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中华网山东频道

  时间回到十五年前,让郑州市民评价一下哪个开发商厉害,鑫苑绝对是榜上有名。

  彼时鑫苑在郑州熠熠生辉,建业、正商也甘当了几年小弟。

  通过鑫苑景园、鑫苑中央花园、逸品香山、鑫苑鑫城等,着实一步一个脚印打下口碑。

  特别是经三路东风渠边的鑫苑名家,是被业内公认的经典之作。一度被视作模仿,接待了N多领导访问,一时风光无限。

  但是,很多时候荣誉可以成为鞭策力,也可能成为“迷药”。

  鑫苑在自身发展过程,逐渐迷失自我,开始“变质”。

  从鑫苑现代城开始,产品出现质量问题,被遇业主拉白条幅堵门,影响很差。

  作为一家本土房企,如果稍微有些责任心,也为以此为警醒重视起来。

  遗憾的是张老板并没有把业主们的反映以及自家企业开发的质量问题放在心上。

  一心想着出走郑州,冲向世界的张老板,带着鑫苑登上了纳斯达克!

  只不过,曾经的“猛虎”变成了“恶犬”!

  从鑫苑世纪东城,鑫苑开始彻底刚需化,而且在管理上出现问题,之前承诺的一些问题不能在交房时兑现,惹的业主集中维权,大闹售楼部,影响很不好;农科路上的鑫苑世家本来占据纯豪宅地块,到最后却做成了别墅、洋房、小户型混居的大烩菜。

  2016年,鑫源国际新城可以说是继金科城、融创·城开瓏府之后,销售最火爆的刚需楼盘,“云选房”更是让市场一时躁动,但伴随着调控的出台,首付提高、无法签约,导致了业主的维权。

  鑫苑完美诠释:“没有最差,只有更差!”

  鑫苑国际新城也成为鑫苑这块招牌彻底沦为“问题房企”的标志性楼盘。

  在已交付的两期,事故不断。

  漏水、绿化减配、工程问题层出不穷,甚至还因为业主讨要说法,被“无关人员”拳脚相向。

  原本应该于今年9月30日交房的鑫苑国际新城3期,交房日期已经过了3个月。

  然而现场却是,楼体刚开始做外墙粉刷,根本达不到交房标准。依照目前的进度,交房遥遥无期。

  但真正让鑫苑火起来的,是鑫苑的态度。

  虽然,今年特殊情况,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当年同时开售、规定交房日期相同的另外一个项目,业主已经入住。

  面对业主的诉求,鑫苑国际新城相关负责人表示,是因为政府政令以及疫情造成的工期延误导致,属于免责范畴。

  如果除去疫情和扬尘管控的250天,根本算不上延期交房。

  一年365天,就要除去250天。

  搞品质,做保障啥啥都不行,甩锅第一名,鑫苑真的是敢将业主按在地上“摩擦”。

  为了规避责任,拿出此等借口,不禁想问问鑫苑要不去隔壁项目学习学习,为什么他们没有被影响?

  做开发鑫苑已经落后,做企业鑫苑更是让业主感受到,信任是如何被践踏的体无完肤。

  据鑫苑业主介绍,威胁、恐吓只是家常便饭,叫来社会闲散人士、扯业主条幅、马甲也是轻车熟路,更有甚者,刀枪棍棒,拳脚相向。

  值此鑫苑名城交房暨鑫苑武装部成立之际,为欢迎业主回家,特准备盾牌棍棒若干,定让你皮开肉绽,从此开启在鑫苑全新的弱智生活!

  看着鑫苑蛮横的态度,那些信赖鑫苑品牌的业主们在寒冷的冬天更觉心寒,那些对鑫苑的信任,也渐渐的变成了痛恨与唾骂。

  一边是交付问题不断,另一方在销售期面对这巨大的压力,鑫苑更加无赖了。

  11月时为抢收,在售楼部公然:发出涨价通知,12月1日起每平上涨500的通知。

  就像不知道意外和惊喜谁先到来一样,鑫苑用自己的骚操作,在侮辱业主的智商。

  12月18日左右,为了冲刺年底业绩,快速回款。

  鑫苑府以工抵房的名义推出一栋楼,每平降价近2000元,成交价被定格在12XXX元/m²。

  要知道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份,甚至在在12月17日,鑫苑府的成交均价却是14000元/m²左右。

  一夜之间,损失了一辆代步车。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而鑫苑在一次次辜负业主,埋下不良房企标签之际。在经营方面,也没有因为自己的减配,降低质量有什么起色。

  2016——2018年,销售额分别是17.62亿美元、24.66亿美元、22.65亿美元。

  要知道,当年和鑫苑齐名的两大开发商,河南建业2018年销售收入超过700亿;河南正商2018年销售收入超过500亿;同为河南3巨头的鑫苑2018年销售收入却只有区区22.64亿美元。

  上市之前,在郑州市场,鑫苑曾一度超过建业。

  而现在从郑州折腾到全国,甚至把业务发展到美国,这么多年却被后者甩出这么远。

  传言,老板张勇对公司这两年的业绩增长状况不太满意,也鑫苑多任高管离开鑫苑的重要原因。

  虽然鑫苑规模增长并不明显,但事关企业生死的负债率却表现的异常“出色”。

  资产负债率,2014年录得70.27%,随后,这一数字逐年增长,2015年至2017年,分别录得73.72%、78.37%、83.44%,到2018年末,鑫苑置业的资产负债率已达到90.72%,2019年降低了约1个点,来到89.33%。

  可见鑫苑一直在与死神赛跑!

  2019年11月4日,惠誉评级发布报告称,将鑫苑置业的违约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并确认该公司评级为“B”。惠誉评级认为,鑫苑置业的杠杆率已经从2016年的45%上升至2018年上半年的58%。

  此外,鑫苑置业的利润率还低于与之规模相似、评级处于“B”区间的同业公司。2020年,1月16日,鑫苑置业购房尾款ABS项目被“终止”,与其高杠杆运行有关。

  让当年带头大哥张勇更为丢脸的是,不但业绩不振,失守郑州楼市,而且信用告急,频上郑州城管黑名单。

  去年年末,郑州市披露2019年第三季度城市管理领域失信企业名单,鑫苑旗下的河南仁信置业有限公司因擅自施工被罚款244.61万元、擅自占用城市道路罚款1万元,列入较重失信企业。

  一家堂堂上市房企,在其长期深耕的大本营,旗下子公司竟然屡犯擅自施工、违法建设等常识性错误,被处上千万元天价罚款,还被纳入失信黑名单,确实让人匪夷所思。现在的鑫苑集团,犹如一位没有信仰的野蛮人。一边挑战着政府的权威,一边伤害着相信它的业主。

  如果听闻鑫苑再次标榜鑫苑府是转型品质之作,不妨移步到鑫苑德润珺园实地考察一下。

  很多融入到骨子里的东西,是不可能轻易改掉的。就像升龙如果说自己回归郑州带来品质之作,相信大家一定保持怀疑!南三环附近可供选择的项目大把,何必去赌一个劣迹斑斑的企业了?

  作为起源郑州本地的开发商,早前也是以品质著称,但自从总部搬离郑州后,所开发楼盘在品质的道路上是越走越远,近两年在郑州的一些项目更是因为减配交付和延期交房问题不时有维权事件发生,在郑州购房者心中名声已经大不如前。

  如今的鑫苑,人才流失、品质下降,沦为彻头彻尾刚需开发商,且维权不断,不免让人为之叹息。当产品有大体量却无大品质,鑫苑置业的老板张勇,是否仍习惯于超然物外,又身在其中,只支着下巴,静静地隔岸观火?

  (来源:郑州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