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济南警方查获“网红减肥药”:地下室里生产,加多少违禁药“客户说了算”

来源:大众报业·齐鲁晚报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尉伟

  不久前,一些自称国外进口的减肥胶囊、糖果悄然风靡网络平台或朋友圈,令不少爱美女士为之心动。可谁会想到,这其中有些动辄每粒一二十元的减肥胶囊、糖果竟来自个人小作坊,成本仅几毛,为增加效果甚至添加有国家明令禁止的化学药品。

  2020年10月底至11月初,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跟随济南历下警方奔波数千公里、历时15天,辗转兖州、嘉祥、兰州多地,破获了一个销售网络遍及山东、河南、福建等省,涉案人员达二十余人的制售有毒食品犯罪团伙。“3·15”之际,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和历下警方用亲身经历为您揭开这些“网红”减肥药背后的“猫腻”。

成本几毛钱的减肥胶囊,穿上进口药品的外衣经过代理的层层加价,到一线购买者手中就高达一二十元一粒。

  让人心跳加快的“燃脂丸子”

  事情还得从2020年9月中旬说起。

  济南的刘萍是一名爱美女士,总在为如何瘦身而苦恼。有一次,她看到朋友圈里有人推荐一种名为“燃脂丸子”的减肥胶囊。“说是韩国的最新产品,吃了不饿还能燃脂,很多人都在用。”抱着试试的心态,刘萍花费130元网购一瓶10粒的试用装。

  “一天一到两粒,吃了确实有饱腹感。”几天下来,刘萍体重明显减轻,但也十分不适:服用后总会有心跳加速、口渴等情况。对于刘萍的质疑,卖方先说“正常现象”,随后就不再理睬并将其拉黑。

  此时,刘萍才发现,这瓶“燃脂丸子”的外包装全是外文,“找了半天,我也没有发现生产日期和厂家”。

  “通过刘萍的描述和减肥胶囊的包装,我们分析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销售假冒伪劣食品的案件。”历下公安建筑新村派出所副所长曲京程有着多年的一线办案经验,他敏锐地察觉到这背后的玄机。

  果然,建筑新村派出所联合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将刘萍剩余减肥胶囊送检发现,里面竟含有国家明令禁止用于保健品类减肥食品中的化学药品西布曲明和酚酞。

  在刘萍所收快递上,仅有一个手机号、“长沙市雨花区”的地址和发货人“嘻嘻”。显然,对方对减肥胶囊的“秘密”心知肚明,所以刻意隐藏自己的信息。而民警能顺利找到他(她)吗?

  想赚外快的药品销售

  “那个手机是空号。”虽然留给民警的线索不多,但多年养成的职业习惯让曲京程和同事们没有放弃。通过走访、调查,他们逐渐将网络上的虚拟字符慢慢变为抽象的人名、模糊成人形,再逐渐刻画明朗、呈现于现实:嫌疑人小丽,二十岁出头,湖南长沙人,现为当地一家医药公司销售。

  10月21日,就在民警准备赴长沙实施抓捕时,小丽却“送”上了门:她受公司委派到山东出差。机不可失,建筑新村派出所、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组成的专案组迅速出动。

  “我外地来出差,能干什么,我不相信你们,我要打110!”兖州某快捷酒店,激动的小丽似乎想掩饰什么。“这个知道吧?”当民警从她行李中搜缴出其所售卖的减肥胶囊时,小丽顿时平静,“(我)就知道你们是为它来的”。

10月21日,民警在兖州某宾馆抓获嫌疑人小丽。

  2020年初,从朋友圈看到有人发布的减肥广告后,爱美心切的小丽也买过一瓶胶囊,觉得不错还动了“作代理赚外快”的念头。

  小丽通过一个网络卖家,以每瓶80元(30粒)的价格购入,加价五六十元卖给有需求的下家。可谁想刚干了不久,这个网络卖家突然给小丽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打来电话。对方语气急促,要两人断绝一切联系,“挂断后,他就把我拉黑啦”。

  “听他意思,卖的减肥药里有西布曲明。”小丽上网一查才知:西布曲明主要治疗抑郁,但有抑食效果,被禁止添加在减肥食品中。

  “既知是违法,为何还做下去?”2020年10月21日,兖州公安城郊派出所,面对记者的疑问,摘下眼镜的小丽抹了抹眼角,“好多人找我要,我就想着能多少挣点儿钱,没有禁住诱惑……发货不用自己的电话和名字,是怕被查到”。

  藏身火锅店里的小作坊

  与第一个卖家失联后,心存侥幸的小丽又在网络上找到新卖家“Ant”。从“Ant”那里购进减肥胶囊“功效”依旧,每粒价格也便宜到1块2到1块8不等;而且买得越多,价格就越便宜。Ant会是真正的生产者嘛?

  “Ant曾告诉过小丽,自己在嘉祥。”曲京程和同事梳理小丽数百个网购记录及收货单发现,Ant曾用过张某的名字发货,“通过当地警方,我们发现张某系嘉祥一男子,其手机号与小丽收货单上的发货方手机号相似,仅后四位不同”。10月24日,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与专案组民警又赴济宁。种种迹象显示,这并非巧合,嘉祥男子张某和其对象马芳(化名)都可能是Ant,而且马芳的嫌疑更大。

  张某与妻子马芳在嘉祥某商业街经营着一家火锅店,10月26日下午两点半,虽然火锅店里食客寥寥无几,但假扮食客的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民警李兵却发现了端倪:空闲中,马芳拎了一个塑料袋进了里屋,袋里的东西与从小丽那里查获的减肥胶囊包装十分相似。

10月26日,民警在嘉祥某商业街火锅店内,查获的马芳网购来的含有西布曲明成份的减肥胶囊。

  “这是什么东西?”接到李兵信息,蹲守在外的曲京程和当地派出所民警果断行动,将马芳堵在火锅店里屋。那里,除了一台压膜机和包装好减肥胶囊外,民警还在床下发现了装在透明塑料袋里的粉红色胶囊、制式塑料瓶和外文商标以及“韩国纤体瘦”防伪标签,俨然一个小作坊。

10月26日,民警在嘉祥某商业街火锅店内,查获马芳分装、制作减肥胶囊的小作坊。

  “这是瘦身用的……我自己吃”、“你吃得了那么多嘛?”、“我才干……”看着民警不断有新发现,马芳有些语无伦次。

  千里之外的上线

  与小丽一样,三十来岁的马芳也是因瘦身通过网络接触到减肥胶囊,并萌生了借此赚钱的想法:她从网上结识的甘肃上家“ROSE”并买来散装减肥胶囊,然后装进另购的外文包装袋或塑料瓶中贴上防伪标签变成进口减肥产品再销售给小丽等下家。不过,马芳的老公并不知情,只是她发货时会借用老公名字。

  “一粒胶囊,我赚得不多,也就3毛左右。”10月26日,梁宝寺派出所,马芳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后来,她才知道卖的减肥胶囊里分“管事”和“没效果”两种,“‘管事’的,一般就添加有西布曲明”。

  值得一提的是,民警发现:马芳还自购胶囊壳、刮药板、荷叶粉等制作廉价胶囊,掺杂在“管事”的减肥胶囊中一起销售,以谋取更多利润。

10月26日,民警在马芳家中查获的酚酞片。

  “知道违法后,我想把手里的存货卖了就不干了。”对于为何明知故犯,马芳如此辩解。

  马芳的落网让曲京程、李兵等人异常兴奋:虽然她仍是代理商,但其每粒胶囊的进价为8毛或1块,已非常接近成本价,这也意味着民警距离源头越来越近了。那ROSE会是最终的源头吗?

  10月28日,建筑新村派出所、历下公安食药环中队、历下刑警一中队组成的专案组飞赴兰州,又一场与嫌疑人的时间赛跑拉开帷幕。

  计划之外的新发现

  “ROSE”固定发货地址多达四个,且分散兰州多处。经过连日的实地走访和后方民警的研判支持,专案组锁定“ROSE”就是天水女子周红(化名),同时兰州女子王珊(化名)也进入了民警的视线。

  通过前期蹲守,民警了解到:发货前,周红都会从皋兰路附近的暂住地到西津西路的王珊家待上一段时间,然后再去快递点,“每次,她都空手来,走时拎着一大包东西”。

  “虽然王珊不在我们之前的掌握中,但种种迹象表明她有制售的重大嫌疑。”建筑新村派出所副所长曲京程判断。果然,专案组又分兵一路,对王珊跟踪守候发现:每次周红来前,她都会跑到红星路某临街房二楼取东西,“通过当地派出所,我们获知那是她公公家的储藏室”。

  周红和王珊是什么关系?上、下线还是合伙人?生产窝点在哪里?11月1日的兰州愈加阴冷。一串串疑问,就像天空中绵密的阴云笼罩在民警心头。

  “从周红的发货量来看,王珊一个人短时间内很难完成,需要帮手;另一方面,她频繁发货,也说明其下线马芳的落网并未打草惊蛇。”专案组大胆决定:按兵不动,三路人马继续耐心侦查。果然,接下来的一个新发现,让案情明晰起来。

  地下室里传出的机器声

  11月2日上午,佯装路人的便衣民警或背着包或低头摆弄手机分散在西津西路某小区内。即便相遇,相互间也没有任何表情、动作,异地侦查要求他们隐藏好身份、尽量地融入陌生的环境和人群之中。曲京程说,“一个小细节不注意,都有可能引起嫌疑人警觉”。

  刚刚,周红来此找王珊,并一改往日独行“规律”与其结伴外出。“我们看到了她俩出来,上了一辆出租车。”接到小区内同事的微信后,小区外的另一路民警,悄悄租车尾随。

  这一次,周红、王珊打车去了两公里外、火星街附近某小区的一处地下室,并待了一上午。期间,专案组民警假扮新来的居民到地下室“找东西”发现:两人所在的屋内,传出了机器的运转声。尽管短暂,但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民警李兵凭经验判断:那声音很像是一种制作糖果的压片机。

  “我们去了趟辖区派出所,两人在火星街那个小区没房子,地下室是新租的”、“红星路的储藏室有大量荷叶粉和胶囊壳,王珊公公说:是儿媳妇放这儿的,不知道干啥用。”深夜11点,兰州一宾馆的房间内灯火通明,顾不上连日跟踪守候的疲惫,大家又凑到一起分析案情:红星路那里应是原料仓库,而火星街附近的地下室极有可能是生产窝点。

11月2日,兰州某宾馆,专案组民警在分析案情。

  走入歧途的“二宝妈”

  11月3日,由建筑新村派出所、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历下刑警一中队组成的增援民警从济南抵达兰州。

  11月4日上午9点,在兰州警方的协助下,专案组兵分四路开始收网。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一是两名嫌疑人都会在家;二来也是为了避开嫌疑人王珊的孩子,“那时,俩孩子都被送去幼儿园和小学”!

  9点20分,嫌疑人王珊、周红先后在西津西路和皋兰路的家中落网。面对民警以及被查获的减肥胶囊、刮药板,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就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

  另外两处,红星路临街房二楼,民警缴获了制作减肥药囊所用的胶囊壳、荷叶粉等原料;火星街某小区地下室,民警发现了用于制作减肥糖果的压片机以及剩余的100多克西布曲明。

11月4日,兰某火星街某小区地下室,民警对查获的制作减肥胶囊和糖果的原料、工具等进行封装。

  “哎,我就是法律意识淡薄,自己吃过没事,就觉得不会有事。”11月4日晚,兰州市公安局,捂着脸的王珊懊恼不已。2018年,有了大宝的她因身材肥胖网购了减肥胶囊,“吃了三天瘦了六斤”。2020年初,因为带孩子没工作,经济压力较大的王珊又不想给父母增加负担,就想卖减肥胶囊试试。可干了不久,下家就因她代理的减肥胶囊因没有效果、吃了不瘦而索赔退货,“这时,我就想能不能自己学着做”。

11月4日,兰州火星街某小区地下室,民警查获的王珊、周红用新买的压片机制作的减肥糖果。

  2020年7月开始,王珊网购了胶囊、荷叶粉以及西布曲明、酚酞,学着灌装减肥胶囊,并喊上了自己的好友周红一同入伙。除了减肥胶囊外,她们还制作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巧克力对外销售,并且分工明确:王珊联系客户,周红负责发货。对于自己的家人,王珊称这是利尿胶囊,并没有告诉他们胶囊里的成份。

11月4日,民警在王珊处缴获的用于添加在减肥胶囊中的西布曲明。

  添加多少全凭客户要求

  尽管王珊自称,自己生产的每批减肥胶囊都会试吃、看有无效果;但对于西布曲明的添加量,她却没有标准,完全按照客户或下线的要求来添加。

11月4日,民警在王珊家查获的已制好的减肥胶囊。

  “少的话,每粒是25到30;多的话60到80,也应客户要求做过88的。”11月6日,建筑新村派出所,王珊告诉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客户让我添多少,我就添多少”。

  “25或80的意思,就是每粒胶囊内所含西布曲明的毫克数。”历下公安食药环侦中队民警李兵“揭秘”:“数量多剂量大,抑食效果就更明显,当然对身体的损害也更大”。比如,嫌疑人王珊每次生产减肥胶囊都会以身试药,看看西布曲明不同剂量的添加效果是什么样。结果,三十出头的王珊别看照片上阳光靓丽,但现实中却苍老了不少,“所以这种减肥胶囊看似能短期减肥,但对身体的伤害是隐形的、逐步积累的”。

  “每粒胶囊成本几毛,我们大概能获利一毛到两毛,我和周红都平分啦。”王珊交代:从2020年7月至今,她和周红一共发展了包括济宁马芳在内的四个代理,“每人每次会要3000到5000粒不等,一月要货两到三次。”

  而得知减肥糖果比减肥胶囊的需求量更大后,两人甚至合伙出资购买了一台糖果压片机,并租下了火星街某小区的地下室准备大干一场。“11月2日那天,她们俩被我们发现,就是试验机器去了。”曲京程说。结果,两人刚制作了两三百片含有西布曲明的糖果,还未开张就被历下警方人赃俱获。

11月5日,兰州某快递点,民警将查获的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巧克力、制作模具等封装发回济南。

  民警进一步审查发现,王珊、周红等人共有16名下线,遍及河南、福建、安徽等多省。随后,历下警方又从分局16个派出所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分赴各地实施抓捕。

  2020年11月24日,福建南平,随着最后一名嫌疑人被建筑新村派出所民警抓获,标志着这个销售网络遍及山东、福建、安徽等多省、制售有毒食品的二十余人犯罪团伙彻底覆灭。

  值得一提的是,据历下公安建筑新村派出所副所长曲京程介绍:这二十余人均为女性,皆因爱美瘦身接触到这些减肥胶囊后发现有利可图,虽然明知其含违禁化学药品但为获利铤而走险,“别看减肥胶囊的成本不过几毛,但经代理的层层加价、再穿上进口减肥食品的外衣,到了一线购买者那里就暴涨到一二十元一粒,并且还靠违禁化学药品起效”。

  对此,历下警方提醒市民:保健食品一定要通过正规的渠道、从具备相关销售资质的商家那里购买,切勿轻信网络;同时,对购买保健食品的标识、厂家等信息也要多方加以辨识,以免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