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大众报业·大众日报客户端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高田

  2020年11月27日,聊城市东昌府区侯营镇侯营村竖起了一面英雄榜,榜上记载了牺牲在开封战役中的154名聊城籍烈士。而在2020年9月25日,河南开封市烈士陵园迎来了一批聊城客人,长眠于此72年的聊城籍烈士首次迎来了亲人的祭拜。

  1948年6月,开封战役打响,战争持续两个月,人民解放军将士牺牲近4万人。在开封市烈士陵园,载入史册的共有4496位,其中聊城籍烈士154名,至今依然有二十多名无名烈士还没找到亲人……

  从无名烈士墓到烈士名字刻在开封市烈士陵园英烈墙上,离不开聊城市东昌府区侯营镇关工委副主任王忠祥的奔走呼吁。原本可以颐养天年,王忠祥为何一直为烈士刻名的事儿奔波?

  他是烈士遗腹子

  王忠祥是烈士遗腹子,与新中国同龄,祖籍河南省沈丘县。王忠祥虽然没有上过战场,但红色基因却始终根植内心。1987年3月,他刚被批准为预备党员不到半年时间,便从多年的积蓄中拿出1000元作为特殊党费上交给党组织。2004年9月,王忠祥退休后被推举为东昌府区侯营镇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他发起成立了“学党史国史”爱国主义教育流动课堂,经常下乡讲述革命故事。

  2016年,王忠祥在学习党史时发现侯营镇在解放战争中有68名烈士献出宝贵生命,仅在开封战役中牺牲的烈士就有9名,他曾独自一人来到开封寻找聊城籍烈士的信息,一无所获。考虑到涉及整个聊城市的烈士可能更多,他决定尽快搜集、整理在开封战役中牺牲的聊城籍革命先烈事迹。然而,因为信息不全、牺牲年代久远、行政区域调整等问题,这个过程存在太多困难。

  为了准确核实烈士信息,不会开车的王忠祥骑着电动三轮车走遍聊城市122个行政村。不会用手机导航,他专门买了一张聊城地图,每到一处,他就在地图上画个圈,一步步地丈量。接受采访时,王忠祥拿出了画着圈圈的地图,因为多次折叠,地图北面的折痕处被贴上了胶带固定。

  4年来,他的寻访总里程已超过5000公里。由于路途遥远,很多时候,王忠祥清晨骑着电动三轮车出门,随身带着三轮车的充电器,每走到一处都要充电,以便继续赶路。最远时,王忠祥去过邻近禹城的高唐县固河镇,回到家时已是深夜。有时候,他赶不回家,就在半路的老乡家凑合一夜。

  在调查走访中,他发现不仅烈士事迹所记录甚少,甚至有些烈士的亲属都不曾知道自己的亲人是烈士。

  “我在走访东昌府区道口铺街道田庙村烈士高法合时,烈士的孙子高池林脑袋晃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俺们家没烈士,直到他拿出家谱,看到高法合的名字跟《聊城市开封战役革命烈士英名录》上的名字一致时,他才知道自己的爷爷是位烈士。”王忠祥说。

  王忠祥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奔走,志愿者张晓清、孙跃进、孟广峰等人,也在全市各地走访,搜集了大量烈士的资料,丰富了烈士们的事迹。

  2017年3月,王忠祥和吴玉征烈士的侄子吴广龙,张续中烈士的儿子张善友,以及张晓清、孙跃进、孟广峰等几位社会爱心人士再次去了开封市烈士陵园,他们将初步整理的《在开封战役中牺牲的聊城籍烈士名录》进行移交。

  经王忠祥收集整理,在开封战役中牺牲的有据可查的聊城籍烈士共154位。其中,没有任何亲属的烈士24名,牺牲时平均年龄21岁,平均军龄10个月,共产党员13名,记大功者1名。年龄最大的李风林,牺牲时37岁。年龄最小的胡德功,牺牲时年仅15岁。还有很多烈士没有结婚就牺牲在开封战场,亲属也一直没有烈士证。为了尽快促成刻名事宜,王忠祥又和其他几位志愿者拿着聊城各个县(市、区)的《革命烈士名录》,到所在地民政部门盖章。

  为了把154位聊城籍烈士的名字铭刻在开封战役英名墙上,2019年10月底,王忠祥把情况反映给当地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东昌府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局长杜广平第一时间安排工作人员和开封方面联系,并向聊城市局进行了汇报。

  2020年5月22日,聊城市、区两级退役军人事务部门工作人员和烈士亲属代表组成的工作组赶赴开封。双方随即召开座谈会,协商为聊城籍烈士登记、刻碑事宜。“八一”前夕,开封市烈士陵园在英名墙上完成了154位聊城籍英烈名字的补刻工作。

  为烈士女儿找回身份

  “烈士们终于有了‘归宿’,他们可以瞑目了。”面对采访,71岁的王忠祥激动不已。 2020年9月25日,开封市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管庆海作为烈士子女代表发言,讲到父亲管玉龙离家的场景时,他忍不住哽咽落泪。

  “得知父亲牺牲的消息后,我们一家老的老,小的小,几乎从没想过能去开封祭奠父亲。多亏了王忠祥主任的积极奔走和呼吁,不仅让父亲的名字上了英烈墙,也让我们这些后人能有机会来到先烈战斗过的地方进行祭拜。”管庆海说。

  但管庆海不知道的是,四年前,王忠祥骑着电动三轮车走访革命烈士后人时,曾到过东昌府区郑家镇管屯村寻访过管庆海,而当时管庆海在城区居住,两人未曾谋面。连续四年的走访,王忠祥整理了厚厚一摞烈士和烈士家人的信息交给了东昌府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工作人员,其中就有管玉龙烈士的。在两地退役军人事务局的积极推动下,才有了管庆海的开封之行。

  72岁的赵香成是烈士吴玉征的女儿。如果不是王忠祥挖掘整理,上门求证,赵香成都不知道自己是烈士遗孤。

  2017年,王忠祥在整理革命先烈吴玉征的资料时发现记录吴玉征的信息只有寥寥数字,烈士事迹并不完善。为了丰富烈士的信息,他走访到了张屯村,听闻吴玉征的妻子臧留景改嫁到了邻近的孟庄村,仍然健在,他随即又来到老人的家中拜访求证,但初次上门的王忠祥吃了闭门羹。后来在吴玉征侄子吴广龙和王忠祥二度上门求证下,她才承认。在多方的努力下,赵香成开始享受烈士子女的待遇。

  赵香成的母亲臧留景今年89岁,据老人回忆,她16岁嫁给了吴玉征,吴玉征一直是个进步青年,在入伍参军前,就已经是共产党员了。“1947年,共产党动员参军,每家都有人去当兵,吴家那个时候是他弟弟吴玉昌原要去当兵,他非得要替玉昌去,我拦着不让去没拦住。”臧留景回忆说。开封战役前,吴玉征曾回家探亲,后又返回战场参加了开封战役。

  1948年6月开封战役时吴玉征与侯营镇苏庄的苏清香并肩战斗。苏清香亲眼看着吴玉征在战斗中冲在前面,用机枪扫射低空飞机,为后续部队的进攻打掩护,不久便中弹牺牲。由于来不及收殓,苏清香只能拉了一个草苫子盖到吴玉征尸体上。

  战争结束后,本村和邻村一同前去当兵打仗的老兵都退伍回家,而吴玉征迟迟不见消息,臧留景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去堂邑县人民政府打听消息。“堂邑县距离张屯村二十多公里,当时没有交通工具,下过雨后,路上全是积水,只能抱着孩子蹚着水来回。”臧留景说。确认了丈夫牺牲后不久,迫于生活的压力,臧留景无奈之下带着年幼的女儿改嫁到邻村,并隐瞒下女儿烈士子女的身份。

  王忠祥走访近四年,收集了很多烈士感人的故事。“有的烈士妻子生女儿时,人在战场,托人给家里捎来二斤红糖,直到牺牲都没见过孩子一面;有的兄弟俩都牺牲在了战场上;还有的烈士牺牲了,没有烈士证,被传言当逃兵去了台湾……”王忠祥讲述时很激动。

  现在,王忠祥依然没有停下走访的脚步,在他家里堆积着厚厚的烈士资料,他把烈士资料做成表格,仔细地记录烈士家属的现状。他说,还有一些烈士不被人知道,但他们不应被遗忘,需要后人铭记。

  (大众日报客户端记者 高田 通讯员 王忠友 任佳 赵广砚 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