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台雪超

  今年两会期间,青岛市政协委员、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心内科主任邵一兵在提案中建议,青岛应该尽早对建立健全医院陪护体系作出规划和措施。

  独生子女政策是我国已实行多年的国策,随着人口老龄化问题的日益加重,照顾老人,尤其是因病需要住院老年患者的照顾问题始终是每个家庭的重担。青岛市政协委员、青岛市市立医院东院心内科主任邵一兵在在提案中指出,一人住院全家动员,陪床、做饭、送饭、夜间看护使得大家疲于应付,聘用专业陪护费用高不说,陪护质量、专业知识、责任心等问题不胜其烦。目前社会上的陪护公司仅仅能保证陪护人员的健康情况和少知又少的医学知识,不用说基本的医学陪护经验以及相关疾病的基础知识,甚至不如患者和家属了解更多。

  另外受经济利益影响,一些陪护人员要求24小时陪床,对一些生活能利理的轻症患者来说是一个较重的经济负担。陪护人员在院内的管理,陪护公司也是鞭长莫及,这样就会造成很多纠纷的发生。既不利于患者疾病的康复,也不利于医院的管理。随着现代疫情发展长态化的趋势,医院已成为疫情的高发区和重点防护区域。各医疗单位实施了更严格的管理要求,这些措施比如单人陪床、陪护人员与患者住院期间均不可离院等都加重了患者及家属和社会的人力和经济负担,急需对现有的陪护模式进行长远规划和运作,以减轻患者家庭及社会的管理成本。

  其实在疫情发生之前,已经有些国家、城市在这方面釆取了一些好的探索,取得了成功经验。比如南京鼓楼医院规定,住院65岁以上的患者由病房统一聘用护工进行护理,不需家属陪床,由病区护士长与陪护公司共同对陪护人员进行培训和管理,根据陪护质量进行考核的绩效分配。

  针对建立建全医院陪护体系,他希望集政府、单位、社会共同力量解决这一难题,并提出以下建议。青岛市应该从长远出发尽快、尽早进行一些这方面的规划和措施,从根本上解决这一老大难问题。建议由卫健委牵头对先进国家及先进城市的优秀经验进行学习、评估,选择有资质的陪护公司和有条件的医院对接,制定可行的计划和方案进行试点,齐抓共管。引入第三方评估机构或患者家属、医务人员,热心公益的人员对试点医院的陪护工作进行评价,提出持续改进方案和建议并记入医疗单位年终考核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