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戚云雷

  今年6月,济南市民杨先生在经四路的易学优教育报名了长沙一所大学的自考本科考试,并缴纳12800元的费用,工作人员称考试很容易,看看书就能通过。但10月当他参加考试后却有一科没考过,而他的学籍在学信网上也查不到。他试图联系易学优教育的工作人员申请退款,对方却表示考试通不过是他自己的事,他们只能安排补考,无法退款。

  花12800元报名自考本科“很容易”的考试竟没通过

  据杨先生介绍,因自己学历比较低,他老婆担心以后会影响孩子上学,便在网上寻找学历教育机构想要报名自考本科,最后找到了济南易学优教育,工作人员向他推荐了长沙一所大学。“当时他们说看看资料考考试,到10月份去长沙考试,考试很容易通过。”

  听到易学优的工作人员说考试很好过,而且明年6月就能拿到证,杨先生就报名了长沙这所大学的自考本科考试,并缴纳了12800元的费用。杨先生说,他报名缴费后,易学优并未给他任何学习资料,也没有安排他上任何网课,他觉得可能是因为考试太好过了不需要看资料,也就没太在意。

  直到9月份临近考试时,易学优教育的工作人员突然联系到杨先生,称没法安排他去长沙考试了,只能在济南考,并寄给他两本参考试题。“都快考试了哪儿有时间学啊?当时我就不想考了,想退费,他们让我放心,说看看书就行,考试三四十分就能过了。”杨先生说。

  今年10月,根据易学优教育的安排,杨先生参加了长沙某大学在济南的自考本科考试,总共考了两科,一科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一科中国近代史。但出成绩后,杨先生傻了眼。“一科56分,一科68分,也就是说没考过。”杨先生说,当初易学优的工作人员说考试很简单,看看书就能过,但现在自己没考过,他找到易学优讨说法,但工作人员却表示,考不过是他自己的事儿,他们只能安排补考。

  “补考就是明年报名再考,他们本来说考试很容易,明年就能拿证了,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杨先生告诉记者,此前易学优教育的工作人员称交过费用后就能在学信网上查到学籍了,后来工作人员又说推迟了,但直到现在他都未查询到自己的学籍信息。

  由于考试未通过,也未查到学籍信息,杨先生不想再继续考了,打算找易学优教育退款,但工作人员却表示无法退款。而当他要求易学优教育拿出给他在长沙这所大学报名自考本科的相关资料时,工作人员也拿不出来。“我要求他们全部退费,并保留下一步要求赔偿的权利。”杨先生表示。

  涉事教育机构拒绝接受采访:学员可以走第三方的法律程序

  资料显示,济南易学优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一家从事成人高考、网络教育、自学考试等成人学历类的专业学历教育机构。天眼查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2年,在市中区市场监管局登记,经营范围包括教育咨询(不含出国留学咨询、中介及办学);企业管理咨询;社会经济咨询(不含金融、证券、期货投资咨询及中介)等。

  杨先生与易学优教育签订的自考助学协议显示,杨先生报考的是长沙某大学的工程管理本科专业,缴费12800元,服务期限为3年(6个月期)。易学优教育除了要向杨先生公布课程安排、作业和考试时间等信息,还要提供学籍注册、报考等报考服务,以及政策咨询、流程培训,“但不完全提供代报名服务”。此外,学员还可通过学习资料下载学习资料,但纸质资料则在考前一个月发放。

  根据杨先生的提供的截图,记者看到,易学优教育的一名工作人员在朋友圈中发布的大量自考广告中,确实有“卷面分20-43以后即可通过考试”“考45分就可以过线,简单轻松”“通过率极高”等字样,但其中并没有杨先生所报考的长沙这所大学。

  11月19日下午,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来到位于经四路的易学优教育。在记者出示工作证后,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领导不在。记者提出留下电话让其领导回电解释,但该工作人员却表示他们拒绝接受采访。“学员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走第三方的法律程序,这些都可以,我们都接受。但这个问题是我们跟学员之间的问题,可以让他直接跟我们联系。”这名工作人员称。

  律师:教育培训机构未尽完善的培训义务应退还部分费用

  山东舜翔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建华认为,如果学员与教育机构签的是培训合同,商家也提供了教材等相应的培训服务,至于考试成绩怎么样和学员自己是否认真学习也有很大关系,很难根据分数的高低去苛责培训机构退款,除非培训机构明确把“考不过全额退款”的承诺写在合同里。

  针对杨先生说自己6月份报名后教育机构未安排自己上课也未给考试资料,直到临近考试才给了两本参考试题的情况,王建华表示,双方签订协议后,如果教育机构没有尽到完善的培训义务,未对学员培训也未进行指导,仅仅是收费,那么学员可以主张教育机构退还一部分费用。

  目前,市面上存在各种各样的教育培训机构机构。王建华也提醒市民,在报名培训机构签订合同之前,一定要以白纸黑字的书本合同为准,培训机构所做的任何承诺如果不能写到合同里,一律视为无效。所以市民要提高警惕,不要被营销人员的口头承诺所诱导,否则出现纠纷很难取证,也会使自己在维权时处于不利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