,在十几岁时患上了髋关节股骨瘤癌症,生命垂危。后得大庆油田女工及当地党员干部组织为他募集善款,手术获得成功,张艺冬恢复了健康。“无论是当初带着弟弟妹妹乞讨遇到的好心人,还是后来帮我筹款做手术的好心人,一路走来,我虽然经历了很多苦难,却也收获了很多爱心。所以,我要回报,要对困难的人好。”朴素的心愿,成就了“草根公益人士”张艺冬。

  这些年来,他所做的公益事业被央视、安徽卫视等许多媒体报道。其中,2012年背着安徽宿松县瘫痪学子查路鹏进京求医,并照顾他4个月,提供资金支持直至查路鹏大学毕业的新闻,感动了无数国人。“小查是安徽山沟农村的,家庭条件很贫困,幼时父亲身亡,母亲改嫁,他是由奶奶带大的。”张艺冬说,瘫痪学子查路鹏身上有太多自己的影子,既然决定要帮助别人,就一定会帮到底。

  他是这么说的,这10多年来,他也是这么做的。

  2010年,张艺冬的前女友被查出患尿毒症,他卖掉酒吧后四处奔走联系爱心救助。最终女友因病情恶化离开人世;2011年,张艺冬在合肥为一位双腿高位截瘫的流浪老人呼吁捐款捐物,并为老人筹得一辆轮椅;2013年带着身患舞蹈病的流浪女赶赴广州求医……

  在一件又一件公益事情中,在一次又一次爱心付出中,张艺冬“当代活雷锋”的名头越来越响亮,他也先后被评为:安徽好人、中国好青年、爱心大使等。

  张艺冬站在自己开的宾馆前台

  弟弟,你是忘了回家的路吗?

  其实,就在不久前,张艺冬还因为公益上过一次热搜。

  老家村子里一名52岁的单身汉——宝贵(化名)去世,去世后他的兄弟姐妹5人均未到场,张艺冬儿时和宝贵是邻居,如今则披麻戴孝为宝贵叔发丧。

  “小时候跟着奶奶过活,那时家里很穷,是靠着村里的长辈们照顾,才能好好长大。“张艺冬回忆,自己小时候就和宝贵叔一家很亲近,宝贵叔的母亲人很好,村里的小孩子饿肚子了,就去找她要个馒头吃,“我没少吃他们家馒头。”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我就是那个‘近邻’。”张艺冬说,虽然离开老家20多年了,但他每个月都至少回去2次,多的时候一个月回去5次,都是坐大巴车,单程就要4个小时。他一直热心公益,跟村里人很亲,几乎每家老人都受到过他的帮助,包括宝贵叔。

  “农村人,没有血缘关系,一般不能弄这些事儿。”张艺冬说,他披麻戴孝,只是为了让宝贵叔走得不孤单,不凄凉,“想好好送他一程”。

  如今,看到电影《失孤》中寻子父亲原型郭刚堂被拐的儿子郭新振(又名郭振)被公安机关找到的消息,“草根公益人士”张艺冬又想起了自己的四弟张楠。7月14日,他在短视频平台上发布了寻找四弟的视频,希望弟弟能看到视频,找回曾经的兄弟姐妹。但在视频中没有提及的是,哪怕弟弟不回来,能知道他还安好的消息,对张艺冬一家来说,也是一种慰藉。“这么多年都没有放弃(找他),接下来,只要有一点希望,还是会继续找弟弟的。”

  郭新振的回家定格在了2021年夏天。而张楠的归期,又在哪里呢?

  如果能见到四弟,张艺冬想对他说:弟弟,你是忘了回家的路吗?快回来吧,不管你现在混得怎样,都要回家。这么多年,哥哥姐姐都在等你,等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