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MF704、雷沃M804、时风1304、萨丁1404……在山东省临沂市郯城县胜利镇徐蒲坦村,这些满身泥土的庞然大物,被修整、清理过后,整齐地码在一起等待下家。

  在快手短视频平台上搜索“徐蒲坦村”,就能看到大量随缘拍摄的拖拉机短视频。没有音乐、没有剪辑,更谈不上拍摄技巧,上来就是只有内行人才懂的专业用词,晃晃悠悠的镜头对准了院里的新到货二手拖拉机。

  这下,更解释不清“山东人都会开拖拉机”这事儿了!

  土味+专业 田间地头直播卖二手拖拉机

  徐蒲坦村被业内称作是中国最大的二手农机交易市场,其实并没有一个“市场”,交易场所是各自的农家院。一家停放着的拖拉机少则十几台、多则几十台,上百家以家庭为单位的个体商户,就排列在穿村而过的乡道两侧,已经存在了20多年。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兴起,徐蒲坦村95%的销售商都开通了账号,直播卖起二手拖拉机。现在村里快手粉丝十几万的村民就有十多家,粉丝最高的一个更是逼近50万。

  村民有时会亲自上阵,开动这些大家伙,让老铁们能更清晰地了解农机性能。“车子好不好,看看就知道。”村民的介绍总是简单明了,没有靠精致的内容、复杂的运营,却在田间地头就卖出单价少则3万多则10万的二手农机。

  一位快手账号有15.8万粉丝的村民说:“旺季的时候1天能成交五六台,淡季的时候三四天成交一台。”

  绝境+新生 面临饱和的市场开辟出新渠道

  如果没有短视频平台,已经做了20多年二手农机倒卖的徐蒲坦村,销售市场已经面临饱和。原因有多重因素:一方面,新机生产商本身产量过多,又加大了以旧换新力度,导致二手需求量减少;另一方面,徐蒲坦村严重依赖东北市场,当旧渠道消耗完毕,老路走到了尽头。

  据村民估算,目前,有超过80%的咨询客户是通过快手找来的,并贡献了1/3的成交量。

  新增客户中,最大群体来自于西北内陆,陕甘宁地区居多,甚至还有“外国老铁”前来提货,成为村里的大话题。

  流量=变现 村民直播打开的带货“宝藏”

  流量和运营当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产品和内容本身。

  拖拉机和口红,村民和李佳琦,在直播带货的互联网世界,并不存在差别。

  不再单纯依靠赶集卖货、等待商贩收货,一部智能手机,一个自拍杆,已经成为村民卖货的“新农具”:

  画虎村300农民放下锄头拿起画笔开直播

  河南省商丘市民权县北关镇王公庄村,1300多位村民中,有800多人会画虎,2名中国美协会员,56名河南美协会员,被誉为“中国画虎第一村”。近千名画虎人中,有300多人从事短视频直播卖画的生意,不仅把“画虎村”的名声传播在外,还获益丰厚

  “侗家七仙女”直播抓鱼耕田 带古老村寨脱贫

  盖宝村的美景和穿着民族服饰的姑娘

  贵州省黔东南侗族苗族自治州黎平县尚重镇盖宝村,2018年因为一位只会“玩手机”的扶贫书记的到来,改变了命运。他组建了“浪漫侗家七仙女”团队,主要拍摄村庄生活日常、侗族传统文化展示,卖点就是当地因为“落后封闭”而保留完好的侗族文化。

  这群侗族姑娘居然真的“火了”,不仅拉动旅游业,还化身村里的“带货达人”,一次在快手直播抓鱼当天,直接把整个寨子的鱼都卖空了。

  “松茸西施” 格绒卓姆登上时代周刊

  海拔4800米的高山上,山风呼啸,抬头是强烈的阳光,身侧是悬崖峭壁。一个藏族姑娘戴着帽子和口罩,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在一块块裸露岩石间跳跃,赶着去山上挖虫草。

  格绒卓姆,95后藏族姑娘,在快手有着193.5万粉丝,她利用拍摄短视频、直播等方式,帮助村民卖虫草、松茸等特产,带着偏远山区的乡亲们一起,走上了致富路。她也因此被乡亲们亲切地称为“松茸西施”。2019年,她带动村民1年卖货400多万,让当地人收入翻了近1倍,她的故事甚至在2020年初登上美国《时代周刊》。

  地大物博 处处是宝 东北网红直播采山货

  “老铁们好啊,看这个刚刚发芽的刺五加叶,上面是刺五加籽,俗话说‘宁得一把五加,不要黄金满车’,说的就是它。”视频里,“户外欧先生”专业地介绍着当地的特产之一,这已经是他进山采山货的第十个年头,一年中有半年在山上度过。

  这位80后主播名叫欧阳军,家乡位于山产品极为丰富的黑龙江七台河市。靠山吃山,来自全国各地上千万网友跟随他的视频,走进东北了解黑土地大山里蕴藏的秘密。

  原生态农村生活场景,憨厚朴实的形象,告别时间地点的限制,手握一部智能机,越来越多的人正在得到更多被世界看到的机会。

  (大众网·海报新闻编辑 张玉清 综合央视财经、棱镜、新榜、新华社、封面新闻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