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申军良与儿子申聪相认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申军良靠做代驾赚钱养家,偶尔也会在抖音上直播带货。如今,一家人的生活渐渐步入正轨。但是有一件事仍然让申军良难以释怀,那就是申聪被拐案的最终审判。经过漫长的等待,这一天终于到来了,3月26日,申聪被拐案终审将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3月23日,申军良再次踏上去广州的列车,在出发前,申军良给闪电新闻记者发来“三大段”文字,表达自己对这次终审的期待。以下为申军良发文原文:

  照片为申军良和三个儿子的合照

  这次征程是为了找回公道

  今天,我再次踏上了去广州的征程。这次不是为了找回儿子,而是为了找回公道。

  申聪被拐案已经16年多了,我们一家倾尽所有。终于在大家的帮助下,儿子回到了我的身边。

  三月,是给人们带来希望的季节;三月,也聚集了我16年寻子路中,最激动、最幸福、最美好的时刻。

  忆16年艰辛寻子路

  2016年3月4日至24日,入室抢走我儿子申聪的5名人贩子先后落网;

  2020年3月7日,我与苦寻15年的儿子团聚;

  2021年3月26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对该案人贩子开庭审理,这些人贩子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我相信人贩子一定会得到严惩,因为他们的罪行,伤害的不是一个人,一阵子,而是一个家,一辈子。

  15年前,我的妻子被闯入家中的人贩子捆绑住,嘴里、眼睛里和耳朵里也被抹了药,眼睁睁地看着不满周岁的儿子被他们抢走,由此受到了严重的精神刺激,很多年都无法正常工作和生活。

  得知申聪被抢消息后,当时还在读高三的我的弟弟,那天躺在漫天飘雪的小河沟里,哭了整整一天,他不想再读书,想要用命换回申聪。

  得知申聪被抢的消息,身体一直硬朗的父母,身体突然垮了下去。我的母亲一下子不会走路了,瘫倒在地,我的父亲立刻去了广州找申聪。现在,他们二老都已七十多岁,身体都不是很好,从没享过半天清福。

  我,一个企业的管理,从大多数人羡慕的美满家庭,到一无所有。找儿子的那段岁月里,家不像家,人不像人,被抢被骗,风餐露宿,四处求助,无助、煎熬、无奈时刻伴随着我。

  每次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我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只能一边喊着申聪名字,一边拿着手机在地上转,手机指向哪个方向,就往哪个方向走。

  每次我在街上看到致残的乞讨儿童,都是心如刀绞,特别担心自己的孩子。

  还有很多次,我几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想结束自己的生命……

  申军良一家五口“全家福”

  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贩子,不要再有拐卖,不要再有任何人走跟我同样的路

  如今,我虽然找回了申聪,回归了家庭,但一生美好的年华都走在寻子路上,现在甚至连一份能养家糊口的工作都找不到。

  被抢走的申聪再次回到他出生的地方,看到家徒四壁的租住房时说:“这是我们的家吗?”

  人生的前15年,是孩子成长最关键的时候,但我的儿子申聪没有得到父母的关心,也没有好的学习环境,现在孩子的学习底子很薄弱,尽管刻苦努力,懂事上进,也有好心的老师给他补课辅导,但是对于能不能考上高中,我们心里还是没有一点底。。。。。。

  我万万没想到,这伙人贩子造成的罪孽,并不止对我们一家。在他们落网的一年零三个月后,他们才交代出还拐了其他8个孩子。其中甚至有一个孩子的父亲,因孩子被拐,走投无路,导致精神分裂,跳火车自杀,家破人亡。

  走在寻子路上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被拐家庭,有的像我一样倾家荡产,支离破碎,有的把生命结束在了寻子路上,有的孩子被拐后,夫妻离婚,家都没了。还有一个姐姐,是一名高校教师,弟弟去学校找她玩,回家时被人贩子拐走,从此那个姐姐不敢再接触任何人,如今早已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她却失去了快乐幸福的能力。

  这些是我的亲身经历及所见所闻,这些失子的伤疤影响那么多人的一生……拐卖儿童给一个家庭带来的伤害,不亚于故意杀人。

  2018年12月2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伙人贩子依法判决,其中2人死刑,2人无期徒刑,1人有期徒刑十年。该案即将二审,我相信人贩子一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我到广州的这一路上,心中一直都有一个念头:希望以后不要再有人贩子,不要再有拐卖,不要再有任何人,走跟我同样的路……

  申聪被拐案回顾:

  2005年1月4日上午

  申军良刚满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增城沙庄一间出租屋被人抢走,作案者中有两个是他们的邻居。

  2016年3月—4月

  5名涉申聪被拐案犯罪嫌疑人(张维平、周容平、陈寿碧、杨朝平、刘正洪)落网。

  2017年6月

  嫌疑人张维平供述其曾在2003年至2005年间拐卖9个儿童,其中包括申聪。

  2018年12月28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拐卖儿童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张维平被认定为拐卖9名儿童,作案时间是2003年9月至2005年12月。被拐的9名男童,当时最小的1岁,最大的3岁,其中8人被卖往河源市紫金县。据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涉案的5名人员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死刑不等。

  2019年11月13日

  广州增城区分局通报申聪案新进展,已找回其中两名被拐儿童,组织家属认亲。警方表示,此类案件因作案随意性较强、痕迹物证少,且在当年条件下缺乏视频监控等技术,破案解救难度较大。

  2020年3月6日

  广州警方发布通报称,3月4日,增城警方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指挥和梅州警方的支持配合下,经过十几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寻找回15年前在增城被拐的少年申某。少年申某即申聪。

  相关链接:

  回访申军良:正在准备申聪被拐案终审材料

  梅姨案受害者申军良:做代驾谋生 农历年一定要过个好年

  申军良大儿子申聪回家后的第一个团圆小年夜 :“空了15年的桌位,今年有人坐了”

  (闪电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