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丛书莹

  “这是我一辈子的事业,我一定要干好。”1989年,寒亭区24岁的孙国芳进婆家门不到两年,便开始照顾起瘫痪婆婆。36岁时,公公也瘫痪在床,31年间,她先后照顾两个生活不能自理的老人,无怨无悔。

  24岁嫁入夫家不久婆婆瘫痪在床

  1989年,孙国芳年仅49岁的婆婆因突发脑溢血成了植物人,此时24岁的孙国芳,孩子还不到一岁,从此便开始了一边带孩子一边照顾婆婆的生活,她原来是一家国企的储备干部,为了照顾老人,她选择了辞职,让老公上班,这一照顾就是31年。

  14日,记者在寒亭区民主街和渤海路往东一小区孙国芳的家里看到,孙国芳正在为80岁的婆婆翻身。她用腿抵着床借力,抓住老人的衣服慢慢地将平躺着的老人变为左侧卧,随后再把老人平躺,然后右侧卧。

  孙国芳说,她每天的工作就是给婆婆穿衣、喂饭、翻身、擦洗身子、伺候婆婆大小便。由于婆婆一天到晚都躺着,孙国芳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给她翻身、按摩,晚上也睡不好,一晚要起来七八次。孩子小的时候,她一边哄孩子,一边伺候老人。她经常是喂完奶,把孩子放在车子上,去照顾老人。“有时孩子会抱着我的腿哭闹,但是也没办法,我都是先紧着老人,伺候完后,再安抚孩子。”后来孩子不满两岁就上了幼儿园,他的老公负责接送孩子,她负责照顾老人。

  孙国芳的公公30多年前相继得过喉癌、胃癌,几乎每年都住院,丈夫白天上班,孙国芳一人担起了照顾两位老人的重任。2009年,公公也半身瘫痪,坐起了轮椅。2010年公公因颈椎压迫神经全身瘫痪,住院三年。那三年是孙国芳最累的时候,她一方面需要照顾瘫痪在家的婆婆,另一方面还要去医院伺候公公。虽然她的爱人和孩子也会请假帮她替下班,但是主力还是她。

  “最累的那几年是,公婆都瘫痪了,我需要医院和家两头跑。”孙国芳告诉记者,虽然他的丈夫下了班也会帮助她照顾老人,但是毕竟时间和精力有限,两个老人躺在床上,吃喝拉撒主要都由她照料。给婆婆喂完饭,擦洗,让婆婆小便完,然后紧接着带着饭去医院,同样的事再给公公做一遍,安抚好公公,她再急忙赶回家照顾婆婆。

  那时,她都是抱着老人大小便,因为老人瘫痪在床,身上完全没有力气,都需要孙国芳使劲将老人从床上抱至床边,然后再从床边抱到坐便器上。一天下来,光是抱着公公婆婆大小便就得来回七八次,她经常累的直不起腰。

  2012年的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因为要来往于家和医院之间,她经常步履匆匆,骑车子也快,摔了好几跤,她的膝盖、腰和胯都不同程度摔伤,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忍着痛坚持,她说,那个时候感觉照顾两个老人,都忙不过来,根本没时间区考虑自己。从那开始,膝盖也落下了病根。

  用手为婆婆通便一天小便几十次

  在孙国芳无微不至的照顾下,婆婆从一位植物人逐渐恢复为在她的搀扶下可以坐起来,也能和人简单交流。这让她感到非常欣慰,她觉得付出总算没有白费。但是好景不长,2013年,公公因病去世。婆婆因此也受了打击,病情又开始加重,卧床不起,而且神志有些不清。

  孙国芳说,婆婆是个讲究人,爱干净,每天都要洗脸洗脚,她一般早晨第一件事就是为老人擦洗身子,但是因为老人神志有些糊涂,有时给她洗过了,她说没有洗,还要再洗一次。现在一天洗三次很正常。

  另外老人吆喝小便的次数也多了,有时一个小时得吆喝20次。孙国芳说,以前每次小便,她都是抱着老人下床去坐便器小便,后来老人大小便失禁了,加上她自己力气实在办不到一个小时内频繁抱老人下床,于是给老人带上了尿不湿,但是这样工作强度仍旧很大。因为每次都要先给老人翻身,然后得在老人身下铺上成人隔尿垫,然后给老人换尿不湿,换后还得擦洗,然后再给老人穿上尿不湿,老人的腿不会动,她每次更换尿不湿,都要使劲抬起老人腿和腰部。

  “老人经常吆喝小便,其实翻看尿不湿并没有,如果不给她换,她就不愿意,一个劲吆喝,所以就是来回这样更换。我把换下来的东西扔到厕所,还没洗手,那边又开始吆喝小便。”孙国芳说,从早到晚,光是伺候老人小便,就不下几十次。另外,老人上大便上不出来,难受,她就下手抠。“以前还能打开塞露帮助她排便,现在打开塞露已经不管用了,我都是带上医用手套给老人下手抠。不然老人大便不出来很难受,咱看着也心疼。”

  白天如此,晚上也是。孙国芳说,她的晚上跟白天一样,老人一会吆喝擦身子,一会要喝水,一会要小便,她都得在床边伺候着,她都是在沙发上眯会眼,这样老人能随叫随到,一天满打满算,能睡个四五个小时。在她的细心照料下,老人卧床多年,从未长过褥疮。

  多年劳作落下一身顽疾

  记者看到,孙国芳给老人翻身完,便用手扶着腰。孙国芳说,她的腰因为常年弯腰伺候老人,已经是严重的腰间盘突出了。

  今年夏天,老人经常吆喝。老人一吆喝,她就着急,经常汗珠顺着头发往下流,时间长了,她的左侧头上起了一个大包,去诊所看,是包囊炎,出汗多堵塞毛孔,炎症导致了脓包。医生建议她打针,她拿了点药便回来伺候老人,正赶上老人要小便,伺候完老人小便,她在厕所蹲着给老人洗衣服的时候,一下子蹲在地上起不来了,她是爬着出来,给爱人打的电话。她的儿子带她去医院一查,腰椎间盘突出已经很严重,医生建议让她休息,不能再干活,孙国芳说,她知道医生也是为她好,但是家里的情况也不允许她休息,在家人的一再坚持下,她才同意休息。

  “我照顾老人习惯了,老人也让我照顾习惯了,换了人,动作、力度有时不习惯,所以还是得我来。我能坚持就坚持,只要能站着伺候,那就不能停下。”家里人轮流请假替她照顾老人了一个星期,但是这一个星期她也没闲着,还是该给老人喂饭喂饭,该擦洗擦洗。还得教着家人给老人翻身、大小便。

  记者看到她的左腿上有严重的静脉曲张,青筋鼓起。孙国芳告诉记者,那是常年抱老人上下床得的。另外,因为劳累,她的膝盖也出现了问题。腰疼、膝盖疼、腿疼,成了常年伴随她的疾病。

  虽然照顾老人落下了一身病,但是孙国芳说她无怨无悔。她说,她是一个要强的人,曾经上班时她就要强,要么不干,要么就要踏踏实实干好。当年她选择辞职照顾老人,照顾老人就是她一辈子的事业,所以她要坚持干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