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9月,两岁半的女孩满满因为身体不适入院检查,被确诊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为了给满满治病,一家人从老家潍坊辗转来到济南。小小的女孩病情严重,造血干细胞移植是她痊愈的希望,可巨额的医药费几乎压垮了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为了救治满满,13岁的姐姐冉冉也暂时中断学业,一边在医院附近摆摊卖衣服,一边在为移植手术做着准备,“我和妹妹配型成功了。”在孩子的世界里,捐献造血干细胞是件有些让人恐惧的事,可冉冉说为了妹妹,她一点也不害怕。

  女孩冬日街头摆摊,只为给妹妹筹集医药费

  11日上午,济南市动物园南门附近,摆摊的商贩占据在道路两侧,往来行人在各自感兴趣的摊位前挑拣着商品,商贩的叫卖声、过路行人的询问声、摩托车的发动机声……各色声音交汇在这处街边的小市场,一派熙熙攘攘的场景。

  就在这番热闹下,路西侧的一处小摊显得有些不同,两根绳子挂在行道树上,上面挂着十几件童装等待售卖。就在这排童装后面,摊主小小的身影几乎被完全遮住,这是个看上去只有十几岁的小女孩,她似乎还不懂得推销商品,只是静静地站在后面,一边照看着刚到她腰那么高、跑来跑去的弟弟,一边做着手中的习题,但只要有人驻足挑选衣服,她就会放下手中的笔,上前介绍一番。

  女孩名叫冉冉,今年13岁,摊位前竖着的求助牌子,解释了此时她没在学校,在街边摆摊的原因,“我的妹妹得了白血病,治病需要很多钱。”说这话时,冉冉的声音很轻,今天也是她第3天出摊,最近几日的上午和傍晚时分,在这里总能见到她的身影。

  过了一会儿,有个手提着两个卷心菜的男人朝着摊位走来,他是冉冉父亲栾兴涛,“我刚刚去买菜了,一会儿要去医院给孩子送饭。”他口中住院患病的孩子是今年只有2岁半的女儿满满,她被确诊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就是这场大病,彻底打乱了一家人的生活。

  2岁半女童患上白血病,“有小虫子在咬我”

  在栾兴涛眼里,女儿满满一直是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他从没想过有天女儿会得这样的一场大病。时间回到今年9月,那时的满满还不大会走路,话也才说得磕磕绊绊,“本来都挺好的,结果有天突然发起烧来,还退不下去。”栾兴涛说,与高烧不退相伴的,是身体的不适,小小女孩说不清哪里不舒服,只能一个劲地重复“有小虫子在咬我”。

  感觉不对的栾兴涛与妻子带着孩子去了当地医院,检查的结果不容乐观,“大夫让我做好准备,说情况不好,他们这边看不了,让去上级医院再查。”就这样,他带着满满从潍坊老家来到了省会济南,辗转几家医院,满满的病情也得到了确诊,“是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

  自从确诊患上白血病,满满的生活就是围着各处医院打转,吃药、穿刺、化疗……家人每天都在期待她的病尽快好起来,可满满的病情依旧发展得很快,“大夫说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做造血干细胞的移植”。

  姐姐想要捐髓救妹,“为了救她我不害怕”

  要想做移植手术,寻找合适的捐赠者是第一位的,全家人也第一时间做了配型,结果令人欣慰,13岁的冉冉和妹妹满满配型成功。女儿的病有了希望,可接下来的问题也必须解决,“进舱移植需要30万元,家里实在没有这么多钱了。”

  栾兴涛说,几年前家里曾出过一次交通事故,作为责任方,自家赔了对方家庭20万元,直到满满生病时,家中还有6万元的外债,自己是带着仅有的1000元存款送女儿去的医院。几个月的治疗,满满的治疗费又花去了十几万,“这些钱都是东拼西凑借的,好在有些好心人捐助。”他说,这次移植需要的费用,让全家一筹莫展。

  积蓄全部花空,家中仅剩的,就只有去年满满妈妈开服装小店时剩下的部分童装库存,趁着冉冉来济南做配型检查之际,父女俩就在街边摆起了小摊,希望能尽力筹集一些医药费,“一件衣服也就是10元、20元的,就想能筹多少是多少”。

  以前在家时,妹妹满满最喜欢缠着姐姐冉冉玩,常会打扰到姐姐写作业,每每调皮捣蛋时,冉冉都会觉得妹妹真是个“小讨厌”,可如今满满躺在病房,看着她憔悴的样子,冉冉最希望的就是妹妹能变回以前那个“小讨厌”,围着自己打转,“我真的很心疼她。”

  在孩子的世界里,捐献造血干细胞是件有些让人恐惧的事,可冉冉说为了妹妹,她一点也不害怕。“只要她能好起来,做什么都可以。”

  目前,2岁半的女孩满满正在医院等待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如果您愿意向她伸出援手,可以与女孩父亲栾兴涛联系,联系电话:18660694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