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宋祖锋

  日前,央视3•15报道了即墨个别海参养殖户在清理养殖池时违规使用敌敌畏的问题,即墨海参养殖业被推上风口浪尖,对此,记者对即墨海参养殖业进行了调查。20日,即墨区副区长鞠朝友透露,个别养殖户在“清池”过程中使用敌敌畏,但在海参养殖过程中,经初步了解,是不使用违规农药的。

  海参对水质要求高,七八天换一次水

  20日上午,在即墨田横镇丁字湾海域的大片海参养殖池,成片的养殖池遮上了黑色的防晒网,场面颇为壮观。记者在一处海参养殖池旁边看到,池水透彻见底,还有许多小海螺吸附在岸边,池顶也搭起了遮阳网。“现在气温高了,海参也开始夏眠了。”即墨区田横镇一名海参养殖户孙先生介绍,进入7月后,海水温度升高,海参也开始夏眠,为了保证海参顺利度过夏眠期,一般养殖户会在养殖池搭建遮阳网,防止因水温过高造成海参死亡。孙先生说,在当地海参养殖主要以大田养殖为主,养殖池主要位于靠近海边的滩涂区域,池水通过壕沟和大海相连,每个养殖池都有自己独立的闸门,为了保证养殖池中的水质,每过七八天就要换一次水,排出养殖废水,换进新鲜海水,以此来保证池水中的氧气和藻类等养分的含量。“如果换水不及时都有可能造成海参死亡。”孙先生说,海参生长对于水质要求较高,往养殖池中使用违规药物无异于自取灭亡。

  孙先生说,他们当地大多数养殖户为了提高养殖水体单体收益,养殖池除了投放海参外,还有虾、螃蟹等多种海产品混养。“如果养殖过程使用敌敌畏,那么虾蟹还能存活吗?”孙先生说,近年来,海参养殖行业并不景气,养殖户通过多种海产品混养的模式,以此来提高水体养殖收益。

  海参和其他海产品一起混养,会不会成为其他养殖海产品的美餐?孙先生说,在混养中,应根据实际养殖条件,确定主导的养殖种类,其他的为附属养殖品种,从而决定不同养殖品种的放养数量、规格等,真正达到养殖生物、生态及效益的优势互补,充分利用养殖水体。另外,在养殖过程中每天要保证投放足够的饵料,保证虾、蟹不会危及到海参的生长。

  66个批次未检出敌敌畏相关成分

  据即墨区田横海参协会会长陈成英介绍,目前即墨地区海参养殖面积有3万多亩,主要分布在沿海一带,养殖方式有大田养殖、岩礁池养殖、底播养殖等几种方式。“大田参在养殖生长过程和其他海产品混养,养殖户肯定不会使用禁用药品。”陈成英说,但是不排除个别养殖户在“清池”过程中违规使用禁用药品的可能。

  所谓“清池”,就是指大田养殖海参从投放幼苗经过两到三年长大收获后,将整个养殖池水排放干净,将水底淤泥暴露在太阳底下直晒两到三个月,彻底将淤泥中不利于海参生长的微生物杀死,当地俗称“晒池子”。“有时候我们晒池子的时候也会用生石灰撒在淤泥上,这样杀菌更彻底,但是绝不会使用农药。”养殖户孙先生说,“清池”是为了消除海参生长过程中的敌害,个别养殖户可能为了图一时便利违规使用一些敌敌畏“清池”,但是随着太阳暴晒,药效也会很快挥发,到重新投放参苗时,基本上就没有残留了。而此前,7月19日,农业农村部在官网了公布了即墨海参调查结果,在抽检的66个批次中,均未检出敌敌畏相关成分。

  记者调查发现,在即墨当地海参养殖中,只有大田养殖场需要定时清池,岩礁池养殖基本不需要清池,而底播养殖直接将海参幼苗投放在近海开放海域生长,“清池”更无从谈起。即墨当地海参养殖户说,岩礁池就是在海边利用岩石围堰,海参附着于水底岩礁,每天随着潮汐养殖池水自动更换,因为这种养殖池底部都是岩礁石,所以基本上不需要清池。而底播养殖选就是择底质适宜,海里藻类丰富的近海海域投放参苗,只投苗不投饵,养出来的海参也最接近野生。

  海参养殖过程中不使用违规农药

  7月20日,即墨区副区长鞠朝友在做客《行风在线》时说,即墨区共有海参养殖企业516家,这两天进行了拉网式、全面的排查,经过初步排查,未检出相关违规使用投入品。下一步会继续加大对产品抽检的力度,发现问题及时处置,对发现存在超标或者违规使用投放品的相关问题,会依法封存,进行销毁,来保证产业的健康发展,保证食品的安全,下一步,将会进一步加大排查、执法的力度。据初步调查了解,使用敌敌畏的情况是个别现象,并且用敌敌畏只是用在清池过程中,是在养海参之前为了消除海参敌害,个别养殖户使用一些敌敌畏。而常规做法一般用石灰,或者对池底进行翻晒,并且要晾晒相当长的过程,“清池”是在正式放海参苗之前的一个环节。但是在海参养殖过程中,经初步了解,是不使用违规农药的。接下来,当地会组织专家对海参养殖违规用药的情况进行调查评估。

  鞠朝友介绍,央视3•15晚会报道了即墨海参的相关问题后,各级领导都非常重视,农业农村部、省农业农村厅、青岛市海洋渔业局派出专门的工作组,到即墨来指导调查相关情况。针对媒体反映的这两个问题,即墨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当天晚上就组织了联合执法组进行调查、核实,根据调查情况,对相关当事人和企业做出行政处罚。有关部门对相关责任人履行情况启动了调查、问责的程序。