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悲天悯人的诗人。我做不了诗仙,也不想做诗仙。人间烟火,是我的至亲至爱。叙说人间的喜怒哀乐,让我的诗变的亲切和温暖。”9月1日,在济南,诗人赫赫扬扬以诗集《性情集》为基础,向记者讲述他的诗歌创作、诗情和诗性。“我从来就不喜欢那种空洞说教式的所谓诗词名句,诗人应该是人的诗人,而不是神的诗人。因此,诗人要首先会说人话。”“人话的特点是真和亲。”赫赫扬扬说,“我诗说我心,我诗说众人,我也是众人。”要说众人,先蹈红尘。

  磨难、坚守在红尘

  人生不易,多少磨难,多少遗憾,身已习惯,心未释然,知我者几何,身同感受便是知己。谁的心中没有淤积,谁的心田没有皱褶,赫赫扬扬用诗抚平你心中的不甘。

  “落魄原是为红颜,个中滋味个中难。误却平生缘桃李,虚掷韶华由莺燕。忍向歧路别青帝,怯对骄阳听鸣蝉。一腔痴怨诉向谁,但随闷雷到天边。”(摘自《性情集》合欢)

  造化弄人,命运多舛,才是人生。信命不认命,谁的人生不曾挣扎一番,苔花虽小,也学牡丹。落魄不堪,天犹见怜,初心不改,方是英雄好汉。赫赫扬扬的诗,沧桑中有期待,低沉处见追求。

  “虽是应劫怨亦深,自爱只因怕沉沦。展翼一怒有傲骨,引颈两声是悲音。几时长空吐块垒,何日天河洗风尘。可怜半池轻薄水,误却胸中万里云。”(摘自《性情集》感天鹅)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守住初心绝非易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更无奈。风雨过后,也许没有彩虹,但不经风雨,难以前行。人生可以放弃一些东西,但人生也必须要坚守一些东西。赫赫扬扬用诗,为你道出心声。

  “寂寞芳心为谁开,东风不请香自来。忍辱头顶三月雪,负重身披四方埃。闻逢时怜颜乍展,见遇运欺色未衰。守得枝头冰玉志,无蜂无蝶无人采。”(摘自《性情集》无题) 

  是随波逐流,还是独善其身,这是人生态度。人生总要有态度的,灵魂不做商品,不可变现,任凭生活虐千遍,我自傲然向苍天,不是我有多坚强,是我不想放弃我的原则和理想。赫赫扬扬在诗中挺你。

  “三更月影五更风,莽原谁可话赤诚。天生一副好筋骨,岂与藤萝为宾朋。野径青苔连碧草,荒寺老僧对孤灯。世人不解绿枝意,妄说霜红品自增。”(摘自《性情集》夏枫)

  担当、自爱在红尘

  红尘不是仙境,人间不是天堂,世界没有乌托邦,不尽人意才是日常。罗马不是一天能建成的,人间也不是一天能完善的。总有人需要付出,总有人主动担当,这才是红尘的希望。赫赫扬扬说,这种担当,必须褒奖。

  “落寞广寒不胜高,天门开处立云霄。为填人间难平处,自将身躯向沟壕。清凉乾坤听松竹,冰冻山河见琼瑶。夜半荒寺欲驻足,梅花举枝又相招。”(摘自《性情集》雪)

  爱憎分明,坦荡性情。一剑一箫,笑傲江湖。踏过多少不平处,成就多少儿女情。肝胆留华夏,浩气传万古。中国人自古就有崇尚侠义的传统,扶正祛邪,快意人生。赫赫扬扬的诗,和华夏文化一脉相承。

  “可怜秉性生来真,不惜江湖是非身。栽梅为庐邀清月,植竹成篱拒红尘。怒向青山除恶蔓,喜逢绿水种善根。吐尽胸中浩然气,化作云霞照后人。”(摘自《性情集》侠)

  心中无一物,何处染尘埃。但红尘就是红尘,尘嚣直上,尘雾滚滚,人间不是仙境,在人间,尘缘未尽,自会有千万种诱惑和苦恼相随,守得住寂寞,坐的住冷板凳,甘心情愿于清贫,又有几人。赫赫扬扬用诗抚慰你孤寂的心。

  “心高换得漂泊命,天涯海角但凭风。白日悠悠伴孤雁,长夜凄凄对寒星。峰峦千尺欺娇柔,波涛万丈妒丽影。自怜一身洁如雪,不向人间留泥泞。”(摘自《性情集》孤云)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谓知己,三两人而已。人生始于选择,命运在于取舍。是攀附还是独立,这是个问题。能于浮华前心平如镜,便是贤者。泰山压顶不易其志,可称圣人。维斯人,吾谁与归。赫赫扬扬诗说其志。

  “不立豪门迎公卿,草莽布衣度平生。因邻红荷水为宅,为栖白鹭岸作城。淡然情怀看江湖,散漫心绪听雨风。霜雪何须试侠骨,宁折勿弯自铮铮。”(摘自《性情集》蒹葭)

  忍耐、追梦在红尘 

  命运不公,人生难平,保持愤怒容易,随遇而安实难。落魄中仍记得我是谁,劫难中不忘记我要去何处。天地不仁,难易我心。冷眼看红尘,仰首啸苍穹。此生不如意,来世再相逢。这就是赫赫扬扬式的洒脱与放下。

  “傲然生就栋梁身,常向苍天问浮沉。可侍路头遮骄阳,当立山巅托流云。千斧万锯皮肉断,零剁碎切筋骨分。心中无限霹雳火,一支一根慢慢焚。”(摘自《性情集》火柴)

  忍耐不是退却,忍耐也是生长。在忍耐中孤独,在忍耐中沉思,在忍耐中开花结果。没有天时地利,那我就求个人和。没有沃野千里,砾石堆中也要绿满人间。宁可在荒漠中自由,也不去花盆中绽放。赫赫扬扬让我们领略到了古代士子式的豁达与骄傲。

  “乱石夹缝把身安,误入人间未择年。运蹇有心躲恶木,命薄无缘列参天。还却城隍百般恨,借取青帝十万山。世事酸甜自知味,披针带刺度清寒。”(摘自《性情集》酸枣) 

  人在红尘,为天地所拘,身难自由,但心应自由。梦飞长空,翱翔蓝天,追逐自由,得大自在的梦想不能丢。有梦的人生是幸运的,成就梦想是红尘得以存在的最大理由。仗剑劈开天涯路,洞箫吹彻九霄云。追梦的路上,赫赫扬扬与你同行。

  “坠日流云,帘钩闲挂,燕子去后黄昏。柴扉自闭,青苔静无痕。那世前情旧爱,随冷酒、烈焰焚心。牧笛寒,月照离魂,落花正纷纷。梦眼见故人,青丝飞扬,笑靥如春。只可怜、隔岸浪高水深。悲从中来泪目,问天地、拘我何因。待风起,联袂素裙,一飞入星辰。”(摘自《性情集》满庭芳)

  孤独,是孤独者的骄傲。落寞,是落寞者的自豪。红尘漫漫,人海茫茫,谁可把酒话衷肠。三观不同,非我同道。心无默契,不是知己。我的梦想在云端,愿你肩生翅膀,与我迎风飞翔。入红尘为的是出红尘,人生只不过是一场修行,心安之处是吾乡。赫赫扬扬陪你走四方,归故乡。

  “独自芬芳。对淡花浅草,难叙衷肠。乜秋蓬春絮,纵剑气成霜。送清流,归大江。云端是故乡。人间事、烟飞尘扬,休去思量。谁说姮娥无伤。羡蟾宫门外,织女牛郎。心有所依时,两岸又何妨。最寂寥,月桂香。情多亦深藏。举目处、天阙遥遥,星海茫茫。”(摘自《性情集》意难忘题某君望月照) 

  蹈红尘,才能感悟人生。所谓功夫在诗外,大抵如此。 

  后记

  功夫在诗外 

  《性情集》按照时间顺序,收录诗人赫赫扬扬45年来的部分诗词,旧体诗词300首,自由诗2首。 

  出生于1960年,15岁开始诗词创作,这一写就是45年。近半个世纪里,赫赫扬扬从未停止创作,他将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汇于笔下,变成一行行诗词流出。

  他说,尽管自己写的是旧体诗,但说的却是当代人的事,表达的是当代人的情怀,当代人的喜怒哀乐。

  “功夫在诗外。借以此篇文章,我想要告诉大家,该如何写诗,如何写出好诗。”赫赫扬扬表示,蹈红尘,即指一个人要有自己的经历、自己的阅历和故事,写出自己的真情实感,才是好诗。

  文/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 朱德蒙

  图/山东商报·速豹新闻记者 周里 实习生 郇志同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编辑 许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