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董昊骞 济南报道

  12月10日,《问政山东》栏目关注“企业改革攻坚行动”。2017年,国务院国资委、中央编办等6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国有企业办教育医疗机构深化改革的指导意见》,提出对国有企业办教育机构、医疗机构实行分类处理,分类施策,深化改革,2018年年底前基本完成企业办教育机构、医疗机构集中管理、改制或移交工作。山东省也推出了相关通知,全力推进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改革。经过几年努力,这项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不过有的企业在推进这项工作时,仍然有困难。

  到现在都弄不懂,就想着赶紧办退休

  枣庄矿业集团是山东能源集团的全属企业,枣庄矿业集团中心医院隶属于该企业管理。记者走访发现,截至目前,医院仍未完成移交工作。

  据悉,2018年4月10日,北大医疗产业集团与枣庄矿业集团共同成立了山东北大医疗产业集团管理有限公司。枣矿集团枣庄医院也最先开展了合作试点。北大医疗集团与枣庄矿业集团各持有50%股份。记者调查发现,枣庄医院并没有完全脱离枣矿集团。

  枣矿集团枣庄医院工作人员反映,该医院目前仍为枣矿持股,并未脱离枣矿集团。

  此外,2018年4月20日,兖矿集团与新里程医院集团签约。按市场化原则,对兖矿总医院进行改革重组,对兖矿集团东滩矿医院进行托管模式改革。但记者了解到,2018年托管至今并未进行托管移交。

  兖矿集团东滩矿医院职工负责人透露,即使在托管期间,人事关系也都在兖矿集团下属煤业公司,到期后不知道怎么办。

  作为托管方的兖矿新里程总医院工作人员则表示,他们没法管,“人不归我们,财务管理不归我们,让我们去管,怎么管?安排付个款都安排不了,还能管事儿?”他说,“(现在财务)还是归矿上,啥都没过来。”

  记者了解到,双方自2018年建立托管关系至今,关系一直没理顺,移交工作困难重重。而在没有完成人事关系提交的情况下,医院的医生也不知道下一步的发展。

  兖矿集团东滩矿医院工作人员说:“12月就到期了,到期之后我们也不知道。”

  另一位医院工作人员称:“要是归兖矿就是国营医院,要是归新里程就是民营医院,现在我都弄不懂,我就想着赶紧办退休。”

  成立工作专班尽快实现办社会职能剥离

  由于兖矿集团和枣矿集团现在属于山东能源集团旗下。10日晚间,山东能源集团公司董事长李希勇在《问政山东》栏目接受采访时表示,兖矿总医院和新里程医院进行了混改,其中,总医院的混改是比较顺利的,但东滩矿医院因为资产质量差、人员多,在托管方面,没有达成很好的一致。“所以我们正在积极与合作方协调,托管试行期结束后,要规范整个托管行为,把人财物完全移交给运营方,实现规范的托管。这项工作年底前能够全面完成。”

  李希勇称,枣矿集团医院情况比较特殊。在与北大医疗合作中,前面的法律程序全部走完了,正在实施混改时,北大医疗的母公司——北大方正破产重组,出现了债务危机,因而枣矿集团的注册资本金也受到了监管,若再推进就有违法违规嫌疑,所以山东能源集团正积极协调对方。争取2021年一季度末,监管解封之后,就实现整体改革任务移交。

  山东省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任高长生表示,国有企业剥离办社会职能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工程。而且越到后期越困难,有些硬骨头越要啃。

  他认为,国企剥离办社会职能的难点有三方面:首先是资金落实较难,因历史等原因,办社会队伍庞大,不论是转交地方还是转交公众机构,资金的筹集都需要社会各方;其次是人员安排困难,这些办职能企业的人员较多,如何保证他们最后有一个好归宿,让员工利益不受损,是国资委和企业必须要考虑的;最后则是协调有一定难度,因为它牵扯到方方面面、各层各级各部门,需要大家共同发力,才能办好这项事情。

  山东的国企办社会职能剥离工作于2018年年底已基本完成。但高长生坦言,在过程中有些单位改革的不是很彻底,经营起来仍比较困难,还遗留了些问题。“除了改制、托管外,省国资委还能提供的方式就是整合重组。重组确实涉及方方面面,但不能因为困难就停滞不前。”他承诺,会后将组织有关方面,形成工作专班,尽快拿出一个可操作性方案,向前推进。争取3个月能实现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