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笔存了6年的万元党费 耄耋老人了却最后心愿

  来源:大众报业·海报新闻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赵晓丹 济南报道

  范传玺夫妇(左为卢秀荣,右为范传玺)

  1月17日,记者在济阳见到了87岁、有着63年党龄的范传玺。他戴着一顶黑色的羊毡帽,衣着朴素而干净,精神矍铄地邀请客人喝茶。交谈时,他只是和蔼地笑笑并摆了摆手。范传玺的家人告诉记者,老人已于一年前罹患阿尔兹海默症,失去了生活识别能力,已经无法与人交谈。

  就在六年前,身患胃癌、自以为将不久于人世的范传玺,偷偷存了1万元钱,并交待老伴,等自己“不行了”作为自己的最后一次党费交给组织。

  八旬老人一双鞋一穿便是十几年

  有着数十年历史的手表仍舍不得扔

  范传玺出生在济阳区垛石镇(现垛石街道)范家屯的一个穷村里,他的父母带着四个子女,仅靠5亩薄地艰难度日。家穷志不穷,范传玺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山东省水利学校,成为本村第一个中专生,并于19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光荣的党员。

  少时受过饥苦的范传玺生活格外朴素。“一双皮鞋跟个宝贝似的,平日只在重要场合穿,只要一回到家立刻脱下来换回布鞋。”在小儿子范卫东的回忆里,父亲鞋子、衣服一穿十几年是常态,家里的手表已经有五六十年的历史,表针早已不转,父亲仍不舍得仍。

  1993年,退休后的范传玺找了个“新差事”,早上4点半骑上一辆自行车,奔波在济阳的大街小巷上,伴随着清脆的车铃声将党报党刊送到每一户读者家中。这一坚持便是30年。

  “他从来不在外面吃早饭,送完报无论再饿、再晚都是回家吃,就是为了省下几个烧饼钱。”老伴卢秀荣说。

  对自己“抠”的范传玺遇到大事时却很大方。 2005年,老家准备修公路了,闻讯后,他带头捐了5000元钱,是个人捐款最多的人。他和子女们工资都不高,几个孙子孙女上学正是用钱的时候,这钱正是他省吃俭用挤出来的。

  一张存单见证老党员的初心和使命

  2014年初,范传玺发现自己身体痰中带血、整夜失眠、不断消瘦。在老伴和儿女的一再坚持下,他来到济阳人民医院检查,发现是胃癌晚期。说起拿到父亲诊断书的那一刻,子女瞬间泪流满面。

  虽然刻意隐瞒,范传玺还是从身边人的态度中觉察到了什么。他与老伴用过饭后,范传玺从口袋里郑重其事地掏出一张存单。原来他偷偷以老伴卢秀荣的名字存了一万元钱,并交待老伴,等自己“不行了”,把这1万元作为自己的最后一次党费交给组织。

  交代完后事范传玺心情格外平静,后来治疗取得了疗效,范传玺的病情不但没有继续恶化,反而症状开始减轻。

  没等一家人完全放下心来,另一个病魔不期而至。从2019年开始,范传玺开始出现言语重复、记忆衰退、自理能力下降的症状,不到一年,就彻底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以及与外界、家人的交往交流能力——他患上了阿尔艾滋海默症。

  2020年11月27日是范传玺的86岁大寿,子孙们齐聚一堂。卢秀荣拿出了这张存单,并说明了由来。

  党费缴纳收据与银行存单

  看着连最亲近的妻子、儿女也不认识了的老伴,卢秀荣几度哽咽。“现在你爹这个样子也算他说的‘不行了’,我这个年纪,也常丢三落四的。今天把这个存单拿出来,你们兄妹商量着办,了却了您爹这个心愿吧。”

  儿女们震惊了,震惊之后更是感动。他们理解母亲的心情,更感动于父亲对党深厚的感情。“当时我们这些孩子们就一个感觉,老爷子就是我们的榜样。”范卫东告诉记者。

  2020年12月14日,济阳区区直机关工委收到了一笔特殊党费:1万元本金加上6年的利息,共11060元。

  这笔钱是儿女们连本带息计算了数额后替父亲交上的。范卫东说:“这张存单我们家将永久收藏,就当做父亲留给我们的一笔无比珍贵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