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10点,召开视频会议。”刚躺进沙发,遥遥的手机就弹出了一条微信消息。这预示着,尽管不用在公司加班,在家里,突如其来的工作也将抢占她的这个夜晚。

  公司和家两点一线的工作和生活,让遥遥这样单身独自生活的年轻人感到充实,但因缺少线下的情感交流,也时常陷入孤独。人们将遥遥这样的群体称为“空巢青年”。

  渐渐地,工作和生活的中间地带,撸猫成了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

  忙碌的“孤独”

  3月底的长沙,一扫前几日的阴霾,不在公司加班的日子,堵车也可以接受。

  往常,遥遥会在晚上7点左右按开指纹锁,轻轻推开防盗门,留心围在脚边打转的“毛孩子”。

  “崽崽~我回来啦!”边换鞋边打招呼,遥遥的声音一改工作时的冷静,有了小女生的搞怪。

  撸撸,是遥遥两年前从猫舍买回的一只英国短毛猫。如果心情好,除了摇尾巴欢迎,它还会躺在地上,露出肚皮让遥遥摸摸,好像表示对“铲屎官”认真工作的肯定。

  作为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遥遥同许多在大城市打拼的年轻人一样,有想法、有能力,但工作忙碌、节奏紧张。“比方说在飞机上,空姐来跟我说你要关机了,可能前一秒我还在回信息。每次出差都是这样,这种状态对我来说是常态。”

  开车时接到视频会议,最后只能把车停在路边,等会议开完;工作时收到朋友的微信,想着忙完再回,却因隔了太久,忘记回复。职场上的忙碌,在“打工人”身上总是有些相似。

  “当你不在工作状态的时候,当你的微信一直不停地来消息,你有的时候就不想拿手机,就想呆呆的在那里发呆。”倾诉中,遥遥托着下巴,有点走神。

  “两天了,整整两天对我不闻不问。”朋友发来一条微信,屏幕中的文字夹杂着尴尬。“我陪客户呀”,因为多次忘记回复被朋友用表情包“攻击”,遥遥这次的回复很快,想想又补充了一句“居然陪客户去了恐怖密室。”对客户的要求总是尽可能满足,对自己的生活,却无法做到同样上心。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不爱找人聊天。”打出这几行字,遥遥有些无奈。

  据民政部数据统计,2018年,我国单身成年人口高达2.4亿人,其中超过7700万名处于独居状态,预计到2021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9200万人。

  “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想聊天不知道找谁、想分享却又觉得无从说起,“空巢青年”成为当下年轻人中不小的群体。

  早已习惯深夜加班自己开车回家,是否有盏灯为自己而留,遥遥并不期待,也不觉得特别。“挑到这个年纪,可能你的标准或者是你的要求就变得更偏自我一点。大家可能倾向于公序良知这样的标准,我承认这些是合理的。但万一我就不一样,万一我这个人就是任性,我想要一个特别特别符合我怪异要求的一个人。”

  火起来的猫宠

  因为平时在家基本不说话,遥遥对自己家的评价是“安静”,直到好动的撸撸搬进来,静滞的空气才泛起了涟漪。

  “这个时候你会觉得,原来家里好像不是一潭死水,还是泛起了一点波澜的感觉。”

  谈恋爱可能会分手,说结婚还没有合适的对象。认定一人一猫就是彼此的命运共同体,遥遥尽可能地把爱留给了撸撸。

  偶尔兴致来了,遥遥会拿逗猫棒逗逗它。看到撸撸因为跳动,身上的肉肉一抖一抖的,她会拍下视频并配上文字“肥肉抖起来啦”发布在抖音上。也会因为撸撸捱不过猫条的诱惑,笑它“装什么高冷小猫咪啊~真是的”。

  但一人一猫,在家更多的常态是窝在沙发上。遥遥忙着加班,撸撸忙着在铲屎官头上的垫子上小眯,保持着高冷。但在遥遥卸妆的时候,它又会屁颠屁颠地抻个懒腰,一路跟去洗手间,偶尔还会跳上洗手台,瞪着眼睛看“铲屎官”在脸上涂涂抹抹;无聊的时候,它也会跳到地板上,打个滚儿,露出肚皮求关注。

  为了让撸撸能够陪伴自己更久,遥遥努力保证它的温饱、健康和愉悦。“我以前就开玩笑,我要好好挣钱。我挣的钱多,撸撸就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我挣的钱少,撸撸就变成穷苦小猫咪。”遥遥形象地把自己和撸撸的关系比作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据《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消费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城镇新增养宠(犬猫)人群174万,总规模达6294万人。其中养犬人群3593万,人均拥有宠物狗1.5只,养猫人群2701万,人均拥有宠物猫1.8只。

  猫成为了超级宠物IP。

  在遥遥的衣柜里,挂着一件滚着毛绒绒白边的小红袄,这是她从原创宠物汉服设计师秋乔那给撸撸买的宠物汉服。过年期间,这件小衣服让撸撸从遥遥爸妈收到不少压岁钱。“撸撸穿着很可爱,把过年的氛围感拉得很满。”

  热起来的猫经济

  火起来的猫宠,带动了因猫而兴的猫经济。

  为了抓住这个市场,宠物服装设计师在猫宠服务上动了不少心思。比如将宠物服装与汉服结合,推出宠物汉服。

  宠物汉服,借鉴传统汉服的形制,从中国传统文化和典故中汲取设计灵感。因小众、新奇、获得不少“铲屎官”的喜欢。“一鹤倾城”、“龙吟猫啸”、“荔枝熟了”、“山野烂漫”、“桃之夭夭”,这些颇具中国风的词儿都是秋乔给服装的命名。

  养了三只猫的秋乔在没有成为设计师之前,一直是宠物用品的消费者。喜欢汉服带来的美感,但却找不到满意的宠物汉服,秋乔萌生了自己设计的想法。“其实现在很多人都是把宠物当孩子养的,肯定会产生给宠物穿衣打扮的需求。”

  2019年2月,秋乔创立了国风宠物用品品牌春风大小乔。为了方便“毛孩子”穿脱,秋乔设计的宠物汉服多借鉴齐胸襦裙的形制。为了测试服装的版型,秋乔通常会让猫咪“六六”充当一号员工,如果六六跳沙发、跳冰箱、追蝴蝶、爬树都没有想要脱下来,版型在实测环节就基本过关。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为了表现“彩虹霓裳羽衣”的感觉,秋乔选取了烫金换色雪纺面料,针脚繁密的刺绣腰封和彩虹渐变的元素,设计出了品牌的第一款宠物汉服——“荔枝熟了”。

  除了好看、精致,秋乔设计宠物汉服最注重服装的功能性。“比如无毛猫、德文猫,可能天生存在一些皮肤状态上的问题,必须要穿衣服。而有些猫在换季或者生病的时候,也有保暖方面的需求。”

  着精致汉服的猫咪,被铲屎官抓拍到各种可爱、萌的状态,发布在不同平台后往往会收到网友们的点赞、评论。创立不到两年,春风大小乔收获了2.7万粉丝。在秋乔的买家秀里,照片中出现最多的宠物就是猫。猫经济,吸引了当下年轻人的消费目光。

  “猫咪经济学”,最早产生于日本。在日本商界看来,“猫咪经济学”是指不管经济多么困难,民众对猫及其相关产品的热情一直保持高涨,因此无论涉及哪个领域,只要商家用对猫咪,就能吸引关注并从中获益。

  2020年,全国城镇犬猫数量超过1亿只。与2019年明显不同,狗的数量减少了5.1%,而猫咪增加了10.2%,达到4862万只。肥猫岛,是中国第一个猫公益性质的主题岛,岛上收养着36只成年流浪猫。

  阳春三月,岛上的春日游园会邀请春风大小乔一起举办了猫咪汉服展。“小胡子穿上这件,像个公主。”岛上的工作人员试着让流浪猫感受下汉服带来的精致生活。

  从去年10月1日试营业,截至目前,肥猫岛共接待5万人次,最高峰时达到一天4000人。参加春日游园会的游客,除了对宠物汉服感兴趣,还会特意购买猫主题的原创周边。如狼人杀扑克牌、明信片、手账本等。其中,被寄予“同心”、“开运”、“富有”等不同寓意的祈福猫颇受欢迎。“愿一切都好”、“健康平安”,不同的愿望被游客写在许愿牌上,留在肥猫岛。

  除了肥猫岛,“猫经济”正在快速渗透美容、保险、殡葬等行业,给猫穿汉服、喝奶茶、办单身派对等受到年轻人欢迎。

  据《2020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消费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城镇宠物(犬猫)消费市场规模达到2065亿元,比2019年增长2%。其中,猫消费市场规模比2019年增长13.3%,达884亿,平均单只猫年均消费1818元;犬消费市场规模则比2019年下降5.1%,为1180亿,平均单只犬年均消费约2260元。从消费结构来看,食品消费依然是最大的养宠支出,但除宠物诊疗外,宠物用品的增速最快。

  宠物,能够明白主人的情绪,和主人亲密互动并提供稳定陪伴。与狗不同,猫很少对主人言听计从,一般与人保持相互独立却又互相依赖的关系。在“空巢青年”眼中,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好玩、有趣,没有伴侣,喜欢“吸猫”的“空巢青年”更乐意为猫经济买单。

  “我觉得这些其实都在表示着一种观念的更新。有时候大家觉得90后好像比较叛逆、也不怎么样,但实际上,90后可以把自己过好的同时还照顾另外一个小生命。”谈到“空巢青年”对猫经济的消费,遥遥称如果可以两个人一起看世界,肯定更好。“但如果没有找到那个人的话,我也愿意带着撸撸到处去看看,小猫咪也有去看世界的权利。”

  (闪电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