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报业·齐鲁壹点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宋少双 在东营的驾校报名了培训课程,因身体等因素不能按期完成;与驾校负责人协。。。。。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宋少双

  在东营的驾校报名了培训课程,因身体等因素不能按期完成;与驾校负责人协商退费,却不顺利。因为这件烦心事,目前在家休养的杨先生向本报进行反映。接到热线电话后,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2017年,杨先生在西城测井小区内的A驾校报了名,交纳了2000元左右的培训考试费、体检费等费用,“A驾校和另一个B驾校在同一个院子里,之前我的办公室也在这院子里,所以和两个驾校的负责人比较熟悉,我觉得都是熟人没必要搞的那么见外,就没索要培训合同和收据。报名后,A驾校负责人说驾校总部在滨州,然后让我去滨州进行登记、体检,又花费了近200元。结果钱交出去了,A驾校方告诉我因为我曾有交通违章经历,需要到2018年2月份才能学习。期间我又因为身体原因动了手术,曾有过放弃学车的念头,但驾校负责人劝我等痊愈后来学习试试,我就答应了。后来我又多次找驾校负责人提出退款的想法,对方却一直在敷衍,直到去年我得知A驾校因为违规经营已被相关部门查封。”

  得知消息的杨先生赶紧跑到驾校地址查看,发现驾校大院已经搬空了,“随后我电话联系到A驾校的负责人,对方说因为被查封了,所以将驾校剩余资产以及我的学车费用都转交给了同院的B驾校。”杨先生告诉记者,“A、B驾校是被一块查封的,我一直怀疑A、B驾校就是一家的。后来我得知B驾校的负责人在其他地方又办了驾校,我联系到了他,对方表示我可以去继续学习,但想要退学费的话得携带相关证件去A驾校的滨州总部办理,而且想要退掉全部的学费几乎不可能,估计也就能退几百元。我花了2000元一节课没上,直接给我扣掉1000多元,这样合理吗?”杨先生非常气愤。

  杨先生与记者拨打了A驾校负责人的电话,但始终无人接听。随后记者又联系到了B驾校的负责人,对方表示A驾校的负责人之前已经将杨先生的报考信息录入了车管所,所以想要退掉全部的费用比较困难;而且杨先生的学费目前依然有效,可以去他目前所经营的驾校继续学习,但不方便向记者透露自己驾校的名称和地址。

  对于杨先生的遭遇,山东汇研律师事务所的律师毛法腾认为,杨先生因为前期的大意,没有留下缴纳学费的相关证据,如果驾校方否认曾收取过杨先生的学费,那么法院将有可能不予支持起诉,所以杨先生想要走法律程序维权应该是比较困难的。毛法腾为此提醒广大市民,在参加类似的机构培训时,一定要保存好合同、收据等相关的证据,这样才能在利益受到侵害时方便维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