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王媛

  10月20日,济南市第三干休所,深秋的暖阳透过窗照进屋里,高太学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看着电视。屏幕上,新闻主播不停地播报着国际新闻,高太学看得津津有味。“这么多年了,我只看国际频道。”高太学指着电视说。旁边的二女儿高玉萍捂着嘴笑:“我们都喜欢看些综艺、电视剧,但也不敢和他抢。”

  高太学喜欢看报纸,尤为爱看新闻和养生版块。

  说起自己修改上千次的养生秘诀,总会滔滔不绝。

  今年8月份,高太学刚刚过了百岁生日,他告诉记者,以后别人问他多大岁数,他都要说99岁。据说当地有个说法,百岁老人不说自己百岁,只说自己99岁。眼下高龄的他依然头脑清晰、手脚利索,这和他戎马一生的经历是分不开的。

  高太学出生于山东莱芜,学过四年文化知识。1941年加入八路军,一入伍便参加了莱芜茶业口吉山战斗。这场战斗日军把鲁中抗日根据地作为进攻的重点,频繁进行扫荡,仅2000人以上规模的扫荡就达9次之多。吉山战斗日军动用兵力5万余人,扫荡、反扫荡、清剿、反清剿、包围、反包围,高太学就是从这场激烈的恶战中,开始了他的军人生涯。抗日战争结束后,解放战争期间,高太学先后参加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解放上海等。解放后,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时他又跨过鸭绿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先后参加了咸南战役、平津淮阻击战,直到1953年撤回。

  老照片里,有不少他年轻时候和战友的合影。

  勋章——戎马一生的象征,也是他最珍贵的纪念。

  高太学说,战场上出生入死,但是有三次最危险的时刻在他印象里是最深刻的。其中有一次就是抗美援朝战场上,在上甘岭上空一架飞机扔下一枚炸弹,就扔在他们司令所门口,当时他心想,这下肯定完了,结果炸弹却是枚“臭弹”,没炸,大家虚惊一场。

  一生的军旅生涯,让高太学至今还保留着当年部队的作息习惯。凌晨四五点钟他就起床做操、按摩,6点半准时吃早饭。“他几点吃饭、几点运动都按时、定量,是个很自律的人。”女婿尹祚庆说。如今吃完饭后高太学喜欢打开电视,看看国际新闻,了解一下时事,然后再读一会儿当天的报纸,尤为爱看新闻版块和养生版块。“遇到好的内容,他还会用笔记下来,再写一段自己的感想。”二女儿高玉萍说,“写得不好还会扔掉重新写,有时候去打扫卫生,他床头垃圾桶里全是废纸。”“看,这是我总结的养生小秘诀。”高太学举着一块小纸板说,“这个我已经修改过上千次了!”

  在报纸上看到喜欢的内容,高太学就拿笔记下来,或者写一下感想。

  如今高太学饮食很有规律,饭量依然和年轻时差不多。

  百岁生日,家人们在为他庆生。

  高太学虽然年事已高,但他从不服老,喜欢到处走走逛逛。几年前他还经常去赶集,因为家人怕他累着、摔着反对他外出。但是高太学经常凌晨5点多就起床,趁家人没睡醒就偷偷地出门赶集了。回来的时候还经常背着一大袋子菜,有一次背回来一袋子地瓜,家里吃了好多天都没吃完。

  高太学有五个女儿,嫁得都很远,但是她们也都很孝顺。如今孩子们轮流陪着他。过年过节的时候,不论多远,孩子们都会回来聚在他身边。2017年,高太学一家被评为莱芜第一届文明家庭,大大的红匾一直挂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