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铁矿石做起产业链大文章,如今又面临“沉甸甸”转型压力

  一个小镇的“链长制”实践

  □记者纪伟报道 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航拍图。

  □记者纪伟报道 从外地搬迁至此的福思特阀门科技(山东)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正在组装阀门。

  ■编者按:在产业发展过程中,上中下游的企业只有融合贯通、协同发展才能提升产业链的整体实力。在这样的背景下,今年我省决定全面推行“链长制”,通过介入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沟通协同环节,以“链长制”方式在要素保障、市场需求、政策帮扶等领域精准发力,形成稳定、发展、提升的长效机制。

  围绕特色产业如何建链、延链、强链、补链,本报记者近日在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蹲点采访,聚焦微观,解剖麻雀,以期对做好相关工作带来一些启发。

  □ 本报记者 纪伟 杜辉升

  本报通讯员 贾传龙

  一个小镇,围绕一枚铁矿石,能拉出多长的链条?链长制在这里发挥怎样的作用?

  在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当地正围绕铁矿石,按照“点石成金”与“变废为宝”的思路,打造“链式经济”的产业链条。在这个小镇规划的10.5平方公里核心区里,仅2019年就新招引了13家企业,并有9家实现了投产。截至今年9月份,又新招引了7家企业,年内将有3家实现投产,明年10月底之前所有项目将全部投产。

  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是如何围绕一枚小小的铁矿石做起产业链的大文章?近日,记者来到这里蹲点调查。

  产业链就是价值链,搞清楚原料是如何在产业链上不断增值的,也就明白了当地的产业链条应该如何组建“矿石沿着链条走”

  11月12日,记者抵达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时,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在小镇指挥部的食堂里,工作人员正端着餐盘排队取餐。小镇指挥部副指挥王家祥正吃着饭,手机铃声一刻也没断下来,找他协调工作的人太多了。

  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位于该县矿产资源集聚区,光是附近区域已探明的铁矿储量,就达到了13亿吨,最先在这里落户的是几家采矿企业。2017年,为了实现矿产资源就地深加工,兰陵县招引了济钢集团下属的山东国铭球墨铸管科技有限公司前来落户。该公司投资20亿元,在这里建成了一家单体规模世界第一的铸管企业。自那以后,国铭的高炉日夜不歇,将铁矿石冶炼成铁水。

  “之所以把工厂从济南搬来兰陵,也是看中了当地丰富的矿产资源。现在厂区离最近的矿山不到200米,几乎就是坐在矿山上进行生产。”山东国铭球墨铸管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蔡可辉说。

  “但这样的深加工程度,并没有将铁矿石的价值吃干榨净,我们决定沿着产业链向下深挖。”王家祥熟练地梳理着一张价格表:传统铁矿开采,每吨原料仅价值250元;精选提取后打磨成铁精粉,价值也不超过每吨1000元;但如果将铁矿石熔炼成铁水,再加工成铸造产品,每吨的售价将达到6000元;而在铸造产品的基础上继续深加工,生产阀门产品,每吨价格就能突破1.2万元。

  国铭的落地,让这张前景十足的价格表成为现实。

  国铭的主业是利用高炉熔化铁水,再生产球墨铸管。但在实际操作中,国铭的高炉内每年都会产生40万吨富余的铁水,无法内部消化。兰陵县便瞄准这部分过剩的产能,成功招引了下游的德鹏、美利林等铸造企业前来落户。

  去年初这个小镇正式运营,今年,兰陵县又在装备智造小镇内建设了泵阀科技产业园,招引了福思特等7家阀门加工企业进驻。这些企业对德鹏生产的阀门铸件进行精密加工,进一步延长产业链条。

  “目前我们正在招引制造泵产品的企业,这类产品每吨的售价可以超过2万元。到那时候,一枚铁矿石的身价,将在矿山门口实现80倍的增值。”王家祥说,从矿石到泵产品,就是一条“泵阀全产业”链条,“矿石沿着链条走”,价值也随之水涨船高,就地实现了“点石成金”。

  在国铭厂区的东北角,一条向东延伸出厂区、横跨公路的传送带格外引人注目。王家祥告诉记者,这条传送带连通着一家可以“变废为宝”的企业——九星建材。

  兰陵铁矿石中的铁含量通常在50%以上,在筛选和冶炼环节,国铭每年会产生约60万吨固体废物与135万吨尾矿砂,以及大量的废弃煤气、蒸汽。

  针对这种情况,兰陵县招引了九星建材,使用其中的固体废物与尾矿砂等废渣进行精细研磨,每年可以生产60万吨微粉,这种微粉可以作为生产水泥的替代材料。微粉再添加几种配料后,就能生产出水泥,这种水泥每吨的生产成本约300元,其中废渣的价格是每吨约200元。而市面上水泥的价格是每吨500多元,成本优势非常大。同时,小镇内还有另一家装配式建筑企业,可以就地利用九星建材生产的18万吨微粉,每年生产30万立方米混凝土建材。

  此外,位于小镇东侧的宏力建材和即将投产的鑫耀ALC新型建材项目,以往使用天然气作为生产原料,落户该小镇后,现在可以利用国铭产出的1.5亿立方米废弃煤气和富余的26万吨蒸汽进行生产,每年节省约2000万立方米天然气。

  目前,兰陵以九星建材等4家建材企业为基础,在小镇内建设了新材料产业园。这4家企业全部投产后,每年可以消化尾砂、尾泥等固体废物380万吨、高炉废弃煤气1.5亿方,将小镇产生的工业废料就地消化。生产的新材料年产值57.6亿元,实现了“变废为宝”。据了解,等几家新落地企业陆续投产后,整个园区的万元工业产值能耗,将由1.82吨标准煤降至0.38吨标准煤,预计降幅达到79%。

  仅仅依靠国铭一家龙头企业,兰陵县就在一座10.5平方公里的工业小镇内,实现了产业链条的纵向延伸、横向扩展和绿色发展,让各种生产资料高度聚合,企业也实现了降本增效,走出了一条新型工业化发展道路。

  企业有上游供应商,也有下游客户,这是极佳的招商线索,用好这些资源,是发展“链式经济”的秘诀

  “链式经济”如何招商

  11月12日下午,离开国铭的厂区向南走,前往其下游企业山东德鹏金属科技有限公司。在路上,王家祥打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比喻:在铁矿石“点石成金”的产业链上,如果国铭是龙头企业,那么像德鹏金属这样的铸造企业就是至关重要的“龙脖子”。因为德鹏金属等企业是连接着高炉铁水与泵阀企业的中间环节。

  国铭与德鹏金属的大门相隔一公里,但两家企业的厂区仅有一墙之隔。厂区间的围墙上,还有一扇几米宽的大门,每隔一个多小时,就有一辆载着大铁罐的卡车穿过这扇门。

  “车上的大铁罐叫铁水包,里面装的是从国铭的高炉里运出来的15吨铁水,超过一千摄氏度。”山东德鹏金属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李鹏程说,国铭的高炉和德鹏金属的铸造车间之间,直线距离仅有一公里左右,两家企业破除院墙,开辟了一条铁水运输线路,热气腾腾的铁水在这两家企业间,几乎实现了无缝对接。

  但几年前,两家企业的合作方式并没有这么方便。德鹏金属的总部在潍坊市,多年来一直从国铭的冶炼车间购买铁水。那时,国铭的工厂还在济南市。国铭从兰陵县采购铁矿石后,运往济南冶炼,炼出的铁水经过冷却后,制成铁块,再运往位于潍坊的德鹏金属铸造车间。德鹏金属需要耗费大量电力,将铁块二次加热熔成铁水,才能用于生产管件、阀门。粗略计算一下,这条铁矿石的成“材”路超过500公里。

  原材料长途奔波带来了成本飙升。李鹏程算了一笔账,加热一吨铁水,需要消耗400多元的电费,如果国铭每年生产出的40万吨富余铁水全部供应给德鹏金属,按照现在的循环经济模式,可以为德鹏金属节省电费2亿多元、铁块运输费用6000多万元。这对于目前年营收不到十亿元的德鹏金属来说,是一笔巨款,极大地提升了德鹏金属的利润率。

  离开德鹏金属再向南走几百米,就来到了德鹏金属的下游企业福思特阀门科技(山东)有限公司的精加工车间。机器旁摆放的阀门铸件,正是前几天刚从德鹏金属的铸造车间运过来的。工人将阀门铸件放进车床固定好后,机器便开始作业,阀门铸件上一些不规则的凸起很快被磨平。再经过烤漆、挂胶等工序后,就可以进入组装车间。

  福思特阀门科技(山东)有限公司总经理梁敬裕正在组装车间里指挥工人安装机器。

  福思特与德鹏金属也是多年的合作伙伴。德鹏金属在兰陵的新厂房正式开工建设时,梁敬裕专程从天津来到兰陵,参加了奠基仪式。也正是在那次奠基仪式后的参观环节,梁敬裕决定将自己的企业搬迁到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

  梁敬裕所在的福思特阀门集团是深耕行业几十年的企业。上世纪70年代,梁敬裕的父辈就开始经营阀门生意,目前该集团在福建、浙江、天津等多个省市都有子公司。在梁敬裕的设想中,未来两三年内,福思特阀门集团将把总部和各地的子公司逐步搬迁到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

  “我们看中的是小镇将要建成的完备供应链。”梁敬裕告诉记者,一件阀门产品的全产业链其实非常庞大,不仅包含铸件、电动头、手柄、垫片等常规意义上的配件,还包括用于产品包装的泡沫袋、打包带、纸箱等产品,全部算下来,需要几十家相关企业做配套。在梁敬裕看来,只有相关配套企业扎堆在一起,整个产业链上的企业才能实现减本增效。而福思特在小镇建设的烤漆挂胶车间,功能定位就是泵阀科技产业园内同类阀门企业的共享车间。车间共享,一方面可以为福思特分摊烤漆挂胶设备的成本,另一方面同类阀门企业进驻后,也可以免去自建烤漆挂胶车间的投入。

  目前,由于德鹏金属已经在小镇投产,再加上泵阀产业园即将落地的专业铸造企业,福思特可以就地获得“全型号”的阀门铸件。

  “就拿国内的阀门产业来说,高端企业主要在浙江温州,中端企业分布在福建和天津,对产业现状了如指掌,链式招商才能有的放矢。”兰陵县招商促进中心主任郭名远告诉记者。在兰陵县,小镇指挥部主要负责项目落地后的服务保障工作,而项目招引环节主要由兰陵县投资促进中心谋划和统筹,该县各开发区、工业园区也都给予招商方面的支持。为了落实兰陵县链式招商的发展思路,兰陵县投资促进中心专门抽调了精干力量组成产业研究小组,围绕铁矿石的上下游产业深入钻研,摸清产业发展脉络,进行有针对性的精准招商。

  最重要的是,有了前期落地的项目,郭名远得以依托小镇的企业家开展以商招商。今年,郭名远曾数次前往福建招引阀门企业,德鹏金属的企业负责人每次都一同前往,为郭名远引荐行业内的企业家,成功招引了不少项目。在一些地区,如果是企业家帮助当地政府招商,项目落地后当地政府往往会给予企业家一定奖励,但在这几次成功的招商活动中,德鹏金属分文未取。

  “帮助小镇招商,德鹏金属的动力也很足,因为在小镇落地的阀门企业越多,德鹏金属的产品销量就会越高。”郭名远说,兰陵县建小镇是为了税收,企业是为了利润,通过打造链式经济,政府与企业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谈起下一步的招商工作,郭名远说:“目前,小镇的产业集群初显雏形,我们一次最多只能招引几家企业前来,等小镇里形成了完备的配套产业链,企业会竞相前来落户。产业链招商,就是越到后期越容易。”

  项目扎堆落地,厂房密集建起,如何让各个政府部门协同发力,助推各条产业链迅速起势?专职指挥部与企业秘书的组合拳获得了不错的成效

  15名“企业秘书”

  兰陵县依托“链条经济”的发展思路,用一年多的时间让装备智造小镇全面起势。在2019年新招引的13家企业中,目前已经有9家实现了投产。

  美利林科技(临沂)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耐磨钢球的铸造企业,这种耐磨钢球用于矿山企业研磨铁矿石。生产所需的原料,正是国铭提供的铁水,两家企业隔着一条马路东西相望。

  去年7月,在兰陵县的招商团队多次上门洽谈后,美利林公司的负责人从湖北省黄石市来到兰陵县,签订了进驻协议。用美利林公司总经理周俊润的话说,兰陵智造小镇有两项优势让他们无法拒绝:其一是供应链完备,铁水就地取材,生产成耐磨钢球后还可以就地卖给当地矿山企业;其二是交通便利,陆上运输可以依托临沂市发达的商贸物流基础降低成本,海上运输方面,兰陵县毗邻山东东南部的几大港口,对于正在开拓海外市场的美利林来说十分便利。

  协议签订后,美利林立即开始如火如荼地建设新厂房。但没干几个月,新冠肺炎疫情袭来,虽然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的建设工地二月底就开始逐步复工,但春节前,美利林的管理层全都回到了位于湖北的公司总部。一直到四月底前,新厂房的工地上都只有当地施工方,与小镇给美利林分配的两名“企业秘书”。

  提起疫情期间施工的困难,美利林的“企业秘书”刘飞龙有颇多感慨。第一个难题就出现在正月里。二月下旬,美利林从上海订购的一批厂房外墙瓦片,运到了兰陵县的高速口,为了保证施工进度,刘飞龙向兰陵县疫情防控指挥部提交了申请,按照疫情防控的相关要求,将货车接到了工地。紧接着又从县城内安排了工人与设备,卸货、堆放、吊装。40多人仅用了三天时间,就完成了厂房外墙的建设。

  但最困难的还是厂房内部的建设。没有企业方在场,施工方仅凭着一堆设计图纸无法准确施工。刘飞龙便建了一个微信群,将企业方、施工方、设计方全部拉了进来,施工现场遇到的小问题在微信群中实时对接,要是问题复杂一些,刘飞龙就打开视频通话,通过小小的手机屏幕协调解决难题。就是在这样困难的施工环境里,美利林完成了厂房主体的建设。

  “过年之前我们回湖北的时候,工地上只有尘土和几根钢梁,等到我们四月份再来到工地的时候,崭新的厂房已经建好了。”虽然这件事已时隔半年,但11月14日,周俊润坐在装潢精致的办公室里回忆起这段经历,还是忍不住对着刘飞龙竖大拇指。

  告别周俊润,刘飞龙继续带着记者在小镇内走访。在路上,刘飞龙告诉记者,所谓的“企业秘书”工作制,是兰陵县创新开展的一种帮扶企业模式。兰陵县在发改、审批等县直业务部门和周边乡镇抽调高素质的专职干部常驻小镇,为每个落地企业配备专职秘书,全天候驻点项目现场提供服务,全程帮办各项手续,协助制定建设进度,解决工作推进期间出现的问题。目前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指挥部共有18名工作人员,其中15人都是企业秘书。

  “简单来说就是,有事靠上,无事不扰。虽然同建设、同工作,也要守住‘亲’‘清’政商关系的底线,不能‘吃请’和‘请吃’。”刘飞龙说。听完这句话,记者脑中又浮现出刚才采访周俊润时的一个细节:周俊润见客人坐定后,很自然地拿起办公桌上的香烟递给刘飞龙,但刘飞龙只是轻轻摆手推辞,又转手从自己的兜里掏出烟和火,点了一根。

  去年7月至9月,小镇建设迎来了高潮,项目密集落地,配套设施建设一个接一个地提上日程,包括刘飞龙在内的指挥部全体工作人员,连续三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休一天假。同时,指挥部每天下午六点半还要开一个总结会,通报企业建设进度、汇总当天遇到的建设难题,推着项目往前跑。小镇指挥部也在今年1月份获得了省委、省政府颁发的“攻坚克难奖”。

  发展链式经济的道路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在相对薄弱的产业基础上发展产业集群,项目招引、土地供应、资金支持等方面,都会给地方政府带来压力

  被婉拒的优质项目

  虽然兰陵县装备智造小镇的发展看起来一帆风顺,但在采访过程中,小镇指挥部副指挥王家祥也坦言,为了保证进驻小镇的企业紧紧围绕产业链实现协同发展,一些以往看起来高利润、高税收的优质项目只能无奈婉拒。

  今年年初,一家铸造企业通过某地行业协会的引荐,向小镇提出了进驻申请,希望利用国铭的富余铁水就地加工铸件产品。在考察企业的过程中,兰陵县的相关部门发现这家企业产品利润率高,很有发展前景。但在正式洽谈阶段,企业方表示,即使未来他们在小镇的产业链中实现了成本降低,也不保证会将这部分利润让利给小镇内的下游企业。

  “经过多方测算,这类铸造企业落户小镇后,每吨产品的成本会降低200元左右,如果这家企业不愿意和产业链上的下游泵阀企业共享降本增效的红利,就不利于小镇的链式经济发展。”王家祥说,最终这家企业没有进驻小镇。

  同时,为了保证进驻企业的质量,兰陵县还在项目招引工作中,针对洽谈的目标企业,设立了“环保、安全、投资强度、亩均税收、万元工业产值能耗”五项指标,将不利于产业链发展的企业排除在外。曾有一家产值不错的不锈钢企业想在小镇内进驻,却因能耗过高而被婉拒。

  类似的难题有很多,要想建起完善的产业链条,需要一大批企业扎堆经营,给有限的土地供应指标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兰陵县一方面想方设法为小镇增加土地供应,一方面在项目规划阶段,就引导企业提高土地集约利用率。密集地大拆大建,也带来了不小的环保压力,工程车辆频繁进出,道路两旁的草木很快就会披上一层沙土。采访期间,记者注意到,小镇内外的道路上,清扫、喷水的环卫车辆一直往复不歇。此外,为了破解产业链上下游企业的融资难题,兰陵县还引进了中交集团“供应链金融”平台,有效降低了进驻企业的融资成本。

  最为重要的是,目前这座小镇还面临着“沉甸甸”的转型压力。

  “目前落户小镇的企业都是重工业或重化工业的企业,轻资产高科技的企业还是太少,所以我们提出了‘二次转型’的概念。”王家祥说,第一次转型是指从采矿区向工业小镇转型,“二次转型”就是要发展更多科技富集型企业。

  为此,小镇目前正立足“产业链”健全“创新链”,建设了一座综合科研楼,面向未来的泵阀产业发展方向,布局智能阀门产业,开拓高端市场。同时,兰陵县还与中铸协等协会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未来将通过行业协会邀请更多科研院所前来,与小镇内的企业一起开展科研攻关,实现成果就地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